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据爷爷所说,我们卓家的姓同音“拙”,是要让我们时刻保持一个谦逊的心,不要虚妄自大。
  所以到现在每当活儿进展的不顺利时我都会朝着正室之中的鲁班像拜上三拜,祈祷不顺利的事情赶紧过去。虽说不是自己的祖师爷,但怎么说也算得上沾亲带故。
  当然,修阴并不是简简单单的把东西做成顾客想要的样子,毕竟是从古墓中挖掘出来的,多多少少带点不吉利的东西,所以修阴的第一步就是“洗阴”,要经过特殊的步骤对东西做处理,一来是洗净从地底下带出的泥土之类的脏东西,二来也是给自己个心里安慰;洗阴结束后就是修阴,这一步一般是不会出问题的,全凭自己手艺。修阴结束后就需要把东西交给顾客了,交还之后有个五年的期限,那段时间被我们称之为“望阴期”,在望阴期内,无论出了什么问题,修阴匠都必须解决,而这些问题大多是诡异恐怖的,我们的顾客都会以“洗阴不净”为理由来要求我们做相应的处理。这些顾客都是一掷千金的主,各种有权有势有皮有脸的人物,要不也不敢买这些东西。碍于他们的身份以及自家在外面的名声,一般在“望阴期”出了问题,我们都得放下手上的活儿去摆平,这就要求了修阴匠要掌握的不仅仅是器艺水平,还得有一双敏锐的眼睛并且对当地的民风民俗有一定了解。
  而我和哥哥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自己做活儿碰到的怪事,则要从那个龙脊玉镯说起。

  二:访客
  2000年11月,太阳在大西北的统治力已经渐渐消散,天气阴沉寒冷,天空中时不时的还飘落几片雪花昭示着冬天即将来临。
  那段时间我和哥哥还处于观察父亲做活儿的阶段,偶尔帮忙准备些杂物,对于修阴过程中的关键步骤还未亲手操作过。赶巧那会儿父亲正忙着广东邵家那个太师椅的事情,也是在望阴期出了事情,爷爷和父亲在广东待了有好几个月才差不多把事情弄完,前者还因为那件事情生了一场大病,足足躺了2个月才好点,那场病以后老爷子身体骨差了很多,用他的话说是他地底下的朋友想他了,招他过去呢。他生病以后就回家了,父亲则还在广东处理一些善后的事情。
  那天我和哥哥正坐在正屋当中一边喝茶一边聊着那个太师椅的事情,说要等父亲回来以后把来龙去脉好好给我们说说。聊的正酣,门口一位穿着笔挺西装的中年男子推门而进,礼仪性的望了我俩一眼道:“麻烦问下这是卓家吧?”
  我看他手里正抱着一个古色古香的木质盒子,立刻起身迎上去招呼道:“您请进,这里正是卓家,您这是手里有物件?”
  有物件就是问这人手里是不是有需要修阴的物件,一般这时候对方就会把东西拿出来然后开始和我们托付要怎么处理。
  然而眼前这个人并没有把怀里的盒子放下,伸头张望了几圈道:“卓厉不在?”
  卓厉就是我父亲,哥哥听他这话脸一下就拉下来了,把茶杯一放不客气的说:“家父目前在广东,您要是有急事儿就去那边找他去吧。”
  我心里也有点别扭,这卓家正屋中间坐着这么两个你不问,非要找我爹,这不是明白着看不起我们两个人,不过怎么说来的都是客,我白了哥哥一眼对那人说到:“您要是不着急就等家父回来吧。”
  那人似乎没被我们的话惹恼,望了望我们一眼:“您们两位是卓厉的儿子吧?我是林兵,从广西来的。”
  广西的林家,我从父亲嘴里听说过只言片语,早几年林家也算是我家的老主顾了,经常拿来些东西给我们处理,不过近几年林家人再也没有来过,父亲说是广西的生意出了点问题,忙着别的事情没功夫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
  哥哥一听是林家语气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上去客气道:“哎呦,林家的大哥啊,我父亲可经常提起您家,这么多年都没有来过这儿了,这次是有什么事情?”
  林兵好像很着急这物件的事情,犹豫了一会好像下定决心似的过来把那木头盒子放到桌子上:“这是上个月送过来的东西,地底下刚捞出来,你们给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