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问我要一本儿书来着,”我把嘴里塞满了东西嚼了两口:“但我也没听老爷子提到过什么书。”
  徐豁皱起眉头来没说话,我看旁边的狗爷正拿着手机傻乐问他道:“狗爷,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王八蛋说是给我吃的是定神丸,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狗爷头都没抬:“尸肠裹的鱼螈卵。”
  我恶心的把嘴里的东西全吐出来了,鱼螈我是知道的,是一种类似蚯蚓的动物,繁殖极快,我这辈子最怕没脚和脚太多的东西,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至于那尸肠,更是恶心至极的东西。一个成年人体内的大肠约有1.4kg重,长度约为人身高的4到5倍,据说在人死后如果尸体保管不善,尸体的指甲和头发会保持生长,而肚内的肠中因为还有少量的食物残渣,会急剧生长,甚至有的尸体会因为大肠生长太快而被破了肚,行内称为”腹尸“。
  这两样东西放到一起再被吃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肚子就会被撑破,狗爷再晚来几天我肯定早就内脏流了一地了。
  我被他恶心的根本再吃不下去东西,旁边徐豁看我也不吃了问我还有没有事情要处理。
  我一拍脑袋想起来家里还放着一口续命瓮棺呢,赶紧给徐豁说了说,顺便把小花的事情告诉了他。
  旁边的狗爷听了眉头皱了起来:”那咱别耽搁了,赶紧回去,续命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放时间长了不吉利。“
  回到家中之后我赶紧去看了看那棺材,和我走的时候没什么差别,我指了指地上的痕迹给他们说这东西以前不知道被谁移动过。
  狗爷盯着棺材看了半天嘀咕道:“我看这棺材也没什么特别的,你怎么可能会撞鬼呢,要不咱们一把火烧了算了,管它是什么东西,给它烧的干干净净。”
  我想到那个惹人怜的小女孩儿摇了摇头,问他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狗爷倒也不忌讳,一咬牙直接把那瓮棺给翻了个个儿,看了半天咦了一声:“你们过来看,这怎么有个凹槽。”
  我过去看了看,瓮棺底部真的有个小凹槽,我挠了挠头,这里不太应该会有这东西,古时棺材下底讲究一个“平”和“稳”,棺材底部一定要平整,否则死人到地底下也会不太平。
  狗爷摸了摸那个凹槽,又把手指放到鼻子前闻了闻居然笑了起来。
  我看他一笑知道这事儿有戏忙问他发现了什么,他把手指伸到我面前说;“你看看这是什么。”

  我凑上去看了看,狗爷手指上有些很不起眼的白色粉末,肯定不是这地上的灰尘。
  他见我摇了摇头嘿嘿一乐:“我估计是什么药,这瓮棺我也看了,没什么不干净的,估计你看到那个小花是幻觉。”
  我摇了摇头,从房间里拿出来那朵已经枯萎的“小小花”递给他:“那你说这东西是哪来的?”
  徐豁把眉头皱了起来:“难不成是阎家人趁你睡着的时候放进去的?”
  “不可能,这世上哪还有迷魂药可以控制对象看到的幻象的。”我坚决的摇着头说道。
  狗爷叹了一口气:“要我说咱们也别想了,干咱们这行当的,和死人打交道多了,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太多,咱们也别去纠结到底是不是真的撞鬼了,我看那小姑娘也算命苦,咱们好好给她送次魂,结了她这桩心事,也算行善了。”
  我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不过送魂事情我们都不会,还得找能手来做。
  送魂和修阴一样,也是这三百六十行之外的行当,一旦修阴活着盗墓碰到我们现在这种情况,都需要送魂人来做活儿,老头子说送魂人比修阴匠的历史还要长,要是从头寻摸起来也能讲好些天。
  我联系了一下一个有过交情的送魂人,那家人姓张,送魂人家话语不多,外面人看起来更是一副阴沉沉的样子,所以除了生意上的来往,基本上不会和其他人有私交。
  送魂的手法我不懂,只知道规矩比修阴这行当还要多,准备起来颇为繁琐。
  送魂已经是几天后了,按照那张家的要求,狗爷和徐豁都必须回避,只留我一个人,在送魂的最后阶段,周遭环境烟雾缭绕,张家小哥在烟雾中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东西,我也没心思去听,只觉得那个小花隐约出现在烟雾之中,可爱的在我面前转了几圈,对我嘻嘻道:“谢谢哥哥,我要去找娘了。”
  我眼睛有点湿润,说了声不客气,把手里的小小花想要还给她,小姑娘眼睛都快笑没了:“小小花就送给哥哥了,你要照顾好它哦。”说完转身又跑向雾气深处,我对着她的背影笑着说了声“再见”,张家小哥看了看我,不知道在笑什么。
  找了个好地方把那瓮棺重新下葬,那朵“小小花”虽说已经枯萎,但我还是把它插在了花瓶之中摆在了房中,想起来老爷子说的那句话:“鬼神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我看着花瓶中的“小小花”笑了笑,可能自己就是它命中的那个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