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十:鬼面疹
  等到和“岩哥”约定好的时间也没见他来取货,看来担心是多余了,心里一块儿石头算是落了地。
  但这湿货终究还是洗错了,不知道那个徐家人拿回去会不会出什么事情。哥哥没想这么多,挥了挥手里那一纸协议:“别瞎操心了,这东西在这儿就算有事也闹不到咱们头上来。”
  其实我一直挺烦他这样的,修阴这行不同于别的东西,一旦出事儿绝大情况都是大事儿,就算有这东西我也过不了心里那一道坎儿。
  我挠挠额头问他:“万一出事儿了怎么办?总归咱们也有责任,就这样袖手旁观传出去也不好听。”
  他没理我,把我放在额头的手拿开仔细看了看我的脑门儿:“你头上这是啥东西,起疹子了?”
  我点点头把双手伸出来给他看:“不知道啥东西,这几天突然长出来了,就手上和脑门儿上有,估计吃了什么过敏的东西了,下午我买点药去。”
  他嘿嘿一乐:“我看你这几天晚上回来挺晚的,该不是出去干什么染上病了吧?”我拿起手边的扇子就扔了过去。
  下午出去买了药,擦了以后没什么感觉,手上的疹子开始向胳膊上扩散,等到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两条手臂上已经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疹子,脸颊和下巴上也冒出几颗红点,还有点痒。
  哥哥早上起来看到我吓了一条:“你这是昨晚唱戏去了?还唱的红脸?”
  我瞪了一眼没说话,他讨了个无趣看了看我手上的疹子眉头就皱了起来:“你这疹子不对劲儿啊,昨天没这么多,也没这么大啊。”
  我点点头,最初这些疹子只是针眼大小,现在已经变成指甲盖大小了,他打了个电话说是给我约了医生,明天去看看。

  晚上睡觉之前我在脸上和胳膊上都擦了药,祈祷着明天早上醒来能好点。
  结果睡到半夜三点多,脸上和胳膊上开始发痒,我硬是把自己给挠醒了,起疹子的地方奇痒无比,我伸手挠了挠,一摸到自己的胳膊,冷汗都下来了。
  皮肤上有一块儿快儿硬物,指甲盖大小,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赶紧把灯打开看了看,结果这一看差点把自己吓晕过去。
  那些疹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成了暗红色,成了一块块硬物略微凸起在皮肤表面,更可怕的是这些像硬币一样的东西上长着一张鬼脸。
  我拿镜子照了照脸上,一张张鬼脸密密麻麻的贴在脸上,估计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看上一眼能难受一个月。这些东西实在太痒,我使劲儿挠了挠居然把几块儿硬物给挠起来了,这下把我疼的够呛,咬着牙把一块儿鬼脸给撕了下来,看了看里面竟然有几只白色的小虫子。
  我头皮一阵发麻,意识到自己起的不是简单的疹子,现在只是长在胳膊和脸上,到时候如果长满全身,我肯定能活活把自己抓死。
  强忍着不去挠痒,踉踉跄跄的跑到哥哥房门前使劲儿敲了半天,他睡眼朦胧的打开门看到我愣了一下,接着大喊了一声“卧槽”往后退了两步。
  我几步走进屋子把双手压倒屁股下面坐下问他:“你先看看你身上有没有起疹子。”我不知道这东西自己是怎么染上的,也不知道会不会传染,和我接触最亲密的就是他,我有点担心他被传染。
  哥哥这会儿已经完全清醒了,赶忙把睡衣脱下来,就穿了条内裤在我眼前转了好几圈问我他身上有没有。
  我摇摇头:“你暂时没事,先找根绳子给我。”
  他好像没明白我什么意思,结结巴巴的问我要绳子干嘛,我让他先别问,赶紧找。
  屋子里翻腾了半天才找到一根麻绳,想了想还是自己来捆比较安全,把绳子拿过来手嘴并用把自己两只手给绑了起来,我是怕到时候忍不住真的把自己全身给抓的稀巴烂。
  哥哥这会儿也冷静下来,凑到我跟前仔细看了看我脸上的东西皱着眉说:“这他妈不会是鬼面疹吧?”
  “鬼面疹?”我心里咯噔一下,问他这是个什么东西。
  他点上烟狠狠抽了两口:“我没见过这玩意儿,只听爷爷说过一次,他早年间在山西见过有人得这种病,死的时候特别难看,那人活活把自己给挠死了,身上一块儿好肉都没有。”
  我听了咽了口唾沫:“这东西怎么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