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徐豁坐到床边递给我一支烟:“狗爷还得准备准备,你别担心,他肯定能治好你。”
  说实话我对狗爷还是很有信心的,上次鬼面疹也是他救了我的命,这次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
  “你怎么会出现在阎家?你一直跟着我?”我点上烟狠狠抽了一口,疼痛感瞬间轻了不少。
  徐豁点点头:“上次那事情之后你家老爷子特别嘱咐过我,说是估计有人盯上卓家了,让我盯着你点。”
  爷爷嘱咐他的?据我所知爷爷一辈子都不太愿意搭理盗墓的,说他们身上阴气太重,人品不行,死人东西都拿出来卖,和这种人打叫道得留四个心眼儿,太累。
  不过这次他为什么会托付徐豁盯着我?想到之前爷爷去南京时候徐豁对他恭敬的样子,可能徐家和我们关系还真不一般,倒是没听老爷子提起过。
  正想着狗爷一声“好了”打断了我的思路,我看他手里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用热水冲了一下,一股子腥臭味就在房间内散开来。
  那味道太重,我吸了两口差点没被熏晕过去,捏着鼻子问他这是啥东西。
  他一手捂住鼻子一手把碗递给我:“赶紧趁热,把这汤喝了。”
  我看了看碗里,那东西还挺稠,黑乎乎一碗像是沥青一般,这玩意儿太臭,我接过来问他这是什么东西熬的药。
  狗爷坏笑两声:“这个你先别问,我怕给你说了你被恶心的不敢喝了。”
  一边徐豁也劝我赶紧喝,捏了捏鼻子,一口气把碗里的东西全送了进去。
  那东西闻起来臭,但是喝到嘴里后味儿居然有一股淡淡的香味,不过这香味就在舌尖停留了一下立刻被腥臭淹过,这一碗下去就感觉我整个人都向外散发着臭味。
  狗爷看我喝完了把碗拿走道:“徐爷,那咱就先撤?”

  “撤?我怎么办?”
  狗爷估计被臭的不行了说话都着急起来:“我说你这小生怎么这么多问题,今天晚上有你受的,我劝你晚上就坐厕所门口算了,得拉一阵儿。”徐豁也拍拍我劝我忍着点,就一晚上,他们就在隔壁房间,有什么事情叫他们就行。
  说完狗爷拉着徐豁就出了门,到门口还不忘给我提醒:“还有这窗子可别开,你得被这味儿好好熏熏。”
  我躺在床上感觉肚子里暖暖的,疼痛感略微轻了点,那暖气在肚中来回环绕,倒还挺舒服。我精神高度紧张一天了,翻了几个身就睡了过去。
  这一觉睡的很是舒服,但是没睡多久就被疼醒了,肚子里像是肠子被卷在一团了一样,一阵阵扭疼感,我赶紧爬起来跑到卫生间坐到马桶上。
  这一晚上那扭痛感总是一阵儿一阵儿的袭来,没有丝毫预兆,每次持续时间大概有15分钟,一晚上我几乎没怎么合眼。
  一直到早上7点钟疼痛感终于全部消失,我被折腾的满身是汗,也没力气去看自己肚子正常没,瘫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被一阵敲门声叫醒,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坐起来看了看肚子,已经没有任何异样,也完全不疼了,心里一喜,看来狗爷那药还真管用。
  应了一身起来跑去开门,就看见狗爷和徐豁站在门口,门刚一开狗爷就把鼻子捂上一脸嫌弃:“我说你昨天晚上是拉了几趟,怎么都这么久了还这么臭。”
  徐豁似乎也不想进来,站在门口问我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耸了耸肩:“肚子不疼了,就感觉全身没劲儿。”他抬了抬手上的东西说:“没事儿了就行,来我屋子里吃吧,把这房间把门和窗户打开,散散味儿。”
  到了他俩的房间徐豁把饭递给我道:“阎书华给你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