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半个小时后,我,李大光,石聚和他二叔石齐到了石聚家的里屋。本来没准备把李大光带上,毕竟这件事儿算是石家的“家丑”,太多外人知道也不好。无奈禁不住他的软磨硬泡,只能把他也叫上。
  大伙儿坐齐,石聚从柜子里找到那条有问题的拖棺布一把扔在石齐脸上:“你怎么说?!”
  后者把布拿开,脸上没有一点气愤的表情,面无表情。
  我看石聚这样问他怎么会说,上去客客气气递给石齐一支烟:“石大哥,这拖棺布的事情相比石聚也给您说了,当然也可能是我们想错了,要不您给我们说说怎么回事?”
  这种时候要给对方台阶下,否则他面子上也下不来。
  没想到石齐看都没看我一眼,接过烟点上:“这关外人什么事儿?”
  这话呛的我很难受,他说的的确没错,我在这儿的确不合适,没等我想好怎么回答,李大光噌的一下站起来:“我说这位兄弟,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们小卓兄弟再怎么说也帮了不少忙,要不是他你家老爷子能安安稳稳去那个什么什么村头?怎么说那老爷子也是你爹,怎么能干出来这种事情!”
  我心里有点吃惊,没想到李大光还能一口气说这么多字儿,他说完坐下来,还不忘朝我挤眉弄眼。
  我戳了戳石聚,意思让他别那么冲,好好问,估计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他应该也明白我的意思,站起来朝石齐鞠了个躬:“二叔,我叫你一声二叔,现在老爷子也安稳下葬了,我就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石齐这次抬起头盯着石聚看了很久,叹了口气:“记得你那个夭折的三叔么?”

  四十年前,尚重镇。
  是夜,老石家里屋,一位中年男子和一个老头儿正站在床边,床上躺着个约莫有10岁的小男孩儿,看的出来男孩儿病的很重,脸已经烧的通红,额头上冒着一层层细细的汗珠,嘴角在不停抽搐,老头翻了翻他的眼皮,男孩的眼珠正不停的向上翻着。
  “唉。”老头叹了口气没说什么,背着手坐到边上椅子上。
  “这可怎么办?那药已经吃了一个多月了,怎么一点都不见好?您快给再拿个主意。”中年男子着急的问道。
  “看这情况,莫不是给什么脏东西给缠上了。”老头看起来很疲倦,不知道这已经是第几个未眠之夜了。
  中年男子愣了一下,鬼师说的话在他心里分量很重:“那该怎么办?”
  鬼师揉了揉太阳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那边孩子又开始呻吟起来,最初还是正常的孩童声音,接着越来越奇怪,到最后听起来居然像是一只恶鬼在阴笑。
  老头皱了皱眉:“把蛇草汁拿来。”
  中年男子很快出了屋子,没一会儿又端着一碗绿色的汤汁进屋,老头接过碗,把汤汁一点点给男孩灌了进去。
  男孩儿喝了以后逐渐安静下来,又睡了过去,中年男子望着床上的孩子,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石老爷,”老头似乎想了很久,终于开口说道:“我倒是有一土方,可治少爷之病,只是……”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轻轻摇了摇头。
  “您但说无妨。”
  老头努努嘴,从嘴里别挤出两个字:“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