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我犯起愁来,玳瑁血倒是能搞到手,不过一想到那个小花,我还真不忍心。虽说是个小鬼,但是生前也是遭受诸多苦难,特别是想到她睁着泪眼让我带她找父母,就更下不去手了。
  阎书华看我犹豫不决,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事在人为,虽说那女童可怜,但她终究不是个人,留在这世上也不合适。”
  我想起来老爷子的话,心里已经不打算这样做了,冲他笑了笑:“算了,我还是想想别的办法。”
  他脸上掠过一丝意外,但很快又笑了:“没想到这么多年,卓家规矩还是这么严格,既然这样那不做也罢,”说着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我:“不过这事儿被我碰上也算是有缘,这粒定神丸你拿去,睡觉之前服用可以保你一夜安稳。”
  定神丸我从老爷子口中听说过,据说早年间修阴匠家里都会备着这东西,如果家里有脏东西,睡前服用一粒可以保一个安稳觉。只是这东西和大部分传统技艺一样慢慢就失传了,没想到阎家居然还有这东西。
  我拿过来看了看,里面是一颗黑色的药丸,闻起来一股淡淡的药草味道,不知道是什么制作而成。
  和他随便又聊了我们就互相道别,回到家里看到墙角那个瓮棺心里不是个滋味儿,这事儿明天还得想办法。
  晚上睡觉之前我吃了阎书华给的那个定神丸,吃了之后果然觉得心神安定,呼吸平稳,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不过这东西最终还是没让我睡个好觉,大半夜的时候腹部剧烈的疼痛把我从睡梦中惊醒,那疼痛感就像是有个拳头不停的在从肚子里面锤我一样。
  我把被子掀开想去蹲厕所,瞥了一眼自己的肚子直接愣在那儿了,隐隐约约就看到一个凸起在我肚子上转来转去,伴随着的剧烈疼痛就感觉里面好像有个东西马上就要撑破肚皮钻出来一样。

  十七:童子鬼棺
  我已经被吓的甚至感觉不到疼痛了,一下想起来爷爷给我说过陕西童家的一件事情。
  那会老爷子还年轻,二十岁刚出头,正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纪。太爷爷走的早也没人能的管了他,所幸游历全国,全当是一边做活儿一边旅游。
  走到陕西的时候特地还去拜访了童家,据太爷爷说卓家和那童家交情还不错,老头子刚出生的时候,童老爷还抱过他。
  这般交情,童家自然不会亏待老爷子,他本了只准备待个一周,顺便学学童家的手艺,没想到后来居然碰到了怪事儿。
  老爷子到陕西的第三天,童家就接到了一个湿货,是一个直接从地底上送上来的瓮棺,但这个瓮棺不是一般的棺材,而是一个童子鬼棺。
  古时候小孩儿夭折一般分为三种情况,第一种就是得了病,无法救治而死,这种情况下也是需要放入瓮棺下葬,这种棺材是一般的瓮棺;第二种情况就是这小孩儿被买去用作续命或者其他邪术,死后放入的棺材就是家里现在大堂中放着的那种续命棺;但要说最邪的则是第三种情况,这种情况小孩儿并不是正常死亡,通常是因为中邪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而死,这种情况下就不能放入普通的瓮棺之中了,这棺材必须是极阴之物制作而成,同时需要放入两件物品:一个是常年摆放在家中西北角的铜镜一枚,另一个是家中老人西归前穿的衣服。
  铜镜因为常年摆放在家中西北角,一直处于阴暗处,吸收了大量阴气,据说这种铜镜最容易招鬼;家中老人死前穿过的衣服则可以招来死者的亡魂。
  放这两个物件的是因为这类情况下死去的孩子,需要“镇鬼”而不是“驱鬼”,放入极阴之物来吸引更恶的鬼来镇压附在孩子身上的魂魄,好让孩子死后不受恶鬼的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