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九:湿货
  糯米磨成粉后如果没有妥善保管,受潮以后就会变成红色,再弄成糯米糊同样会是红色,所以我第一反应是不是家里的糯米粉受潮了。
  没等我问,哥哥就冲我摆了摆手把装糯米粉的袋子拿过来:“你自己摸摸看,这东西绝对没受潮,不是材料的问题,这金佛有鬼。”
  我是没见过这种情况,难不成是因为这金佛上面脏东西太多?给老爷子打了个电话,电话关机了,不知道在忙什么。
  想了想还是决定再洗一次,如果下次这红色变浅了,就说明洗阴有效果,在一点点的把脏东西弄下来。
  哥哥也没什么招儿,只能把那金佛取出来重新准备了材料,把那东西沉了下去,只等明天晚上见分晓。
  第二天白天我们也没闲着,两个人去老头屋子里去找他这些年总结来的笔记,想从里面找找看他当年也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情。
  老爷子没读过书,年老的时候才被送去扫盲班学了几天字,那几天把他折腾的够呛,上了小一周就从扫盲班跑了出来,他说自己和那些纸笔打不来交道,还是和这些死人东西处的来。
  所以读起来爷爷那个破本子的时候给我一种读小人书的感觉,这本子上字很少,大部分都是他当年画的东西,个别有字的地方都是实在画不出来才选择写字,里面还有不少拼音。
  把那东西翻了半天也没找到想找的东西,一来这笔记记录的十分粗躁,好多画看起来都让我觉得老头这辈子还有点艺术家的味道,画的东西根本看不懂;二来时间上也不允许我们仔细去研究了,草草翻过去根本没发现洗阴出红是个什么情况。
  等我们把那笔记翻完的时候天色已黑,我伸了个懒腰把本子放回去,看了看表时间也差不多了,招呼哥哥直接去了洗阴室。
  这次盆中的颜色浅了点,但和正常情况比起来还是一眼能看出来那红色。我把东西倒掉,木盆底沉着几个糯米团也是通体红色,把鼻子凑上去,上面似乎还有点淡淡的血腥味儿。

  总之这颜色变浅了就是好的,说明这样洗也是有用的,刚准备重新准备材料继续,哥哥一把拦住我疑神疑鬼的问道:“你说这东西不会是个湿货吧?”
  我摇摇头,那暴发户送过来的时候金佛上并没有沾上泥土,看起来像是有人简单的处理过,应该不会是刚从地下捞出来的。
  不过为了保险我还是给岩哥打了个电话问他这东西怎么收来的,那头听声音好像在夜总会,扯着嗓子吼道:“这东西是我一个朋友从墓里拿出来的,直接就送到我手里了,这东西放身上不吉利,就赶紧给送到你们那儿去了。”
  和他扯了几句把电话撂下拍了拍脑门直后悔,当初怎么就没多嘴问一句,这下倒好,湿货怎么洗我和哥哥都不知道,更何况还给洗错了,不知道会出什么问题。
  这下我俩没辙儿了,想了想还是给老头子打个电话问问怎么办。
  这次电话通了,爷爷那边接通电话问我们怎么了,听声音好像刚忙完什么事情十分疲惫的感觉。我有点不好意思道:“我和哥哥收了个湿货,但是给洗错了,用糯米洗了洗。”
  老头那边哎呀了一声:“你们先看看那东西有没有受损。”我把金佛拿出来仔细瞅了瞅,好像没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给爷爷说没受损,只不过用糯米洗的时候那糯米糊变成红色的。
  那边听完一阵沉默,等了半响才对我们说:“你俩把那东西先放好,一切等我们回去再说。”
  我听他口气事情好像挺严重,只能诺诺答应下来,这个金佛我是不敢再碰了。
  他俩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知道,那岩哥只给了一周时间,现在这么个情况也不干让他把东西拿走,万一出什么问题又是麻烦事儿。
  接下来得两天我和哥哥都在愁眉苦脸的想理由,到时候该怎么给“暴发户”解释,弄不好他还以为我们是想私吞他这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