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那虫子虽说有5公分大小,但是要弄这么根儿绳子绑住,也不是简单的事情。看来这人还真费了不少力气。
  这会儿李大光也渐渐清醒过来,打了个哆嗦:“怎么了?蛤蟆走没走。”
  我看他说话已经没问题了就上去问他感觉怎么样。
  “我咋感觉这么累呢,”说着他拍了拍自己肩膀,“我刚才睡着了?”
  得,看来是完全不记得了。
  我没敢告诉他之前中毒的事情:“没事,你刚才梦游呢。”
  “梦游?”李大光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这毛病。”
  我没理他,扭头继续看刚才那虫子。李大光凑过来看了看打了个冷颤:“那是个啥玩虫子,这么大个儿。”
  那青蚂蚁刚才那一下摔的够呛,这会儿也缓过来了,迅速就爬向了李大光。
  这虫子虽小,但毒性太大,况且还是个青色的,如果现在被毒素沾身,怕是有生命危险。
  刚想要开口提醒李大光躲开点,没想到他看了看跑来的青蚂蚁,脚一伸就要踩上去。
  父亲张着嘴“别”字儿刚出口,李大光已经“咚”的一声把那虫子给踩了个稀巴烂。
  这么一只肥虫,淡黄色的体液溅的到处都是,一股浓烈的腥臭味道立刻充满整间屋子。我赶紧往旁边撤了撤,顺势把李大光拉过来。
  父亲被气的胡子都要翘起来了:“你她娘的怎么下脚那么快!”
  李大光没明白为什么刚才父亲要阻止他,刚想开口问,我就听到门外的蟾蜍停了一秒钟,然后更加疯狂的撞击起来。

  李大光脸都白了,结结巴巴问道:“怎怎怎么回事?”
  父亲推了他一把:“还在这愣个鸡吧,找东西堵门和窗!”
  我拉着李大光到后屋看了看,后屋是个铁门,暂时还不会被撞开,我俩搬了些旧桌子旧椅子赶紧跑回大堂堵住了门和窗户,又找了好些胶带把门缝和窗上被挤开的缝隙粘住,生怕有个儿小的蟾蜍钻进来。
  折腾了有二十分钟才弄完,我气喘吁吁的坐到椅子上,李大光在旁边问道:“怎么就突然这样了?”
  “还不是因为你那一脚!”父亲说着瞪了他一眼。
  “你是说那虫子的气味儿?”我不太明白为什么要放一只青蚂蚁在玉蟾之中。
  父亲叹了口气:“你想想看,青蚂蚁毒性大,更何况这一只这么大个儿,颜色看着就毒,要是一般人看到了肯定一脚就给踩了。”
  “所以那人是预料到我们会把虫子踩死,才弄了只那东西?”我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儿。
  父亲没说话,只是怀疑的看了一眼李大光。
  就是这里不对劲儿。
  如果刚才这屋子里面只有我和父亲两个人,看到这只青蚂蚁肯定不会像李大光一样这么鲁莽,所以……
  事情又回到了那个问题上,李大光究竟是被人利用,还是阎书华的人?

  我和父亲一起看着李大光,他被我俩看的有点不自在:“咋了?我身上有啥东西?”说着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
  父亲把我拉到一边低声道:“你怎么看?”
  我摇摇头:“我觉得他不会是那边的人,附近应该有人监视我们,知道李大光住到这里了。”
  父亲盯着我看了半天没说话,把李大光叫过来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李大光脸色还没缓过来,刚才做错了事儿现在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要不我们把屋子里这味儿给散散,还能多撑一会儿。”刚才那虫子的味道让外面蟾蜍更疯狂了,肯定是像父亲说的那样经过了特殊训练。
  父亲摆摆手:“怎么散?你要散味儿还不得开窗户?”
  那虫子的臭味现在闻起来还是很浓,照这样下去不知道那几扇破窗户还能撑多久。
  其实我一直想说可以用热气把蟾蜍引到别的地方去,但是这个方法太冒险。
  李大光把头抬起来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们刚才不是说温度也能吸引那些蛤蟆么,咱们点几个火把不就把它们引开了。”
  我用胳膊肘戳戳他,让他别乱说话,赶紧接话道:“这哪行,弄不好碰到那些东西就得死。”
  父亲脸色沉下来:“这倒是个办法。”
  我忙冲他摆手:“不行,就算咱们从窗户把火把扔出去也可能要碰到那东西,更何况谁知道到时候这屋子里的味道会不会引它们进来。”
  父亲冲我笑了笑:“谁说要把火把扔出去了,咱们要把火把拿出去,越远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