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我看父亲神情严肃就没打算再问,转身把炉子点着,暖气阀门打开。回到大堂问了问父亲干嘛要把屋子弄热。
  他摇了摇头:“如果这东西真的是海蜈蚣的香味儿,那麻烦可就大了。”说着抬头看了看我和李大光:“你俩想想,咱们都没人动过这东西,为什么这香味儿会突然冒出来?”
  “你的意思是,温度?”我好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对,屋子一冷下来这香味儿就会散发出来,海蜈蚣的香味对于海蟾有强烈的吸引力,所以它们才会变的更亢奋。”
  这人可真够阴的,现在的情况屋内的温度和海蜈蚣的香味儿都是吸引海蟾的因素,而两者又相矛盾。看父亲的神情他更倾向于先让屋子热起来。
  “那海蜈蚣到底是什么东西?”我还没听说过那个动物自带体香的。
  海蜈蚣学名叫博比特虫,是一种外形类似蜈蚣的海洋生物,遍布于全球所有温暖的海域。一般都潜伏在海底,用自身的“咽头”捕食,通常会将猎物撕成两半进食。
  近些年有些南方人从国外买来这些物种养殖,因为外形神似蜈蚣,所以被人称为“海蜈蚣”,养殖过程中渐渐发现这些生物在寒冷的环境内会分泌出一种特殊的液体,并且散发着奇特的香味儿,据说还有些人提取这些液体来制造新型的香水。

  至于为什么海蟾会对于这种香味有独特的爱好,父亲说他也不知道,不过据他推测,也可能是人为训练的,就像现在训练宠物狗一般,完全可以将海蟾训练成对于这种香味具有依赖性的动物。
  屋外的撞击频率虽然低了点,但是撞击力度一点没小,就算这香味消散了,估计也就多撑个把小时。
  李大光也意识到了现在什么情况,擦了擦额头的汗:“那那我们现在怎么着,总不能在这等死吧?”
  我脑袋转的飞快,一下就想出来很多个办法,要不把屋内热源全都关掉,等到香味浓郁了以后把玉蟾给扔到远处把海蟾引到别的地方;要不就先把这玉蟾扔了,点几个火把把门外那些东西引到其他地方。不过这两个办法都有个致命的地方,无论是用香味还是温度,都需要人去吸引那些海蟾,动作稍微慢一点可就要被海蟾沾身。
  要不就等到天亮了,看外面温度起来以后那些海蟾会不会散去,问题是现在时节已经快要入冬,大西北冬天来得早,就算到明天中午温度也不会太高,更何况照现在的情况,我们能不能撑到天亮都是个问题。
  父亲也在旁边抽着闷烟不说话,李大光看我俩不理他,急的满屋子转圈儿,不时的到窗边看看外面的情况。
  我被他走来走去弄的有点烦,让他消停点,有这力气不如坐下来想想办法。

  没想李大光这会儿已经被吓的丢了魂,整个人疯狂的在屋子里手舞足蹈,好像是中邪了一样,大声嘶吼着什么我不想死啊,大罗神仙快来救命啊这类胡言乱语。
  我站起来想让他安稳下来,父亲伸手把我拦住:“等会儿,再看看。”
  我仔细看了看李大光,渐渐发现了不对劲儿的地方。他虽然说整个人面目狰狞的在房间里手舞足蹈,但我隐约看到他眼睛在向上翻着,说话的同时嘴巴不自然的抽搐着。
  看了几秒钟我一下反应过来,这他娘的不是中毒了吧?
  父亲点点头,到洗阴房中取了些解毒的东西,挑了半天递给我一瓶东西让我给李大光灌下去。
  就这一会儿的功夫没看住,李大光已经整个人撞到了窗户上,这一下把窗户挤开一条缝隙,一只海蟾立马钻了进来。咕咕两声直扑李大光面门。
  我一看心都悬起来了,这一下要是碰上可就要了亲命了,父亲两步跨过去一脚把李大光踹到一边,扭头冲我喊道:“快找东西,把这只海蟾弄起来,先别弄死。”
  赶忙跑到后屋翻出来一个大玻璃罐儿,回到大堂的时候看到父亲已经把李大光给敲晕了,自己正发出着声音吸引那只海蟾的注意。
  我先过去把窗户上的缝隙堵上,然后悄悄凑了上去,父亲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看准时机下手。
  父亲不停的打着口哨一步步把海蟾往墙角引着,等到自己背靠墙角了嘭的一下点着了手中的打火机,在海蟾面前晃了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