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显得极其不协调。
  现在我只能把她先打发出去,柜子里有好些辟邪的东西,到时候都拿出来放到屋子里,我看她还敢进来。
  刚想到这儿就听到砰的一声,原来是小花路过桌子的时候把放在桌边上我的手机给碰了下来,我刚准备张嘴让她不用管它,小花儿“咦”了一声问:“这是什么呀?”说着弯腰就去捡它。
  我坐在床上从小花背后看到,她的身子很别扭的向下弯着,感觉腰像是直接用线缝在了胸口一样,极其的柔软,与其说是弯,不如说是上半身直接“掉”了下去。
  这一下把我吓的够呛,“卧槽”了一声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等我站位睁开眼以后眼前是发白的屋顶,自己正躺在床上。
  “难不成刚才是个梦?”我自言自语到,可是刚才的情形真真切切,小花的一言一笑就在眼前,怎么会是梦呢?
  我打了个哈欠,可能是白天的事情给我了太大刺激,刚才真的做了个梦。躺下翻了个身想继续睡,刚把头扭到另外一边就看到床头上居然放着小花送给我的那个“小小花”。
  我望着那东西愣了足足有两秒钟,马上坐起来往桌子边看去,手机正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
  一瞬间身上汗毛都立起来了,赶紧下床在屋子内好好检查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小花的身影。我捡起手机放回去点上一根烟狠狠抽了两口,刚才那绝对不是在做梦,但是不知道小花儿怎么突然这样消失了,我又怎么回到了床上?
  想起来那瓮棺还摆在大堂之中,有点不放心想要去看看。刚往门口走了两步才想到,我让小花在门口等我来着,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这一出去万一又碰到她怎么办?
  想到这儿我退回到床上坐下,今儿晚上我是不能出这房间了,等到明天太阳出来了再出去。
  看了看时间,已经五点半了,也就再等半个小时,我也不敢继续睡,只能一根接着一根的烟抽着。

  好不容易撑到了天亮,到门口看了看,小花不在那儿,又到大堂之中瞅了瞅,瓮棺还躺在那里一动没动过。
  我在大堂中愣愣坐到中午11点也没想明白昨晚到底怎么回事,给哥哥他们打了几个电话还是无法接通的状态,我有点担心起来。
  正当我急的团团转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我愣了一下看了看角落的瓮棺,这东西放在这儿可不太合适,这会儿搬也来不及了,索性直接拿了块儿黑布盖了上去。
  过去打开门,外面正站着一位说书先生样的中年男子,看我打开了门微微一笑一口京片子味儿道:“请问下这里是卓家么?”
  我点点头把他请了进来,这男人坐下后也不说话,只是盯着我微笑,看得我有点别扭,我看他身上也没带什么东西,不像是有货的样子,就递上一杯茶问道:“不知先生来是有何贵干?”
  他没理我,大致扫了一圈大堂叹了口气道:“不知兄弟最近是否犯冲?”
  “犯冲”是我们行内话,意思就是碰到不干净的东西出了怪事儿。我一听还是个行内人赔了个笑:“这位大哥也是做这行的?”
  他点了点头:“行内人过奖了,在下也只是对修阴略知一二,早就听说卓家手艺不错,就想来请教一些问题,但是一进这房内就略感异样,所以才问兄弟最近是否犯冲。”
  略感异样?我怎么没感觉到,难不成眼前这男人还是个高手?没等我回答,他闭着眼睛好像在感觉什么,没一会儿突然睁开眼睛望向了墙角那块儿黑布。
  盯着看了一会儿扭头对我笑道:“没想到这房内还有这东西,那瓮棺可是不吉利的东西,更何况还是个续命棺,”说着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恐怕兄弟最近不太太平吧?”
  我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有种看别人变戏法的感觉,那黑布盖的如此之严,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是个瓮棺,更别提还能猜出来是个续命棺。
  我赶紧把茶水撤下重新换了一杯恭恭敬敬问道:“不知道这位大哥何方神圣?这修阴犯冲有何解救办法?”
  他摆摆手让我别客气,想了想道:“您客气了,在下只是对这方面略知一二,要说这解救办法,”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在下倒是知道些办法。”
  我有点纠结要不要把小花的事情告诉他,毕竟这是卓家的事情,自家也是干修阴这行当的,到头来自家碰到怪事儿了还得请别人来救,传出去似乎太不好听。但是目前这情况我还真处理不了,广东那边又联系不上,这样拖下去早晚得出事儿。
  他好像也看出了我的难处,呵呵笑了两下递给我一张名片说:“您也不必担心,术业有专攻,这修阴各家手法都不同,您要是有想和在下探讨的地方,大可联系我。”
  说着起身就往门外走去,我起身要送他,他摆摆手让我不必客气。把他送走我把名片掏出来看了看,上面留着一个电话,下面写了个名字:阎书华。
  我皱了皱眉,难不成他是北京阎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