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十六:阎家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万里长城万里魂。”
  这是小时候爷爷给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老爷子说中国人无论干什么行当,随着时间越来越长总会分成各种门道,就像盗墓分为南派北派一样,这修阴虽说没有盗墓那么严格的区分,但从手法上来说还是可以分为两种,我自己给取了个名字,保守派和创新派。
  哥哥总嘲笑我说没念过书还非给自个儿封个门派,我也懒得理他。
  这保守派就是指像是我家一样,修阴手法千年不变,基本上不会借助任何现代手段,所有方法全是老祖宗一辈儿辈儿传下来。
  而创新派则是近几十年才慢慢显山露水,他们洗阴的手法很特别,基本全部依靠现代仪器,效率不知道比我们高多少,而那阎家,算得上是创新派的代表。
  老爷子对创新派很嗤之以鼻,总说他们这是忘了本儿,这修阴的手法传了不知道多少年,这短短几十年就被他们全忘了,早晚要遭报应。
  我听得出来这话里有酸味儿,话虽这样说,但不可否认的是创新派做活儿的效率的确很高,因为全都是机器操作,现在甚至有向流水线作业发展的趋势。
  到后来他们干脆专门成立了一些“古玩修复公司”,明面上是做古玩修复,暗地里做着修阴的活儿,但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还能接触到一些官方的需求,修这些东西的价钱则是黑市来的货比不了的。
  近几年就我知道的,山西的黎家,陕西的童家,东北的王家,这几家早年间也都是和卓家一样的保守派,但眼看着创新派的人生意越做越大,自己禁不住心里痒痒,开始慢慢向他们那边靠去。
  现在据我所知,全中国修阴这行当的保守派估计不超过5家,据说我父亲当年刚上手的时候,也曾经向老爷子抱怨过不挣钱,想要往创新派上靠。老爷子商量都没商量,直接把他吊起来用皮带好好抽了一顿,从那以后父亲再也没给老爷子说过那种话。

  我也问过老爷子为什么咱家要守着这老手艺混吃等死,老头叹着气说:“咱老卓家干这行也有几百年了,最早的时候说难听点就像是乞丐一样全国到处跑,走到哪干到哪儿,现在虽说日子好过了点,但是别忘了这都是老祖宗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老样子为什么这么担心,还是那句话,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这修阴最讲心诚,所以活儿得一件一件干,东西得一个一个修,那创新派现在都快要把修阴流水作业了,哪里还有这心诚一说?
  另外修阴这行当接触到的东西不说是世间珍宝,也是价值连城的物件,如果连这点诱惑都抵挡不住,以后做活看到好东西早晚会起了贪念,这人心一旦起了贪念,那会比鬼神更可怕。
  也就是因为老爷子如此的坚决,父亲年轻的时候才没有走上那条道路,后来老头也老了,父亲在外面风风雨雨十几年过去也算是看尽世间冷暖,深知心里无愧夜里才能睡的安稳,也就再也没有了年轻时候的念想。
  我不知道自家和阎家的关系怎么样,不过冲老爷子那态度,想必两家应该也没什么交情,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求助于阎书华?
  这让我犯了难,给广东那边打了好几通电话还是无法接通,眼瞅着和那个姓周的约定的时间就要到眼前了,如果这东西没处理好,到时候那个“岩哥”的身份和他的阴谋就真的查不清了。
  犹豫了两天还是给阎书华打了电话,现在这情况还是把什么门派之分放一边。阎书华接到我的电话显得有点吃惊,约定到附近一家饭店,见面以后细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