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李刘二人平时干活怎么样这位都看在眼里,雇主更倾向于留下李大光,拍着胸脯给刘麻子保证几个月后养殖场开起来了再把他请回来。
  刘麻子当然不愿意了,凭什么两个人一起来的现在只留下一个。但对方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自己也不好发作,只能默默的喝着闷酒。
  吃完三个人喝的都有点多,雇主也就把两个人留在家里过夜。半夜李大光起夜的时候才发现对面床上的刘麻子已经不见了,他悄悄的跑到客厅中,就看到刘麻子半蹲在雇主那个玻璃柜前。
  那个玻璃柜儿里面养着一只通体金色的蛤蟆,雇主经常在两个人面前夸这东西多么贵重,海蛤蟆在中国根本没有,是他花了大价钱从国外买来的。刘麻子也经常在李大光面前说自己十分喜欢那蛤蟆,刘是个迷信的人,蟾蜍本来就是吉祥之物,更何况这只通体金色,要是养这么个东西必定富贵滚滚来。
  现在刘麻子要被辞退了,难不成想要顺带着偷走这只海蛤蟆?李大光想要去阻止他,无奈脚下一步都走不动。懦弱再一次占据了上风,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李大光打着哈欠就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李大光一睁眼才发现刘麻子居然还躺在床上,他有点疑惑,偷了那么值钱的东西还不走,躺这儿等着被抓呢?
  李大光起身想要去把刘麻子摇醒,走到跟前看到他,头皮一麻,裤子差点湿了。

  刘麻子大睁着双眼躺在床上,脸上长满了那只金蛤蟆身上的那种黄疙瘩,就连眼球上都有几处黄色的斑点。几个大点的疙瘩已经破了,流出浓稠的黄色液体,腥臭无比。
  李大光颤颤巍巍的把被子掀开,刘麻子只穿着一条内裤,浑身上下长满了那种疙瘩,更恐怖的是在腹部几个黄色的疙瘩形成了一只蛤蟆眼睛的模样,死死的盯着李大光。
  他嗷的一嗓子就叫了出来,喉咙一痒转身就吐了起来。
  尸检报告中说刘麻子是中毒而死,那只海蛤蟆学名叫海蟾蜍,又叫甘蔗蟾蜍,是原产于中美洲以及南美洲的一种陆生蟾蜍。身体会分泌有剧毒的液体,沾上基本就是死路一条。
  后来雇主因为这件事情要赔不少钱,刘麻子村里人还专门跑到这边哭丧,生意也做不下去了,李大光也就没有继续在那里做活。
  直到现在李大光都没有弄明白,他清清楚楚记得头天晚上半夜刘麻子是蹲在那个海蛤蟆前面想要偷走它,为什么第二天却死在了床上。现在回忆起来刘麻子死的那天,李大光还特意去看了看那只海蛤蟆,它安安静静的蹲在玻璃那头,咧着嘴好像在不怀好意的笑着一痒。刘麻子腹部那只蛤蟆眼睛意味着什么,还是只是个巧合?这些事情李大光至今没想明白。

  “你刚才说这东西中国没有?”我抽着烟问他。
  “原产地不在咱们这儿,就算有,也是人为养殖的。”父亲回答到,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那没错了,这会儿本来是蟾蜍进入冬眠的时期,不可能一下突然出现这么多,再加上如果是人为养殖,肯定就是把只玉蟾放在我家门口那人所为。
  “那些东西不会进来吧?”李大光结巴道。“咕咕”声已经到了门外,偶尔还有一两下撞击门窗的声音。
  “不会,这东西再怎么多,也不至于冲进来,估计就是咱们这儿暖和,等下我把后屋的炉子去灭了,等白天太阳出来了应该就散了。”我摇着头回答他。
  李大光听了一下放松下来,坐到椅子上眯缝起眼来,没一会儿呼噜声又响了起来。
  我看他睡着了,轻声问父亲那个玉蟾会不会和之前那件事情有关系。
  他点点头:“我估计就是当年阎家人做的,但不知道是为什么,那件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难不成最近几年才找到咱们?”
  门外的撞击声频繁起来,我被吵的有点烦躁:“也不会这几年才发现咱们吧,咱家干修阴这行也有点名气,要有心找肯定早发现咱们了,可能最近才直到咱们就是原来的张家。难不成是以前的哪个主顾?”
  “以前的主顾?”父亲抽着烟回忆起来,“咱家以前可没接过姓阎的主顾,当然当初报的可能也是假名,不过那件事情可是除了咱家的人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