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这下李大光犹豫了,我在旁心里暗乐,聪明点的人都能看出来这第三点根本就是我胡扯的,如果这屋子内天天都撞鬼,估计我早被吓死了。
  没想到他只想了一会儿,眼神坚定的望着我说:“行,这几条我都答应你!”
  我苦笑了下,没想到他还真给答应了下来,现在也没得说了,只能让他在这里住几天。
  我起身把他带到客房,给他交代道:“这几天你就住这儿吧,另外,早上8点以前和晚上9点以后最好别出这客房。”
  李大光木讷的点了点头,不让他随意出来其实是为了让他别没事总来烦我。
  他也没带什么行李,我找了几件旧衣服扔给他,试了试还算合体。我看了看时间也不早了,问他晚上吃什么,他从怀里掏出来个烧饼乐道说吃这个,省钱。
  我有点于心不忍:“行了,怎么说来的都是客,今儿晚上咱们出去吃点,我请客。”
  李大光冲我直摆手,我脸一拉:“你要是不去就别住这儿了。”
  半小时后我和李大光做到了附近一家小馆子里,我把菜单上带肉的菜都点了一遍,等菜上来的时候李大光瞅着满桌子的菜不好意思的看了看我:“这一桌儿得花不少钱吧。”
  我摆摆手让他别操心,只管吃就行。

  其实我并不是瞧不起穷人,而是瞧不起一些因为自己穷而对别人低声下气的人。眼前的李大光就是这种人,从他第一次出现在我家门口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十分懦弱,而他的懦弱就是因为穷。
  我看着对面狼吞虎咽的李大光,心里越想越难受,他的妻子孩子现在一定很想念他吧,又怎么会想到自己的丈夫,自己的父亲,家里的顶梁柱在外面是这样一幅模样。我隐隐约约看到李大光的肩上落着两块儿大石头,一块儿是自己父亲的遗愿,一块儿是等着上学钱的孩子,这两块儿石头已经把这个男人压的很低很低,低到连自尊都快要看不到了。
  我一直相信一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像这个男人一样,因为自己的可怜之处,他把自己放的太低太低,我心里很矛盾,只能一个劲儿的喝闷酒。
  李大光看我光喝闷酒,给自己倒上一杯敬我道:“来小兄弟,我敬你一杯。”
  我和他碰了一个,李大光一杯酒下肚问我:“小兄弟,要不你给我说说你们修阴这行当?”
  我看饭桌上除了这个也没什么好说的,就把那鬼面疹的事情给他说了说。
  我看他听完脸都绿了,无奈的笑了笑:“你也不用担心,我们这行也不能天天遇到这种事儿,要是天天碰到我都不知道死几回了。”
  他听了脸色好看了点,我给他满上一杯问他现在在外面打什么工。

  他好像很自豪,红着脸说在这边找到个老乡,给自己在工地上找了个活儿,每天给人拉拉水泥,日子也算清闲,现在每天能挣100块钱,每个月给家里打2500,自己留500也能过。
  我看了看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李大光说完对我嘿嘿笑了笑,问我们这行当怎么样,一年能挣多少钱。
  我不想打击他,随便编了个数字报个他,李大光听完眼睛都在冒光,好像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
  他一个劲儿的给我倒酒敬酒,没吃多久两个人喝的就有点大了,我这人有个毛病,一旦喝多了就管不住这嘴,话特别多,李大光倒好,喝多了也不说话,只顾着一个劲儿的吃。
  我越看越生气,心中一副很铁不成钢的感觉,碰了碰他:“李大哥,我问你个事儿,家里的嫂子和你儿子知道你在外面混成这样么?”
  他愣了一下没说话,只是把拳头捏的紧紧的。
  我知道自己刚才那句话伤了他的自尊,但也没太顾忌,继续道:“这人呐,最可悲的就是自个儿都瞧不起自己。”
  李大光蹭的一下站起来,对我怒目而视。我看了看他,这一点来看他还算是个有血性的男人,没想到他看了我一会儿重重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闷声掉起眼泪来。
  我心里的火一下就起来了,一拍桌子:“你他娘的一个大男人哭个鸡吧。”
  这一声让我自己酒醒了不少,意识到自己过分了,怎么说他也比我年长,刚才的话太过分了,更何况他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我这圣母病又犯了。
  李大光抬眼看了看我,眼神中没有丝毫生气:“那你说,我不这样,又能怎么办?”
  我掐了掐大腿让自己清醒点,刚才的确是喝多了,话太重。李大光虽然不会说话,但本质不坏,现在这样在别人面前低声下气也的确是因为生活所迫,刚才的话太不应该,换作我站到他那个位置,不一定做的比他好。
  我给他满上一杯酒抱歉道:“李大哥,不好意思啊,喝多了,话重了。”
  他抬起头对我苦笑了下没说话,伸手擦了擦眼泪深深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老父亲的念想我算是给结了。”
  我心里更难受了,想再敬他一杯酒。
  刚把酒端起来,李大光突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让我跟着你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