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从广西回来的飞机上哥哥一直没说话,只是望着窗外发呆。我问他在想什么,他想了一会儿问我:“你一直没问过林充害死林老太的动机是什么。”
  我点了点头,当时开棺以后我一眼就看出来老太太不是病死的,倒像是中毒而死。还在她左手腕上发现两个十分细小的像是针孔一样的东西。
  那镯子静静地躺在尸体旁边,哥哥小心翼翼的把它拿起来冲着阳光看了看,那镯子里面居然养着一只肥大的青蜈蚣。
  应该是林充从林兵手里拿到镯子以后找人做了特殊处理,把镯子内掏空,又找了一只和镯子颜色相近的蜈蚣养在了里面,镯子上剜出两个小孔,让蜈蚣通过小孔吸食林老太的血。
  这青蜈蚣虽说毒性不大,但奈不住林老太年龄太大,再加上受了惊吓,没多久也就驾鹤西归了。
  后了林充怕林兵带我们回来以后发现他的秘密,只能不顾及规矩匆匆把老人下葬。
  这就是事情的真相,我没想到自己第一次望阴期碰到的事情居然和修阴没什么关系,但是这林充到底为什么要害死林老太我还真没想过。
  我冲哥哥摇了摇头,他好像有什么心事没精打采的说道:“林家这么个大户人家,那林老太当初嫁进来之前也是个大家闺秀,算的上是门当户对,虽说自己不能生孩子,但也必定不会同意自己男人在外面生个大小子,我问过林兵,他的确是小时候被抱养来的。”
  我心里颤了一下,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林充他爹那次生意失败之后可能也是想通了一些事情,不打算让林充走自己的老路,所以把他送去外地学音乐,家里的事情都交代给了林兵。可惜这林充心太恶,担心他爹死后怕林老太一旦死了,这自家生意可就全都落到了林兵手里,所以他着急害死林老太,是想要自己伪造一份遗嘱,把林家财产全都给自己。”
  “可惜啊,唉”他谈了一口气,眉宇间透露出一丝伤感:“那林老太的遗嘱早就立好了,说到底林充才是林家的亲血肉,孰轻孰重老太太还是分的清的,她那遗嘱上本来就是林充的名字。”
  回到家里我给爷爷说了说林家的事情,想让他开导开导我,从哥哥那里听到遗嘱的事情后我心里一直有点不舒服。
  老头子拍了拍我的肩膀道:“你还记不记得走之前我给你说的那几条东西,干咱们这行久了,最见人心,自个儿好好琢磨琢磨吧。”
  说着好像想起了往事眉头微皱又对我说:“还有个东西我得给你说,你们这次虽然把这事情处理干净了,但方式不对。”
  我摇着头问他什么意思,老头纠结了半天叹了口气:“咱们这行啊,话不能说太透,事儿不能做太绝。”
  当时的我还没能理解老爷子这句话,直到几年之后我才渐渐明白这话的道理,也才慢慢发现自家这个“卓”姓中包含着太多的秘密。

  八:金佛
  回来之后几天我都在回想那件事情,虽然在广西那几天林兵也没给我们好脸色,这我也能理解,毕竟那时候看来他家里出的事情某方面来说是我们的责任,只是我心里一直替林兵不值。
  回来一周后他从广西打来电话,给我们说了很多抱歉的话,语气间透露出无比的劳累,我也没忍心他林家现在什么情况,只能在心底默默祝愿他一切顺利。
  我们回到家以后父亲也从广东回来了,原本还想让他好好给我们讲讲那个太师椅的故事,但看他进家门后就板着个脸风尘仆仆的样子,也没敢去打扰他。
  他回来以后只做了简单的收拾就去找了老爷子,没多久我就看到他们两个人都黑着个脸从后院进来,招招手让我和哥哥去大堂,有事情要说。
  我隐约感到不妙,老爷子这么大年纪了,能让他黑着脸的事情肯定是件严重的事儿。
  果然还是广东邵家又闹出幺蛾子了,原本父亲在那边只是处理点善后的小事,结果越查越不对劲儿,碰到了棘手的问题,只能赶紧回来请老爷子再过去一趟。
  老头咂巴咂巴烟嘴:“那棺材盖子到底是哪捞出来的?上次不是都弄干净了么,那邵家老三我看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是不是借机讹我们呢?”
  父亲在一旁抽着闷烟皱眉道:“他们打听说是南京老徐家从陕西一个墓里面捞出来的。我就觉得这陕西沙子里出来的东西就不能碰,您想想咱们接手过从陕西来的东西,哪个没出过事儿,你说会不会是……”
  爷爷一摆手让他别再说下去了,用眼角偷偷瞄了我俩一眼:“行了,你们两个这几天就在家好好看家,有东西拿过来觉得能干的就干,不能干的就别接,我们还要再去一趟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