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我摇了摇头:“怎么会试路的时候就出问题,以前有这种情况么?”
  石聚叹了口气:“我是没见过这种情况,最多就是在送葬的时候碰到过,但是大部分都被鬼师当场化解了,要说试路被挡在外面,还是头次听说。”
  如果死者的亡魂不能顺利的被送到燕鹅头村,按照侗族人的说法就会变成一只孤魂野鬼,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石聚点了根烟:“卓爷,你见多识广,要不就过去看看?要是真能给出个主意把这事儿给办了,你今年的货我不收你一分钱。”
  虽说修阴也会碰到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但总归是和东西打交道,不是和死人打交道,对送葬这种事情我完全就是个门外汉,所以我当时第一个想法就是看能不能劝张家那小哥过来给看看。
  不过算了算时间,大后天就是老头真正送葬的日子了,就算那小哥肯来,估摸着也是第一次接触侗族的习俗,一时半会儿可能也解决不了。
  现在事儿到眼前了,只能硬着头皮上,总之得赶紧想办法把问题解决了,千万不能影响到今年的货。
  冲石聚点了点头算事把这事儿应了下来,从里屋出来的时候看到李大光索性把他也给带上。
  侗族人所说的燕鹅头村一般不会离公墓太远,我俩跟着石聚走了约莫30分钟,就看到远处一队穿着怪异的人正在路边聚集着谈论着什么事情。

  石聚把我和李大光带到跟前,找到那个鬼师给他介绍了一下我俩,让鬼师把现在的情况说说。
  看得出来那鬼师年纪已经很大了,一路走来身上出了不少汗,浑身都在冒着蒸汽,他擦了擦额头的汗:“今天是试路,本来想着就是抬个空棺过来走个过场,没想到刚才走到这儿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堆白雾,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劲儿,让队伍停了下来,结果就看到……”
  老头欲言又止,石聚让他放心继续说,后者有些微微发抖:“我,我就看到一群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排的整整齐齐站在距离我们大概10米的地方,石少爷,这是鬼拦路啊!”
  石聚听了脸色更难看了,我没听说过什么鬼拦路,倒是刚才过来的时候,那口空棺引起了我的主意。
  我冲李大光使了个眼色,让他跟我去看看那口棺材。他没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棺材,有点发怵。我告诉他别怕,这只是口空棺。
  整口棺材被刷成黑色,我摸了摸,不知道是什么木材做的,应该是本地的木材。让我奇怪的是整个棺身没有一颗铁钉,全都靠榫槽扣合。我招招手让石聚过来,指了指棺材问他这是什么意思。
  原来在侗族丧葬习俗中,棺材切忌用铁钉扣合,据说这样会导致死者魂魄被困在棺材中无法出棺,棺体和棺盖儿的契合必须靠榫槽扣合,扣合处必须用一只杉木,切这只杉木要求枝条匀称,以寓子孙各房富贵均等,无参差不齐之别。
  看来这棺材没什么问题,我又让石聚给我说了说送葬时候别的规矩,我们从别的方面想想看。

  侗族习俗中,在送葬时必须给亡灵开路,以免亡灵迷失方向,变成游魂野鬼。设有灵牌的人家,由长子捧着放置香烛灵牌的米升走在前面,其他亲属秉烛随后,房族和亲戚也随之送葬,妇女只哭送至村外,不去墓地。灵柩要用白布牵引,称拖棺布,大多由女儿奉献。抬棺路上,不能让灵柩接触到地面,否则灵魂就会在该地停留,变成厉鬼作祟。没过一桥,都要在桥头插三支香。在灵柩出门后,家里要留一至亲坐守火塘,称为“守家业”。入殓和安葬都要请鬼师选择良辰吉日来主持法事。
  因为今天只是试路,所以只有鬼师一群人在这,亲属还未到场。
  石聚给我们讲如果发生鬼拦路一般都是因为三个原因,第一,死者生前作孽太多。这一点被石聚否定了,他说老头一辈子虽然没什么钱,也没做过什么大善事,但也算是与人为善,所以根本不会是这个原因。
  第二就是死者生前还有未了的愿望,心愿未了不愿入村。我让石聚想了想老头生前都有什么愿望,他摸着下巴想了半天:“老头以前说的最多的就是让我们几个后辈早点结婚生子,别的也没说什么,不过现在我们也都结婚了,按理来说老头没有什么遗愿未了。”
  第三点,问题可能就出在这送葬的东西上了。
  我蹲下看了看那块儿拖棺布,既然这棺材没问题,那问题肯定出在这块儿布上。拿起来闻了闻,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儿钻入了我的鼻中。
  我招手让李大光过来把拖棺布凑到他鼻子前,他闻了闻就皱起了眉头:“这东西怎么有股腥气。”
  看来不是我鼻子的问题,这块儿布的确有问题,我把拖棺布扔给石聚让他闻一闻。
  他闻了闻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看样子他也闻到了那股味道,凑上去问他:“这东西是谁准备的?”
  “家里二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