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二十六:卓,拙
  我看他神情严肃,肯定是有什么大事儿,转身将门关上,把李大光打发到里屋去。
  刚在椅子上坐稳,父亲猛然道:“你爷爷死了。”
  我整个人僵在那里,感觉舌头都麻了。就那样扭头愣愣的看着父亲,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他没看我,闷闷的喝着茶,好像这件事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我感觉想哭,但是没有留下一滴泪。
  听说人在最伤悲的时候是不会哭泣的,所有的悲伤都在心头,尽管没有泪,但是别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人在哭。
  “你哥哥也走了。”父亲继续道,声音里还是没有任何感情。
  我被压垮了,被这最后一根稻草。
  脑袋里一片空白,尽管他们当初走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只是没想到结果居然变成现在这样。
  “为什么?”我脑中只有这三个字儿。
  他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别问了。”
  “为什么?!”我有点狂躁起来,从一开始他的态度,到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好像我不是卓家的人一般。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声音越来越大,想要掀开房顶一般。
  吼了好几声已经有点声嘶力竭了,父亲冷眼看着我,待我停下来轻声道:“收拾收拾东西,搬家。”说完站起来就往里屋走。
  我一步跨上去拉住他:“为什么?”
  父亲眼中只剩下绝望,甩开我的手:“别问那么多,照做就行了。”

  我心里的火蹭一下就上来了:“我不是卓家人么?爷爷怎么死的?哥哥去哪儿了?这些事情都和我没关系?广东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打算瞒我一辈子?!”
  我不知道当时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只觉得这几句话吼的我头皮都在发麻。
  父亲看了看我,叹了口气指了指椅子:“你先坐那儿。”
  “本来这件事情我和你爷爷都说好了不告诉你和你哥哥,没想到广东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他表情很纠结,似乎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我。
  我没接话,只是直勾勾的盯着他。
  “你知道咱家干这行当有多久了?”
  “不知道。”具体时间我还真不知道,只是爷爷告诉我他太爷爷那时候,老卓家就已经在修阴这行内了。
  “八辈儿,到你爷爷那辈儿,第八辈儿。”父亲伸出手比划了个八。
  “这和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关系?”
  “咱卓家不是本地人,是从陕西来的。”父亲仰着头,好像在回忆什么事情:“而且咱家最初不姓卓,姓张。”
  “张?”我惊了一下,家姓这种东西怎么会随便改?
  “卓字,音同拙,是为了提醒所有后辈不要忘了当初的那件事情。”父亲眉头皱起来,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什么事情?”
  父亲深深叹了口气:“夜狸猫。”
  陕西秦岭山底,张家村。

  村庄中零零碎碎散布着十几户人家,平常日子里村中倒也安慰无事,直到每年“鬼节”,村中人却一下多起来。
  陕西张家村,在那个年代,在西北地区代表着“鬼村”。
  倒不是这村子里有什么鬼怪,而是这村中的人大都从事这和丧葬事宜相关的事情,其中就包括修阴匠和送魂人。
  整个村子因为在秦岭范围内,常年阳光照射不足,再加上地势偏低,在外人看起来村子显得十分阴森。久而久之这村子就被外人称为“鬼村”。
  本来是个宁静的村庄,直到1987年发生的一件事情打破了几百年来的宁静。
  当时正值全国古墓发掘高峰期,官方和非官方的盗墓活动在全国各地遍地开花,加上陕西古墓众多,不时的有有钱人带着东西来到张家村,交给村东头的老张头儿。
  村东头的老张头是村子里年纪最大的修阴匠,虽说还有其他几家也做着相同的工作,但时间都不长。据说当年送来的东西是从陕西一个不知名古墓中挖出来的玉蟾,刚送来的时候通体血红,十分扎眼。
  老张头做这行已有50多年,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品相的货,送来这东西的人在本地有点势力,这活儿也不能不接。
  老张头抽了两袋旱烟,转身朝屋里的鲁班象拜了拜:“祖师爷在上,但求保佑万事顺利,灾祸退避。”
  说完招呼一家老小准备洗阴的东西。
  那次整整洗了一个月,用尽各种办法,终于把那扎眼的血红洗去,洗出一只通体白润的玉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