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中年男子愣在原地自己嘀咕道:“替命……”
  替命之说,他只从长辈那里听说过。据说这是因为百鬼无法投胎轮回,只能附于活人之上来尽其死前心愿,因孩童体质赢弱,常被恶鬼附身,要解此症,替命为上。
  取同胞止血与孩童之血相融,意将恶鬼引至同胞之身,再活取同胞之眼,令其失血而亡,取其眼意为去其光,令恶鬼无法逃离肉身,待孩童失血而亡后将恶鬼困于死尸之内,再用明火烧尽,即可除尽。
  同胞之血,必须为一奶同胞之人。床上躺着的是石老爷的大儿子,也就是说要用此替命之法,二儿子和小儿子必死一人。
  在那个年代,长子在家中的地位不言而喻,长子夭折,暗意此家家运即将衰败,人丁不旺,直至无人可继家姓。
  老头说完拍了拍石老爷的肩膀:“听天命。”说完只一声叹息离开房中。
  石老爷端坐在屋中直至天亮,待东方日升才起身看了看床上熟睡的大儿子低声道:“听天命”,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尽人事。”
  三天以后,传石家老三溺死河中,按照族人规矩,溺死之人火葬为先。
  一周后石家老大从病床上醒来,逐渐能下地走路,身体渐渐恢复。
  石齐说完,房间里再也没有人说话,只剩下沉重的呼吸声。
  他站起来拍了拍石聚的肩膀:“我走了,以后不会再回来了。”说完转身离去,屋中只剩下我们三人。
  三天后我和李大光准备离开尚重,石聚把我们送到镇口第一次和我握了握手:“谢谢。”
  我没说话,只对他笑了笑,希望他将来一切都好。
  回去的飞机上李大光问我替命之说到底是不是真的,我没说话,问他怎么想的。

  他摸了摸脑袋:“我没啥文化,也说不上是真是假。只不过当时石聚他爹也在喝那个蛇草汁,说不定是药物的作用让他恢复的呢?这样一来岂不是那孩子就白死了。但那鬼师又说了必须要替命才行,”说着好像又觉得不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了。”
  我望着他笑了笑:“不知道就对了。”
  “鬼神之说,信则有,不信则无。”我想起来家中老爷子给我说的这句话,我不好说世上到底有没有这东西,只觉得如果当时石聚的父亲不去相信鬼师的话, 而是在第一时间把小孩儿送到大医院,说不定自己的小儿子就不用死。但他既然选择相信了鬼师的话,则必须为此付出必要的代价。
  这生死之差,常常就在一念之间。世间鬼神,大多出自于人心,作祟于人心,也终结于人心。
  李大光看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碰了碰我:“你们这行当是不是经常碰到这种事情?”
  我没回答,笑着问他是不是还愿意干这行。他想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愿意,能挣钱就行。”
  如果世间所有人心思都像他这么单纯该有多好。
  飞机降落时正直中午,两个人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往家走去,贵州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现在回去还要想办法怎么对付刘板胡。
  刚到街拐角就发现屋前大门居然开着,我心里暗喜,难不成老爷子他们回来了?
  李大光皱着眉问我是不是遭贼了,我说不可能,哪有这么不长眼的贼到修阴匠家里偷东西。
  到了门口才看到父亲正坐在大堂之中,我一看大乐,果然是他们回来了,拉着李大光进屋喊了一声爹,刚准备给他介绍介绍李大光,父亲一抬头,我才看到他眼中布满了血丝,无比的疲惫,脸上尽是悲凉。
  我心理咯噔一下,难道被我猜中广东那边真出问题了?
  没等我张嘴问什么,父亲看着我声音中充满绝望道:“把门关上,我有事儿给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