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听说城西的人都听到了那一声惨叫,也就是因为这一下,刘板胡每次都绕着王疯子走,有时候碰到了还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疯爷”,王疯子听了也不搭理他,只嘿嘿嘿的对着他傻乐。
  有人后来问过刘板胡那天王疯子到底在看什么,后者一巴掌扇在那人脸上:“看他娘的蚂蚁搬家。”
  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王疯子就是不要命的,如果说刘板胡还有怕的人,那就是送魂的张家和洗阴的卓家。
  怕张家是因为刘板胡她娘死的时候不太平,最后找了张家去他家做活儿,据说那次刘板胡看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吓的病了足足一个月,从那以后他经过张家门口都要绕着走。
  而怕我家,完全是被我爹给揍的。早年间卓家给刘板胡他爹做过不少活儿,他爹是个明事理的人,知道这修阴匠惹不起,对我家也算客气。但刘板胡不信这个邪,偏偏经常过来找事儿。
  据说有一次刘板胡和他爹来卓家送货,是一只玉貔貅。本来这活儿只用洗阴即可,但刘板胡处处找茬儿,一会儿说我们收费太高了,一会儿说这修阴就是骗人的。
  这些都没什么,毕竟修阴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了,千不该万不该刘板胡说完又低声嘟囔了一句“不就是折腾死人东西么,装什么装。”
  本来老爷子和我爹脸色已经不好看,一听到他这句话,老爷子把拐杖往地上一敲,胡子都要气的飞起来。我爹更是二话没说,当着刘板胡爹的面就给了他一大耳刮子。

  刘板胡哪里受过这种气,望向他爹求助,没想到他爹什么都没说,看都没看他一眼,又给了他一耳光。
  这两耳光完全把刘板胡给打懵了,他爹上前给我家老爷子和我爹鞠了个躬:“对不住两位,家中犬子没教好,您两位别介意,今儿这活儿您随便出价,我绝没二话。”
  也就是那次以后,刘板胡每次进我家都恭恭敬敬,不过说到底,他怕的是我家老爷子和我爹,并不是我。
  我看他进门赶紧迎上去:“胡爷好,胡爷好,不知道最近在哪儿发财呢?”
  他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了看李大光,一挑眉毛:“怎么,这位是新招的伙计?”
  我还没说话,李大光迎上去嘿嘿笑了两声:“胡爷好,我是来帮忙的,叫李大光。早就听说您了。”
  我咋了咋舌头,这会儿李大光倒是机灵起来,就是这话说的不对,刘板胡在本地名声都臭了,虽说是客气话,那也不能说“早听说您了”。
  果然,刘板胡听完脸色有点难看,我赶紧给他端上一杯茶:“胡爷,今儿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
  刘板胡瞪了一眼李大光,转头对我笑道:“没什么事儿,就是好久没来了,想过来看看你家老爷子和卓大哥,怎么,不在家?”

  我一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要是给他说了实话,等下他再提什么过分的要求,我可不好应付。
  刘板胡看我没说话嘿嘿坏笑两声:“我听说你家除了你好像都去广东了?”
  得,看来他都知道了,我也只能如实相告:“还是胡爷消息灵通,现在这家中的确就我一人。”
  李大光应该也看出了来的这位不是个善茬儿,这会儿已经老老实实的坐在椅子上,一声不吭。
  刘板胡一下放松下来,喝了口茶,贼眉鼠眼的对我说:“卓爷,我听说最近您这儿收了一只扳指?要不拿出来给我瞅瞅?”
  李大光一听到扳指,被茶给呛着了,咳了好几下,就想要起身。我赶紧瞪了瞪他,让他别乱动。
  看来李大光在来之前的确是给好多工友都打听过,不知道哪个缺德的告诉了刘板胡,被他给看上了。这下可不好办了,我估摸着他今天来就是要这扳指来了。
  刘板胡看我不说话,脸色稍微有点阴沉:“怎么,难不成没这会事儿?我可是听的真真切切,听说还是个犀角扳指。”
  李大光屁股在椅子上蹭了蹭,我赶紧陪笑道:“有这事儿,有这事儿,我这儿前些天的确收到个犀角镏子,不过现在活儿已经做完了,东西都还回去了。您要是喜欢这种东西,我给您留留心,下次再有送来的,我通知您一声?”
  刘板胡看我不给面子也不想再客气下去,一拍桌子站起来:“我说卓夫,你别给脸不要脸,你那东西还没还回去我能不知道?今儿我就告诉你了,那犀角扳指我是要定了!”
  我还没说话,李大光蹭的一下站起来:“那东西是我的!”
  我一拍脑门儿,这人也太蠢了。
  刘板胡愣了一下,冷眼看了看李大光,嘲笑道:“就你?穷光蛋一个还能买得起那东西?赶紧回家挣钱给孩子喂奶去吧,别他妈在这儿碍眼。”
  我一听完了,这下算是戳到李大光痛处了,还没等我张嘴说话,就看到李大光红着眼睛攥着拳头喊了一声“草你妈的”扑向了刘板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