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旁边几个中年男子听完以后从身后拿出许多根大泡钉,这些钉子比一般的泡钉大的多,最长的居然有40多公分长,这些人把上衣脱掉,把泡钉拿在手上看着童老爷,似乎在等他的命令。
  后者闭上眼睛不去看小苗,低声道:“封尸。”
  那几个中年男子听了以后把直接把钉子之内钉入了小苗体内,一瞬间大堂之中鲜血四溅,爷爷吓的腿都软了,缓了好半天才发现童家人每一钉下去的位置都有讲究,他们用钉子封住了小苗的两只眼睛,两只耳朵,喉咙,肚脐,阴部和肛门,似乎是想把那小鬼封在小苗体内。
  这几钉下去小苗已经奄奄一息,那几个人把最后一根,也就是那根最长的递给了童老爷,老头接过钉子走到小苗身边,盯着她的肚子轻声说道:“或各各安所居地。一切灾厄。悉皆销灭。”说完拿起泡钉,对准小苗的肚子一掌按了进去。
  爷爷被这一下吓的差点晕过去,小苗一声惨叫算是彻底死了过去,隐约中似乎还有一声婴儿凄惨的嚎叫声,爷爷知道,这鬼童算是胎死腹中了。
  后来爷爷请教了童老爷才知道,封尸需要把人体所有和外界有链接的孔洞都用封尸钉封住,防止鬼童从中逃出,之后才能把鬼胎彻底扼杀在腹中,他最后说的那句话其实是《愣严经》中的镇鬼之语。
  想到这我打了个冷颤,盯着自己的肚子说了好几遍“或各各安所居地。一切灾厄。悉皆销灭”,疼痛感一点没减轻,反倒越来越剧烈起来。想到那个小苗的遭遇我有点恶心起来,如果到了那种境地我还活着,看自己身体一眼估计能给恶心吐了。
  我正急的在房间内团团转,就听见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我拿过来看了一眼,是阎书华。
  电话接通就那边嘿嘿冷笑了两声道:“怀孕的感觉怎么样?”我咬着牙想骂他两句,但是一使劲儿疼的我气都喘不上来,只能闷哼了两声。
  阎书华在那边笑着说:“三天,你还有三天时间,如果想活命,来北京找我。”

  十八:书
  我心里骂了声娘,忍着疼从嘴里挤出来两个字:“地址。”
  第二天坐在飞往北京的航班上时我仔细回忆了一下阎书华第一次出现在我家的情形,当时他是为了什么而来?似乎没有什么明确的目的,而且关于他一下就猜到那个续命瓮棺的解释,现在想想也很牵强。
  现在想来只觉得金佛和瓮棺肯定都和他有关系,自己也是太年轻,怎么就敢吃了他给的那粒定神丸。
  下了飞机在候机楼外打了车,司机听了地址一挑眉毛:“哎呦,这位爷去的可不是一般的地方啊。”
  说实话我对阎家的情况并不了解,听说北京的哥是出了名的爱聊天,忍者疼问他有什么不一般的。
  他看出我不是本地人,递给我一支烟:“听您这口音不是北京人啊,在北京有点钱的哪个不知道阎家。”
  我点上烟摆出一幅好奇脸示意他继续讲下去,司机很吃这一套:“这阎家是做古玩行当起家的,跺跺脚那潘家园都得震三震,这几年流入北京的大件儿,我敢说没一个没过他家一道手。”
  “哦,那也就是个玩古董的么,北京这地界儿有钱的玩主儿遍地都是……”
  的哥没听我说完瞥了我一眼:“当然不止古玩,阎家最拿手的是风水。”
  我想想也是,阎家修阴都快成流水线作业了,这块儿的手艺肯定没留下多少,倒是风水这方面,在京城肯定能吃得开。
  司机看我不说话继续道:“有小道消息说这京城中很多高官都和阎家有交情。”说着还神秘的看了我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