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我和哥哥还没有单独处理过这种事情,这次去很有必要给爷爷说一声。来到后院老爷子正坐在椅子上晒着太阳,怀里抱着家中的那只老花猫。我过去打了声招呼,然后把林家的事情给他说了说,老爷子听完眯缝着眼睛道:“那你俩可得给人家给处理干净了再回来,可别丢了老卓家的脸面。”
  我有点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和哥哥还真没底,您有没有什么经验这会儿给我说说,到时候说不定用得到。”
  老爷子嘿嘿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让你们两个臭小子平时只顾着玩,这会刀架脖子上知道喊救命了?”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下巴,没想到爷爷严肃的说道:“要说经验,这一时半会儿也给你说不完,处理这种事情必须得经历的多才能摸清其中的道道来,不过有几句话你得记在心中。”
  “这第一句,修阴是虽然说不上是件善事,但是比起那盗墓的行当咱们也算是与物为善,所以做事儿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这第二句,世间万事讲究一个缘分,不可强求,如果你俩真的找不到原因也不必灰心丧气,只能说明你们还有林家和那镯子的缘分未到,这时候千万不能逞能,一定要让林家把那镯子从哪来的还回哪儿去,以免后患无穷。”
  “这第三句,说难听点这修阴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做封建迷信,不过从老祖宗那儿一辈辈儿流传至今总归有它的道理,所以鬼神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不过对于这中间的东西一定要心存敬畏,切记人在做天在看。”
  “这最后一句”,老爷子说到这儿又把眼睛眯缝起来:“等你做这一行时间久了,遇到的人和事儿多了你就明白了,这世间最可怕的不是什么鬼怪,而是面对着诱惑的人心。但是我希望无论你俩遇到怎样的事情,面对怎样的诱惑都要保住自己的良知。”

  从后院回到里屋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就直奔大堂而去,哥哥看我回来了朝林兵一挑眉毛:“咱走吧?”
  去广西的飞机上林兵稍微给我俩说了一下自家的情况,这林家最早事做木材生意起家,大概二三十年前是林家最强盛的时候,不过俗话说物极必反,林家也同样没有逃过这种命运,当时林兵的父亲估计也是被傲气冲晕了脑袋,在一宗大买卖上做了个错误的决定,赔了不少钱,从此林家势力一落千丈。
  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林家仗着自己家底雄厚,林兵和他哥哥接过家里生意以后做事也是小心翼翼,这几年倒是也挣了点钱,尽管比不上之前,不过在当地也算是个大户人家。
  林兵的哥哥叫林充,和水浒里面那个林冲一个音儿,林兵来这里的这段时间正是他哥哥在家中照顾重病的母亲,他们的父亲在那次生意失利之后也是重病不起,没几年就没了,所以家中的男人也就剩下林兵和林冲两个人。因为从小是被母亲一个人带大,兄弟俩对母亲感情极深,所以林充让林兵赶忙到这边来请我们过去。
  飞机很快就降落到了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出了候机楼林家的人已经恭恭敬敬的等在那里了,林兵脸色阴沉的把我俩请上车,哥哥对我苦笑了一下,现在到了人家的地盘上,就得看人脸色了。
  车子在夜幕中飞快的驰骋着,我没来过南宁,对广西的印象也还是那种地广人稀,经济落后的地区,到了这里才发现虽然比不了北上广,但是夜幕中一座座极具地域特色的建筑在暧昧的灯光下倒也显得别有一番韵味。
  车子开了大概一个小时停在了一座古色古香的宅子前面,我一看到了,也不劳烦林家人开门了,打开车门就和哥哥下了车,这一下车望了一眼宅子才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这门上挂满了白,心里暗叫一声不好,估计那林家奶奶已经走了。
  林兵也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下了车连招呼都没给我们打就直奔屋里,刚进去没多久就听到他在里面悲锵的喊了一声“娘”,然后就传出他悲痛的哭声。
  旁边哥哥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没想到这么快老太太就走了,不知道尴尬的该不该往里面走,我也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身上还穿着一件大红色的外套,总不能穿着这身衣服进去,索性直接把外套脱下来装起来,只穿了一件黑色毛衣和哥哥进了林家的大门。
  一进门就是一间大屋子,屋子正当中摆着一个老妇人的遗像,这个应该就是林家奶奶了。这会儿林兵已经把换上了一件大白袍,哥哥尴尬的看了我一眼又和我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出了门拿出烟盒想点根烟,想了想又不太合适只好收了回去问哥哥道:“看来这林家奶奶病的够厉害的啊,这才几天人就没了。”
  哥哥冷哼一声:“看来咱们这趟是易进难出了,本以为没什么大事儿,没想到才几天就出了人命,咱俩要是查不出来个子丑寅卯来怕是出不了林家的大门了。”
  说话间林兵已经从屋里出来了,脸上阴云密布,看了看我俩冷冷的说道:“务必请两位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完也没招呼我们的意思就转身往里屋走去。
  我吐了吐舌头,说起来这林兵还算是客气的,要换做别人估计早把我们哥俩绑起来直接活埋给他妈陪葬去了。
  反正现在情况已经这样了,破罐子破摔吧,我倒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和哥哥两个人拉着行李在林家院子里绕了一大圈儿也没发现哪间是客房,刚准备找个人问问旁边哥哥一拉我的胳膊低声道:“这里不对劲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