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父亲明显已经被毒液影响,看得出来他极力的想要扭动脖子,但根本动不了。
  身上其他地方的衣服也在被慢慢拉下来,我摊在桌子上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无力,这时候就连旁边的李大光都比我要勇敢的多,正奋力保护着他身边的我,而我只能坐在这里看着父亲一步步的走向死亡,却无能为力。
  隐约听见父亲闷吼了一声,见他努力的把步子迈大,一步,一步,每一步都像是一把刀扎在我心头一般。
  接着他用尽全身力气尽然跑了起来,虽然速度不快,但也吸引了大部分蟾蜍跟着他,李大光看时机已到,推了推我:“还愣什么,趁着这会儿跑啊!”
  我精神已经有些恍惚,根本没在意他说什么。李大光看我没反应,直接把我抗在肩上,跳下了桌子,一路挥动着手里的木棒就往外跑去。
  外面很冷,我们身上都没穿多少东西,出了门还能隐约看到远处父亲的火把,光亮已经越来越暗淡,李大光在门外看了父亲的方向一眼,低声叹了口气朝相反的方向跑去。
  我趴在李大光背上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扭头看了看身后,父亲手里的火把已经暗到几乎看不到了,只剩下一丝丝光亮,最后移动了几下还是被扑灭了。


  另外因为这本书还未完稿 但版权已签 后期更新会受到影响 不过还是会在本帖内更完 就是时间可能会慢点 所以建了个QQ群:176765720 欢迎喜欢本书的朋友加群告诉我关于本书的建议(当然还有催更 233333),后期本书上架后也会在群内进行送书活动~ 新浪微博 @申午君 下也会抽送~喜欢本文的朋友快来吧~

  我留着眼泪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气疯狂的捶打着李大光让他放我下去,我要去救父亲。而他像头牛一样闷声不说话,低着头只顾着往前跑。
  那是父亲死前我最后一次见他,他只留给我一个举着火把蹒跚前进的背影,虽然火苗微弱,但他为了保护住最后一点象征着生命的火苗,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我不知道他和爷爷在修阴这条路上遇到过多少次危险,但是我知道父亲的所作所为一直像那天一样,哪怕只剩下最后一点希望,他也会拼尽全力去保护最后的那点火苗。
  我在李大光背上哭了很久,最后筋疲力尽的时候已经不知道他跑了有多远,我只觉得疲惫不堪,眼皮一重就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自己正在送魂的张家小哥家里,李大光躺在旁边的床上睡得正酣。
  我张嘴想要喊人,却发现自己喉咙直发麻,根本发不出声音。
  张家小哥推门进来递给我一碗药汤:“你被海蛤蟆碰了,把药喝了。”
  那天晚上李大光真的跑了很远,最后倒在了张家小哥家门口,他才发现我们。
  因为我一直趴在他背上,那些海蛤蟆没有怎么碰到我,没什么大碍。李大光就没这么幸运了,腿上沾到了毒液,所以最后才跑不动跌倒在地。

  几天后张家小哥帮我找到了父亲的尸体,在好几公里以外的地方,我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意志力支撑父亲走到那么远的地方,张家小哥没有让我看尸体,他说父亲死的不太好看。
  随后的几天我和李大光一直在他家养伤,我整天整天的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仅仅几个月,爷爷和父亲都走了,哥哥不知下落,卓家只剩下我一个人。
  张家小哥帮我们做了白事,父亲说过送魂人因为职业原因,寿命普遍不长,送魂的张家现在也只剩下了这个小哥一个人,但小哥不同于其它送魂人,父亲经常说他是半魂张。
  句说半魂张小时候出过事情,险些丧命,他爷爷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三魂七魄留下半魂胎光。
  在正统道教的中,三魂是指:胎光,爽灵和幽精。《云笈七签》中所说人有七魄:“其第一魄名曰尸狗,其第二魄曰伏矢,其第三魄名雀阴,其第四魄名吞贼,其第五魄名非毒,其第六魄名除秽,其第七魄名臭肺。此皆七魄之名也,身中之浊鬼也。”
  胎光,爽灵和幽精人们称为“天魂,地魂和人魂”,三魂生存于精神之中,人身去世,三魂归三条路:
  天魂归天路,到达空间天路。因天魂只是良知亦是不生不灭的“无极”,因有肉体的因果牵连,所以不能归宗源地,只好被带走上空间天路的寄存处。暂为其主神收押,就是所谓的“天牢”。
  地魂归地府,到达地府。因地魂可知主魂的一切因果报应,也可指使在世肉身之善恶,所以肉身死后,地魂再进因果是非之地。
  人魂则徘徊于墓地之间,因人魂本来是“祖德”历代姓氏流传接代之肉身。以七魄在身其性行之魄力,死亡后再墓地对神主,来来往往之走上人路之寄托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