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第三是洗阴用的材料,洗干货和湿货的材料是不同的,洗干货必须是糯米磨成粉,然后用烧开的雪水调制成一定黏度的糯米糊,把物件放在糯米糊中24小时即可。不过这糯米和雪水不是随随便便那种都能用,糯米必须是贵州侗族自己种植的秃壳糯,据说这种糯米受日照时间最长,加上侗族人在种植的过程中也加入了自己族人的特殊办法;而这雪水也很有讲究,必须是每年冬天的最后一场雪化成的水,所以每年冬天的每一场雪我们都要存放,因为说不准哪一场就是最后一场雪了;洗湿货用的材料据说更为特别,只是我和哥哥还没见过父亲洗湿货,所以那些材料到底是什么我们还不得而知。
  和哥哥两个人折腾了一会儿就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妥当了,小心翼翼的把那镯子放入糯米糊中,在洗阴房四角点上四根蜡烛,这主要是想要这屋子在晚上也能有光亮,洗阴全程都必须有光亮,绝对不能在黑暗的环境中进行,怕震不住物件上的阴气。
  第二天把那玉镯从糯米糊中取出用雪水洗净后,整个玉镯通体透明,在光下仔细观察了玉镯上的龙雕,雕刻显得栩栩如生,那睚眦就像是要从玉镯上奔跃而出一样。这种雕刻着龙像的镯子在我们行内有特定的叫法:龙脊玉镯。
  林兵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来了我家,拿到玉镯以后好像很满意的样子,支付了约定好的钱一抱拳道谢就离开了。这些钱只占全部费用的30%,另外70%按照规定要在望阴期结束后才能给我们,毕竟望阴期是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
  我和哥哥两个人还乐呵呵的觉得修阴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儿,完全没老爷子口中那么恐怖。没想到不到一个月,林兵再一次出行在我家门前,推门而进第一句话就是:“两位去广西走一趟吧,家里出事儿了。”

  三:西归
  我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暗叫一声糟糕,因为这望阴期出的事儿可大可小,小到身有顽疾,大到家破人亡都有可能,事大事小全凭修阴匠的手艺。我和哥哥只跟着父亲处理过几次这种事情,最糟糕的一次也不过是天津吕家因为一快儿玉死了人,况且这几次我和哥哥更多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什么阴光回照,地势犯命这些东西都只是知道个大概,对于其中细节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另外这林兵既然不远万里到了我们这里肯定说明家里出的不是小事儿,但让我奇怪的是明明一个电话可以解决的问题为什么他非要特意来一趟?难道才一个月不到这家中出的事情已经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
  哥哥起身把林兵请了进来,给他泡上一杯三花茶道:“林大哥,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林兵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路途颠簸,眉宇间露出一丝丝疲惫,端起茶杯道:“我回去以后把那镯子给了母亲,谁料想她戴上之后这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虽说是70岁的老太太了,但是之前身子骨也还算硬朗,”说到这眼中露出了些许后悔:“自打戴上那镯子之后没过几天就不行了,还说晚上经常有人在她门外要索她的命,所以还烦请两位随我去广西一趟给我们看看家中是不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哥哥听完站起来让林兵稍等,然后拉起我就往洗阴房走去。按照林兵的描述,林家奶奶戴上那镯子之后身子骨突然不行了,很可能是因为洗阴不净导致那镯子上还有些阴气,那东西在古墓里放得时间久了,再加上对方是个老太太,所以先得看看是不是洗干净了。
  上面说过干货和湿货洗阴的方法是不同的,在洗阴过后一般来说都需要验证是否洗干净了,对于干货来说,洗阴结束一周后需要去观察当初洗阴用的糯米糊,如果洗干净了,就会有一些暗黑色的糯米团沉淀在盆地,按照父亲的说法这些阴秽之物会被糯米吸收然后沉淀下来。这次是因为林兵只给了三天时间,根本来不及去检查盆底,在加上这次只是简单的洗阴,我和哥哥根本没放在心上。
  还好当时洗阴的木盆还在,我们把上面一层的糯米去掉后看到有好几块儿暗黑色的糯米团沉淀在盆地。虽说数量不多,但毕竟这次洗阴的物件只是个小小的玉镯,这些脏东西足以说明的确是洗干净了。
  这下就不好办了,我叹了口气:“看来这次还真得去广西一趟了,你先去招呼林兵,我去给爷爷说一下然后收拾些东西咱们就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