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二十九:海蟾
  屋外蟾蜍的叫声越来越近,我从床上爬起来跑到父亲房间门口,正碰到他从屋里跑出来。
  “听见了么?”他一边穿着衣服一边问我。
  我点点头:“这事儿有鬼,都快入冬了,怎么会突然冒出来这么多蛤蟆。”
  他想了一会儿摆手让我先去检查窗户和门有没有关好,外面天气冷,这些东西肯定冲着有热源的地方钻。
  我转身跑到李大光房间门口,他正平平展展的躺在床上打着呼噜。摇了半天才把他摇醒,让他陪我一起去检查门和窗。
  李大光打着哈欠问我是不是家里遭贼了,大半夜的检查什么门窗。
  我让他仔细听屋外的声音,李大光竖着耳朵听了半天皱着眉问我:“是不是蛤蟆叫呢?听声音还不少。”
  走到窗前我打开窗户让他看了看,外面一片淡蓝色的闪光,蟾叫声此起彼伏,在月光下显的十分诡异。
  他打了个寒颤,声音有点颤抖:“哪来这么多蛤蟆啊?不都要入冬了么,它们不是应该冬眠了么?”
  我摇摇头说不知道,两个人把窗户和门都关的死死的,李大光有点害怕:“它它它们不会进来吧?”
  我没理他,回到大堂的时候父亲正抽着闷烟,我上去自己点上一根又扔过给李大光一根问道:“我看那东西不像是一般的蛤蟆,没见过。”
  父亲叹了口气:“那东西叫海蟾。”
  “海蟾?”我嘀咕了一句,没听过这东西。
  李大光一拍脑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想起来了,那东西我前些年在南方打工的时候见到过,叫海蛤蟆,特别毒。”
  父亲听了点点头:“海蟾毒性很大,基本上碰到就死。”
  李大光听了脸色有点难看,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见他脸色有变就问怎么了,他摇摇头说:“那东西邪性的很,千万别碰。”

  前些年李大光刚从农村出来的时候邻村刘麻子带着他到了南方,说自己有亲戚在那里,可以找点挣钱的活儿做。
  刘麻子口中“挣钱的活儿”其实就是帮渔民拉网。那些年南方沿海的渔民很多靠打渔赚了点小钱,后来渐渐的自己只去撒网,拉网这种体力活就靠雇来的人干,不需要什么技术,就靠两膀子力气。
  李大光倒也不介意,毕竟每天有50块钱工钱,一个月下来就是1500块,快赶上村里小半年的收成了。运气好了还能到雇主家里蹭顿鱼头火锅,省一顿饭钱。
  所以两个人也不嫌弃活脏,干活卖力气,几个月下来攒了不少钱。
  后来那位雇主越做生意越大,后来干脆承包了一小片儿地方养点海产品,让李大光和刘麻子两个人照看着,每天不用再卖力气,工钱涨到70一天。
  李大光很满意,干的也用心,可那王麻子不这样想,经常在李大光跟前抱怨雇主太抠,每年挣那么些钱都不愿多给自己一点儿,资本主义汗里留着的都是工农民的血。
  刘麻子的话李大光也只是听听,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就是穷人命,现在活儿也轻松,自己挣的钱除了给家里寄去的还能留下点,日子过得也清闲。
  后来有一次雇主请两个人去家里吃鱼头火锅,李刘二人长在中原,南方的鱼头火锅吃第一次就上瘾了,远远的能被鱼香味儿给勾引出哈喇子。
  几个人在家中海吃了一顿,酒席间雇主说出了这次吃饭的主要目的,他准备再包一块儿地方继续搞养殖,手上流动资金不太够,李大光和刘麻子两个人现在只能留下来一个,另外一个先辞退,等到第二个养殖场搞起来了再请回来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