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第三天中午,我俩刚吃完午饭就听见门外有人敲门,声音沉稳有力,我放了放心,反正不是“岩哥”。
  过去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位30岁左右的男子,我还没打招呼他就直接进来坐下问我们道:“你们前两天是不是收了个金佛。”
  我一听糟糕,该不会是踩水的吧?
  踩水是我们的行内话,如果有黑市或者从墓里直接送来的东西被公安盯上,一路追查到我们这里,这警察就被叫做来踩水的。
  哥哥很快镇定下来,嬉皮笑脸上去道:“这位大哥说笑了,我们这里小本买卖哪里收的起金佛那么贵重的东西,要不您上隔壁打听打听?”
  那人没反应,停了一会儿说:“你们放心,我不是来踩水的,阿岩那个金佛是不是送你们这儿洗阴来了?”
  听这话还是个行内人,我赶紧把白开水撤下去,端上一杯铁观音乐道:“听着口气大哥也是咱们这行的?”
  那人瞅了我一眼,眼神中什么感情都看不出来:“我是来取货的,那东西你们不用动了,钱照付。”
  “哎呦,这可不行,这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谁送来的货,谁亲自来取,我们这儿可没代人取货这一说,您说这送来的都是贵重东西,万一出点问题我们可担待不起。”哥哥在一旁解释道。
  那人好像没听见他的话,拿出手机递给我:“你们现在给他打个电话证实一下。”说完端起杯子一幅不准备聊下去的样子。
  我拿过电话给“岩哥”打电话问了一下,他的确是托了个朋友过来拿货,说是不用我们洗了。
  挂了电话我向哥哥点了点头,他皱了皱眉毛对那人说道:“这位兄弟,这东西不是不让您拿,实话告诉你了吧,这东西现在有点问题,我怕您拿回去出事儿。”
  那人还是像完全没听到哥哥说的话看都没看我俩一眼:“这个你们不用操心,只管把东西给我就行。”
  这下可让我烦了愁,我还没遇到过这种主顾,一般人都生怕我们洗不干净, 这位倒完全反过来了。
  我拉着哥哥到里屋商量了一下,我的意见是不要给他,毕竟从爷爷口气听起来这东西洗出红好像还挺严重,这么就把东西给他是不是太不负责任了,传出去对我们名声也不好。

  哥哥倒是觉得无所谓劝我到:“这东西放到这儿也不是个办法,难不成咱们还真得等老爷子他们回来?我看那人也是个不能惹的主儿,他刚从一坐下我就闻到那人身上一股子土腥味。”
  “土腥味?难不成是个淘土的?”我感觉有点不妙,这种人可都是亡命之徒,杀人放火根本不在话下,要是今天真不给他这东西,估计他能把这房给拆了。
  哥哥点了点头:“要我说咱们就把那金佛给他,把话给他说清楚,以后出了事情别来找我们,最好再能签个协议什么的。”
  看来他是从林充那里学了一招,我想了想也没别的好办法,只能先这样答应起来,再不济把这人的联系方式留下来,等爷爷回来以后再问问他该怎么办。
  和哥哥从了里屋出来,那人正盯着大堂墙上那幅唐伯虎的字儿看的入神,哥哥凑上去讨巧道:“大哥好眼力,这屋子里可就数这幅字儿最值钱。”
  我暗自摇了摇头,这幅画是我当时花了200块钱在旧市场买的个假的,放到这儿也就为装饰一下,爷爷曾经给我说过我们这行千万不能露富,说难听点我们赚的都是死人钱,见不得光。
  那人没理他转身问我俩商量的怎么样了,我想了想郑重其事的说道:“那金佛给你是没问题,但是丑话说在前头,那东西现在还没洗干净,出了点问题,您拿回去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可概不负责,这种情况咱们的签一份儿东西,要不传出去不好听。”
  那人点了点头,我拿出纸写了份协议递给他签字,那人看都没看接过去就签了字。我把协议拿过来看了看,那人名字叫徐豁。
  哥哥从洗阴室把金佛拿出来,放到那个紫金盒子里递给那人,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妥对他说道:“我可要再交代您一下,这东西现在还不干净,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您解决不了,大可以来找我们。”
  哥哥瞪了我一眼,估计是想让我别没事找事儿,但是我记得爷爷曾经对我说过的做事要凭良心,该负的责任就得有担当。
  他接过金佛就往门口走去,我隐约觉得哪里不对,赶紧喊住他:“不知兄弟从哪里来?”
  那人推开门头也没回的答道:“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