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二十二:刘板胡
  李大光一句话惊的我手里的杯子差点掉下来,赶紧摆摆手:“李大哥,您可别开玩笑。”
  他盯着我的眼睛,眼神中有些许希望:“让我跟着你干吧。”
  我坐下来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我不说话低头把杯里的酒喝完,头几乎要埋到衣服里去:“其实这次来我不仅仅是为了那个扳指,在工地上什么时候是个头,我不是怕苦,只是这孩子上学耽误不起啊……”
  我没想到他这次来还有这层目的,虽然这人不太会说话,但也算个实诚人,我想了想冲他尴尬的笑了笑:“李大哥,要不我给你找个别的活儿?说实话我这行当还真不传外人,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学会的。”
  我没法理解一个中年男子在比自己小这多岁的男人面前如此低声下气是什么感觉,只是打心底有点可怜他。
  至于修阴这行当是否能传外人,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老爷子从来没告诉我有本家之外的人来过我家做过活儿,多半是不能传外人的。
  之所以告诉李大光不能外传,更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干这行,懦弱,老实,没有一点自信,估计出去做活能被人三两句给讹死。
  李大光眼神很快暗淡下去,深深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回到家我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才起床,来到大堂中看到李大光正在门口坐着晒太阳,我皱了皱眉赶紧把他拉进来,让他以后没事儿别坐门口,冲神。

  我俩坐在屋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很明显他还想把话题引到收徒这件事情上,我也不搭理他,随便敷衍几句打着太极。
  聊了没两句,就听到门外一阵秦腔,一个男子推门而入看到我一抱拳:“卓爷,别来无恙?”
  我暗哼一声糟糕,刘板胡怎么来了。
  刘板胡本名刘耀祖,他爹是本地一富商,涉足很多行业,据说和政府高官有些关系,拿了不少项目。刘耀祖算是个纨绔子弟,经常在本地惹是生非,名副其实的地头蛇。此人有个特殊的爱好,独爱听秦腔,自己没事儿还喜欢哼两句,一来二去大家就都叫他刘板胡,胡爷。
  听说前些年他从陕西请来一位李姓的秦腔花面来为他的生日助兴,那天刘板胡可能有点喝多了,看李在台上唱的不合口味,上去就把人家的胡给砸了,还给了对方一耳光。李虽然不是本地人,但也算全国出名的秦腔大家,当时面子上就下不去了,没想到刘板胡根本不吃他这套,居然在舞台上教他唱戏。
  李这下肯定就不干了,扭头就要下台,刘板胡看他这么不给面子,冲着后腰就是一脚,直接把对方踹到舞台下面去了。就这一脚,让李足足躺了两个月。
  这件事情闹的挺大,听说刘家花了不少钱才搞定。不过刘板胡没有丝毫收敛,特别是关于唱戏,如果有人敢和他在这方面叫板,肯定换来一顿胖揍。

  不过他在本地也不是无所顾忌,也有害怕的人,这第一个就要数东街口的王傻子。
  听说王傻子是从外地来的,经常睡在东街天桥的桥洞里,天气好的时候喜欢蹲到东街口晒太阳,偶尔端着个破碗到街上向人乞讨些钱,最喜欢街角王奶奶家的肉包子。
  说刘板胡怕王傻子还要从早年间一件事儿说起。据说那天刘板胡正和几个马仔在东街上溜达,一拐角就看到王疯子正蹲着不知道低头在看着什么。本来刘板胡平时从来不会正眼看王疯子一眼,但那天不知道哪根筋儿搭错了,就凑上去想看看他在看什么。
  王疯子身上臭的不行,刘板胡捏着鼻子就过去了,到跟前一伸手把王疯子推到一边,低头就要去看地上有什么。
  谁料到王疯子一下从地上跳起来,一抬腿直接把刘板胡踹倒在地。
  刘板胡在本地横着走了这么多年,谁曾敢动他一根汗毛,没等他开口,旁边的马仔一拥而上就要去揍王疯子。
  王疯子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把小刀,一下就扎在迎面而上那个马仔的眼睛上,其他人被他这一下给吓愣着了,就这一下的功夫,王疯子两步窜到刘板胡身前,直接把小刀扎进了他的大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