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二十七:李大光的故事
  他嗯了一声:“我还是想跟着你干。”
  “刚才你在后面也听到了,我家不准备干这行了。”我敷衍了他一句。
  李大光脸色暗淡下来:“我还以为只是说说……”
  我有点别扭:“李大哥,出膀子力气哪儿都能挣钱,你没必要非要跟着我干。”
  他叹了口气递给我根烟:“家里儿子等着上学的钱,而且……”
  我看他好像有什么难言之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李大光点上烟,给我讲述了他的故事。
  1972年,李大光出生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新蔡县连村镇塘埂村,出生的时候家里算上他一共四口人,除了父母还有奶奶在一起住。
  新蔡县是著名的贫困县,塘埂村则是这个贫困县中的贫困村,那时候李大光家所有的财产就是2亩地和一头老黄牛,奶奶常年卧病在床,家中四口人都指着那2亩地活着。
  原本所有村儿里人都差不多是这种情况,可问题就出在李大光他爹身上。
  李大光他爹叫李成,从小就不是个好东西,16岁那年把邻村儿的王秀梅肚子搞大了,这种事情在当年可是特别伤风败俗,特别是女孩儿,一旦出了这种事情,自杀的都有。
  两村儿人为了这事儿闹的沸沸扬扬,李大光的爷爷被气的活生生背过气去,不到40就没了。奶奶觉得王秀梅可怜,把家里仅存的一点钱拿出来让李成把女孩儿给娶了回来,也就是李大光的母亲。

  原本靠着李大光父母和家里那亩地,也能勉勉强强养活四口人,但李成是个好吃懒做的人,从来不做农活,而是到镇上给人做做小工赚点钱,从来没往家里拿一分钱。
  但家里的地不能就这样荒着,王秀梅一个女人把整个家扛到自己肩上,白天去地里务农,晚上还得回家照顾卧床的婆婆。
  王秀梅不同于一般的农村妇女,硬是靠着自己省吃俭用的一点钱拿出来让李大光去隔壁村上了小学,那时候她经常摸着李大光的小脸蛋嘱咐他要好好读书,以后走出这村子。
  就这样一个家,最后还是毁在了李成手里。
  李成有两个毛病,一个是喝酒,一个是打老婆,通常这两个毛病都一起犯。
  那时候李成每个月只在家待2到3天,每次回家都是酒气冲天,那会儿李大光才6,7岁,经常半夜被家里东西摔碎的声音吵醒,好几次他悄悄躲在门后,透过门缝看到父亲不停的抽着母亲耳光,不时的还在她肚子上踹上一脚,而母亲则咬着嘴唇,一声不吭。
  最糟糕的一次是有天晚上李成喝的特别多,平时只是对王秀梅拳打脚踢,这次却直接抄起了菜刀。满屋子都是自己母亲恐怖的尖叫声,李大光捂着嘴巴蹲在门后,不让自己叫出声。
  李成像疯了一样,抓着王秀梅的头发就往墙上撞,撞了几下她就坐在地上彻底站不起来了。
  李成拉起她的右手放在桌子上,一刀把王秀梅的小拇指给剁了下来。眼前的景象和自己母亲的惨叫让李大光彻底崩溃了,他打开门冲出去一下抱住母亲,后者已经给疼晕了过去。李大光摇了半天看母亲也没反应,转身又扑倒李成身上,小小的拳头不停的捶打在自己父亲身上。

  李成像提溜东西一样把李大光仍在地上,举着刀恶狠狠的向他走去。
  李大光想起来自己听过的鬼故事,眼前的李成就像是故事的恶鬼一般,根本不是自己的父亲。
  最后还是奶奶哭着从床上摔下来抱住李成的腿,李大光才趁着这几秒钟功夫跑出了家门。
  村中夜里很冷,李大光只穿着单薄的衣服,在村头那棵大槐树底下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悄悄溜回了家。
  李成已经不在家中,奶奶还是像往常一样坐在床上留着眼泪,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作孽啊,作孽啊”。母亲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右手缠着白纱布,看到李大光回来问他饿不饿。
  李大光摇摇头,跑去厨房翻出来几个馒头给了奶奶和母亲,王秀梅接过来抱住李大光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
  李大光眼泪哗的一下就出来了。
  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很大,李成当时扭曲着脸拿着刀的样子一直没从他脑中消失,也就是这件事情之后,李大光慢慢变的不爱说话,胆小怕事,甚至有点自闭。
  后来每次李成回家,李大光都找各种借口不回家,就算回家了也像是躲瘟神一样躲着自己父亲走。
  本来就是如此摇曳的一个家,最终在李大光10岁的时候,王秀梅的死成了压垮这个家的最后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