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李大光讲完他的故事就没再说话,只闷闷的抽着烟。我想起来2009年北京的董珊珊。董珊珊因为家暴曾经八次报警,为了躲避家暴曾到出租屋中避难,也曾经上诉控告丈夫要求离婚。最后警方没能拯救她,出租屋没能拯救她,司法系统更没能拯救她,2009年10月19日,26岁的董珊珊因家暴致死,她丈夫被判刑有期徒刑6年。
  一个26岁的生命的逝去,换来的是施暴者的6年有期徒刑。
  重男轻女,这一观念至今在某些人脑中还是根生蒂固,妻子被家暴致死,丈夫最高判7年,但若妻子反抗家暴导致丈夫死亡,就以“故意杀人罪”论处,最高可判死刑。
  我无力去追责到底是法律本身的问题,还是制度的问题,抑或是执行力,社会观念的问题,我只知道李大光如今所有性格上的缺陷,某方面来说都是他小时候的经历导致。
  但这世上又还有多少个李大光呢?
  我把烟掐灭,冲李大光点了点头:“行,以后咱一起干。”
  第二天中午吃完饭父亲出去说要办事,我坐在屋中发愁怎么劝他继续做修阴,怎么告诉他收李大光为徒的事情。
  直到快晚上的时候父亲才从外面回来,刚一进屋就把门从里面反锁,一脸阴沉的招手让我过去。
  我看他这脸色难不成又出了什么事情,就看他从怀里掏出个物件塞到我手里,我看了倒吸一口冷气,那东西居然又是一只玉蟾。

  二十八:三脚玉蟾
  又是玉蟾。
  这只不同于故事中那只通体红色的玉蟾,眼前这一只白润透明,是一只三脚玉蟾。
  父亲脸色有点发白,我忙把他搀到里屋,问他这东西怎么来的。
  尽管屋外寒气逼人,但父亲额头上却布着一层细细的汗珠,双手都有点颤抖。我递给他一杯热茶,让他暖暖身子。
  喝完茶父亲脸色才好点,原来那只玉蟾是他刚才回来的时候在门外发现的,那东西当时就安安静静的躺在门外。
  “阎书华”,我想都没想就把他的名字给喊了出来。
  接下来的20分钟我把鬼面疹和鬼胎的事情给父亲说了说,他听完也皱着眉头:“难不成阎书华是当年阎家老三的后人?”
  我点点头:“肯定是,要不他为什么千方百计的要来谋害我,还说要什么书。”
  “书……”他轻轻嘀咕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看他不在说话,把玩起桌上的玉蟾来。
  古人对于蟾蜍最早的崇拜属于生殖崇拜,因为蟾蜍能一蟾产多子,这一点从考古发掘出来的上古器皿上雕刻的蛙纹饰就能看出来。
  后来这种崇拜感渐渐从生殖崇拜转向为长生崇拜,因蟾蜍有冬眠习俗,古人认为它们能够生而后死,死而后生,羡慕不已。

  蟾蜍符号还是某些少数名族的图腾,像纳西族古时候崇拜青蛙,东巴经典称它为“黄金大蛙”,民间传说称智慧蛙,壮族的先民曾以青蛙作为图腾,并有“蛙拐节”和祭祀青蛙的活动。在民间传说中蛙是雷神之子,是行云布雨的使者,所以多认为祭祀蛙神可以求的风调雨顺。在中国古代传说时代曾发生过特大洪水,经过了大禹治水后才进入了文明时代,传说蛙纹于远古治水神话有关,祭蛙求雨是盛行于远古时期的一种祭祀习俗。
  蟾蜍虽然长相丑陋,但生命力顽强,能够承载相当于身体十倍,二十倍的“神力”,因此古人认为蟾蜍具有灵性,并且和天上盈转缺又转盈的月亮联系起来。汉代月亮画像中伏着一只蟾蜍,古人认为月亮中的蟾蜍和人世间的治乱关系密切,正如元弘抄本《五行大义》卷四纸背记《河图》中写道的:“蟾蜍去月,天下大乱。”
  古人以为月宫中嫦娥,桂树,吴刚,玉兔,蟾蜍。汉人张衡在《灵宪》中写道:“羿请不死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之已奔月…嫦娥遂托身于月,是为蟾蜍。”因此蟾蜍和嫦娥于不死药挂上了钩。《抱朴子内篇》介绍不死药有五种,称“五芝”,其中“肉芝”就是“万岁蟾蜍”头上的角,法力在灵芝之上,是长生不老的仙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