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不过有好些个说不通的地方,”徐豁皱着眉头问道:“第一,那个“岩哥”为什么在约定好的世间去取货;第二,金佛底部虫卵,肯定不是本来就存在的,那白起墓几千年没打开过,怎么可能会有活卵存在;第三,当时我们那东西是脱手给了一个北京买家,叫王岩,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个“岩哥”,说句你不爱听的,北京做修阴这行的好手也不少,他为什么跑过大半个中国到卓家交给你们处理?”
  其实这三个问题可以用一句话来回答,那就是这个叫王岩的买家的阴谋,他从徐家手里收到金佛以后在底部布上了虫卵,并且不远万里的交到我们手里,根本没打算再拿走,所以到了约定好的时间根本没有来取货。
  但是他为什么冲着我们来?
  我正想着就看到哥哥从外面推门进来,他没睡多久,眼睛中布满了血丝,坐到床边问我感觉怎么样。
  我点点头说没事儿了,然后把刚才的问题给他说了说。哥哥听完眼中闪过一丝意外,然后很快皱着眉头说:“这个事情等你好了再说,还有,今天晚上爷爷就到这儿了。”
  “广东的事情处理好了?”我没想到爷爷会到这儿来。
  “听说还没好,事情闹的还挺大。”哥哥好像有什么心事,“等他来了再问问他吧。”
  晚上七点多的时候爷爷到了徐豁的古玩店里,那时候我已经能下床活动了,正和哥哥还有徐豁在大堂中聊着天。
  徐豁看爷爷来了上去恭恭敬敬的抱了个拳喊了一声:卓老爷。爷爷望着他笑了笑,但是笑容之间尽显疲惫,我有点心疼,这么大年龄了还要东奔西跑。
  寒暄了一会儿爷爷到我身边看了看我的额头,又把眼皮翻开仔细看了看,扭头问徐豁:“徐家少爷,这次又是狗爷给处理的?”
  徐豁点了点头,爷爷咧嘴笑了笑:“没想到这么多年,狗爷手艺还真是一点没减。”
  几个人吃了点东西,当晚爷爷就要带我和哥哥回家,徐豁也没有再留,给我留了个电话给我说后面有问题再及时联系他。

  做了4个小时飞机终于回到家中,爷爷估计累的够呛,稍微收拾了一下东西就把我和哥哥叫到大堂中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问了个仔细。
  我给他说了说那个李岩的事情,他听了以后和哥哥一样眼中闪过一丝意外,还意味深长的看了哥哥一眼,话题一转:“你记不记得明天是什么日子?”
  我看他俩这是有事儿瞒着我,但是现在又不想说,我也不便再问:“记得,明天是哥哥生日。”
  爷爷点点头:“今年你爹不在,就换我来给你哥哥过个生日。”
  这修阴匠过生日和普通人不同,没有蛋糕,没有蜡烛,只有一桌简单饭菜,必须是三荤三素,外加一碗清汤,而且这些饭菜必须是由长辈亲手所作,按照爷爷的说法,修阴这行常年奔波在外,这家里的饭菜是吃一顿少一顿。三荤三素是取大三元之意,希望万事顺利,一碗清汤是希望儿女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心如静水,不要因为世间诱惑而乱了心境。
  这顿饭吃的极其简单,吃完饭爷爷点上眼袋吸了一口道:“阿勇过了这个生日也算是29岁了,阿夫也20岁了,当年我这个年龄的时候,你们爹都可以打酱油了。”
  我听了嘿嘿一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哥哥阴着个脸坐在我对面,爷爷咳了两声扭头看了看我:“明天我还得回广东去,邵家那个事情越来越不好搞了,你哥哥得跟着我一起去,你就好好在家待着养伤,能不接的活儿就别接。”
  “带哥哥去干嘛?我爹不是在么?”我有点疑惑。
  爷爷拍了拍我的头:“这手艺看是看不会的,这次邵家的事情我想让你哥哥好好跟着学学,要不等到我和你爹都死了,你俩怎么办?”
  哥哥听完稍微惊讶了一下,看了爷爷一眼,后者对他点了点头,不知道什么意思。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就把爷爷和哥哥送出了家门,哥哥走之前紧紧的抱了抱我,什么话都没说就转身离去,我隐隐约约觉得他俩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这次他和爷爷一起去广东,我有很不好的预感,感觉可能会出事儿。
  后来证明我真的猜对了,那次不仅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爷爷,再见到哥哥则是十年以后了,而哥哥这次的离去把我卷入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