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那就不对了,怎么会突然间就被人盯上了呢?我印象里自家做活儿也没得罪过什么人。
  想了一会儿也没个结果,门外的撞击声倒是越来越响,我转身到后屋把炉子熄了,连暖气阀门都给关了,屋子里一下冷起来。
  李大光打了个喷嚏醒了过来,紧了紧衣服迷迷糊糊问我怎么变冷了,我给他抱出来床被子裹上,没一会儿就又睡了过去。
  我和父亲两个人都抽着闷烟不说话,这事儿实在太奇怪了,怎么都想不明白。刚坐了一会儿就听到“哐当”一声,好像是后院门被狠狠撞了一下,我心里一惊,难不成外面那些东西还真给撞进来了?
  跑到后屋看了看,铁门被撞开了一条缝隙,有几只肥大的海蟾正扭着肥大的身体卡在门缝中。我拿了根铁棍子把它们捅出去,将铁门紧了紧。
  回到里屋觉得奇怪,问父亲道:“好像不对啊,我都把热源给关了,它们怎么还拼命往屋里挤?”
  父亲在思考别的事情,被我一说才反应过来,这会儿屋外的撞击声已经越来越响,几扇旧窗户眼见着就要被撞开。
  他脸色惨白:“这海蟾耐力及其好,要是它们想进来,估计这几扇窗户还真拦不住。”说着扭头问我是不是把所有发热的都给熄了。
  我苦笑了一下摆了摆手上的烟:“除了这个都熄了。”
  父亲脸色越来越难看:“不行,这样下去迟早要完。这屋子里肯定有什么吸引着那些海蟾的东西。”
  我摸了摸脑袋,能吸引冬眠动物的东西无非就是温暖的环境,现在屋子里都快把人鼻涕冻出来了,也没什么热源啊。难不成是我们思考的方向错了,问题不是出在温度上,而是……
  我一拍脑门冲父亲道:“那只玉蟾有鬼。”

  三十:中毒
  我把玉蟾拿出来放到桌子上,隐约闻到有一股奇特的香味儿从玉蟾上散发出来。
  “刚拿回来的时候没味儿啊。”我看了看父亲,他明显也闻到了那股味道,皱着眉不说话。
  我和父亲都没动过玉蟾,难道是李大光?
  父亲也把目光移到李大光身上,这东西不会无缘无故变成这样,应该有人动过手脚。
  我把李大光摇醒,他揉着眼睛问我那些蟾蜍走没走。
  父亲把玉蟾放到他鼻子前,李大光吸了一口清醒了过来:“啥玩意儿这么香?”
  “你动过这东西没?”父亲严肃的问道,其实我觉得他应该没动,如果那个刘麻子的故事是真的,李大光肯定不会再碰这玉蟾。
  李大光没明白现在什么情况,拍着脑袋一脸疑惑:“没啊,我动那玩意儿干嘛,邪性的不行,躲都躲不及。”
  我冲父亲点了点头,李大光应该没动过。
  父亲把玉蟾放下叹了口气:“那这味道哪来的,屋外的蟾蜍肯定是被这味道吸引的才会拼命往屋里挤。”
  李大光把鼻子凑到玉蟾边上又仔细闻了闻把眉头皱起来:“这味道像是海蜈蚣烧焦了的味道。”
  “海蜈蚣?啥玩意儿?”我没去过海边,对于海里的东西可以说一窍不通。
  李大光摇摇头:“就是海蜈蚣,长的像蜈蚣一样,一米来长,以前在南方的时候有人把这东西烤焦了吃,香味儿有点和这个相似。”
  父亲好像想起来什么,让我赶紧把后屋的炉子点着,先让屋子热起来。
  热起来?外面那些东西不是得更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