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到今天为止前50章节,也就是目前能在网络上找到的内容都已经贴到这个帖子内啦,由于这本 《修阴匠》版权已经签出,实体书预计6月上架,剩余的章节只能在我的书友群:176765720 做小范围内更新啦,目前全本已完,加入书友群即可阅读全本哦~另外喜欢本书的朋友欢迎关注我的新浪微博 @申午君 微信公众号: 申午君的挖掘机,手头正在写的 《养灵人》以及申午君自己阅读过的好文都会通过这两个平台进行推荐哦,包括一些冷门的知识~欢迎各位关注~
  第二天我和海大爷在屋子里待了一天,胡老妖准备好那东西估计还得2天,我俩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合适的借口把那东西送到阎书华手里。
  晚上8点多的时候我当着海大爷的面假装接了个电话,给他说这边的一个朋友招呼我出去吃个饭,晚点回来。
  他“嗯”了一声似乎没发现我在撒谎。
  出了酒店走了会确认他没跟出来才打了个车,直奔天源阁。
  天源阁我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听人说过,本地挺有名的一家饭店,能进去吃饭的人都是在当地有头有脸的主儿,要吃个饭得提前一个月预约,还得看老板给不给脸。哥哥怎么会约到这个地方。
  到了地方,刚踏进门迎面上来一个20多岁穿着正式的小姑娘问我:“请问是卓夫先生么?”
  我愣了一下,然后冲她点了点头。
  她微笑了一下道:“跟我来吧。”
  跟着她上了三楼,这层楼道有20米左右长,但是只有3个包间。她把我带到最后一间包厢笑道:“请进吧,卓先生等您很久了。”
  我推门进去,刚进门就闻到一股麝香味儿,但是心中激动并没有被这香味稳定下来。
  我拨开帘子,就看到哥哥穿着一身黑衣正抬头冲我乐道:“好久不见。”
  我眼泪差点就涌出来了。

  距离上次分别只有两年,哥哥像是一下老了十岁。
  他换了发型,以前长长的刘海已经全部剪掉,换成了干净利落的寸头,两鬓已经有些斑白,要知道他今年还不到27岁。
  我站在那里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张着嘴憋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话。
  他起身拍拍我:“先坐,有人跟着你么?”
  我注意到他的左手一直揣在兜儿里,冲他摇摇头:“没人跟着。哥,你的手?”
  他朝我苦笑了一下把左手掏出来给我看了看,是一只假手,虽然做工精细,但细看还是能看出来。
  我鼻子有些酸:“你这几年到哪儿去了?”
  他表情一下严肃起来:“这件事儿说来话长了,你先告诉我你查到什么了。”
  思绪一下涌上来,鬼胎,玉蟾,父亲的死……他见我眉头紧皱,点上一根烟递给我:“别着急,慢慢说。”
  整理了一下思路,把从他离开以后的事情一件件都告诉了他,他脸上波澜不惊,似乎所有事情都在他意料之中。
  听我说完他叹了口气:“我就知道他们不会那么简单就放过咱家。”
  “他们?谁?”
  “阎家。”
  他眼中窜出一股怒火,右手不自觉的握紧了拳头。

  “当年广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他又点上一根烟,给我说了当年的事情。
  当年哥哥跟着老爷子还有父亲到了广东,从头彻查了一下那只太师椅,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老爷子和父亲第一次来的时候,邵家已经因为那把太师椅死了两个人了,全是孕妇,都是在半夜上吊死在家门口,两尸四命。
  邵家在当地势力很大,给他们施加了很大的压力,要求一周之内必须查清楚怎么回事。
  三个人愁的直挠头,到最后连老爷子都只整天坐着抽闷烟,一言不发。
  那只太师椅只晓得是从陕西挖出来的,具体来历查不到。
  事情就这样卡在这儿了,可邵家的怪事儿一点没停,每天都有人死在家中,而且全都是上吊。
  过了几天邵家人也受不了了,想要离开这里,却被老爷子给拦住了。
  据说老爷子当时已经看出点端倪,私底下曾经告诉过哥哥这只太师椅肯定用了别的手法做了处理,不是修阴人能弄干净的,说是上面可能养了恶灵。
  “恶灵?”我打断他:“你的意思那只太师椅被养灵人处理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