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二十:犀角镏子
  瓮棺下葬后徐豁和狗爷就此告别,说内蒙那边出点事情得赶紧过去,走之前嘱咐我以后要小心些,阎书华肯定不会就此罢休。
  把他俩送走后我继续联系了广东几天,三个人的电话全都打不通,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那边可能出大事儿了。
  回来几天我都紧闭着大门,把家里从里到外翻了个遍也没发现什么书,不知道阎书华说的到底是什么书,等到老爷子回来得好好问问他。
  那天早上十二点了我还躺在床上睡懒觉,就听到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要不是屋内安静我还真听不见,我翻了个身带上耳机没理会门外那人。中午出去吃饭回来刚走到街拐角,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我家门外,轻轻的敲着。
  我皱了皱眉,修阴这行当接触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人,否则也玩不起古玩儿,但眼前这人穿着朴素,甚至可以说有点破旧,一副穷酸模样。
  我等了一会儿看他没要走的意思,转念一想也有几天没开张了,不如去看看这人什么来路,看他那模样倒是不像替阎家卖命的人。
  我走上去拍了拍他的肩:“你干嘛呢?”
  那人被我吓了一条,浑身一颤转身看到我有点结巴:“我到这儿找…找个人。”
  我注意到他的手十分粗糙,伤痕累累,明显是常年从事农务劳动所致,脸上刻着深深的皱纹,满眼惶恐的看着我,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
  我摇了摇手里的钥匙表面自己的身份,打开门把他迎了进来。

  那人进来之后搓着手站在屋内不知道该坐哪儿,我指了指门口一张椅子:“坐那儿吧。”
  回头倒了杯茶递给他:“大哥,我们家可不卖地里干活儿的东西。”
  他把茶接过去一个劲儿的道谢,把杯子放到桌子上搓着手说:“大哥,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听说你这里可以处理死人的东西是吧?”
  我很烦外人把修阴的活儿叫处理死人的东西,虽说本质上没什么区别,但话太不中听。眼前这人一看就是没什么文化的老实人,不会说漂亮话,更不可能知道修阴,估计又是听谁说我们这儿可以处理他手里的东西。
  我摆摆手:“别叫我大哥,您这年龄都够当我爹了,叫我小卓就行。不知道您贵姓?”
  他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脑袋:“我叫李大光。”
  “不知道李大哥今儿过来是有什么事情?”
  他从裤兜儿里掏出来一个白布打开,里里外外裹了好几层,最后才递给我一个扳指:“您给看看这个?”
  我把东西借过来,刚拿到手上就知道这东西不是个平常的扳指,是只犀角镏子。
  “镏子”是我们这行对于扳指的称呼,扳指最早本是拉弓箭扣弦时用的一种工具,套在射手右手大拇指上,以保护右拇指不被弓弦勒伤专用器物。
  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商周时期就发现有扳指的存在了,最初可能是由皮质等一些较软的材料制作而成,好一点的扳指才会使用质地更硬的材料。
  古代扳指是由“鍱”演变而来,《说文解字》云:“鍱,射决也,所以拘弦。”可知鍱是一种专供射箭拘弦时用来保护手指的器具。商代殷墟妇好墓中出土了一件玉鍱,圆筒状,一端平期,一端为斜口,一侧面为有一凹槽。

  随着年代的变更,扳指的外形也开始有了变化,商代的扳指还有拉弓指的功效,不仅较后来的扳指更长,而且上面有槽痕;到了战国扳指开始变短,汉代的扳指开始出现玉片形状,类似于玉佩,带有用来拉弦的小钩;宋代出现了一些仿汉代的扳指,其样式更是多种多样,多位片状和筒状。
  到了扳指最为流行的清朝,外形以及演变成一端边缘向里凹,一端边缘向外凸,因为那时候的扳指材质多是一些圆润光滑,所以基本上已经不能用来辅助射箭,而成为一种装饰,身份以及流行趋势的象征。
  满族八旗子弟于弱冠之前,按照惯例要到本旗弓房锻炼拉弓,由“一个劲儿”循序渐进为“二十个劲儿”甚至“三十个劲儿”。拉弓时需要在右手大拇指上佩戴扳指,所以当时的八旗子弟对于此物甚是看中,人手一枚,因而成习。
  后来扳指在满汉两族男子中流传开来,竟使之成为一种当时极为时髦的佩饰品,上自皇帝于王工大臣,下至满汉各旗子弟及富商巨贾,虽尊卑不同而皆喜好佩戴。
  扳指也分为文扳指和武扳指,文扳指多为装饰作用,材质包括玉石,象牙,水晶,陶瓷,翡翠,碧玺等名贵圆润的材料;而武扳指因为是拉弓护指之用,所以材料多为犀牛角等质地坚硬的东西。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文扳指比较常见,市场上也很多,相比于文扳指,武扳指并不多见,虽说犀牛角不是什么贵重材料,但眼前这个犀角镏子的价格对于一个农民来说,也不算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