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三十三:启程
  当天晚上我简单收拾了点东西,第二天早上天蒙蒙亮的时候就和李大光两个人出了门。
  哥哥一定发现了什么。
  这次离家应该算得上是我长这么大以来第一个自己做的重大决定。
  我从小就是个很听话的小孩儿,母亲生我的时候大出血没救回来,从小被父亲和老爷子拉扯大,他俩说什么就是什么。每次调皮闹事儿的时候父亲总是在很恨揍我一顿之后抱着我抽烟,说他很对不起母亲,17岁就跟了自己,辛辛苦苦十几年,忍冻挨饿的日子好不容易捱过去了,眼瞅着有点钱了,人却没了。他经常摸着我的头让我好好听话,要不母亲在天之灵也会不高兴的。
  我记得在8岁那年冬天,我趁着父亲不在家和哥哥跑出去玩到很晚,那晚雪太大,回家的路上和哥哥走失了,小小的我蜷缩在路边一张长椅上冻得瑟瑟发抖,大雪纷飞连路都看不清。
  不知道待了多久,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就感觉被一双大手给抱了起来,我抬了抬沉重的眼皮,看到父亲把外套和毛衣脱下来给我披上,自己只剩下一件衬衣,抱起来我就往前走。
  后来才知道我跑了到距离家2公里远的地方,哥哥和我走失以后没找到我就赶紧回家告诉了父亲。我不知道他是怎样冒着暴雪,只穿着一件衬衣走了两公里回到家中,只记得回家以后他整个人除了一双眼睛是黑色,其他地方全是一片雪白。
  那次哥哥被父亲用皮带很狠收拾了一顿,哥哥说他差点被打晕过去。打完以后父亲抱着我们两个默默流着眼泪,什么也没说。

  也就是从那次以后我再也没有惹他生气过,一直到这么大,可以说我生活的大部分事情都是父亲安排好的,我自己几乎没有做过任何决定。
  也就是这一次,我知道已经没有人能再替我做决定了,这次我只能靠自己。
  李大光戳了戳我把我从思绪中扯回来:“哎,你看看那人是不是刘板胡?”
  我望了望街角,正看到刘板胡带着几个马仔在街上溜达。
  “哎,卓爷!”刘板胡也看到了我,阴阳怪气的喊了一嗓子就朝这边走来。
  我叹了口气,是祸躲不过,没想到在这儿碰上他。这时候千万不能和他硬碰硬,要不惹上麻烦事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北京。刘板胡悠哉哉走过来拍了拍我肩膀:“这一大早的,卓爷是准备干嘛去啊?”
  我赶紧赔个笑脸:“这不早起来溜达溜达,没想到在这儿碰到胡爷了。”
  “溜达溜达?”刘板胡看了看我身后的行李箱:“我看这是要出远门儿吧?”
  说着给身后的马仔使了个颜色,几个大汉从兜里摸出短棍就围了上来。
  这顿恶揍看来是逃不掉了,没想李大光蹭的一下站到我身前,从兜儿里拿出那枚犀角镏子扔给刘板胡:“你不就是想要这个么,拿走!”
  我和刘板胡都愣了一下,我碰碰李大光:“你疯了?!”
  他没说话,脸上表现透露着从没有过的镇定。

  刘板胡把扳指在手上玩弄了几下,一副很满意的表情:“行,挺识相啊。”说着把扳指收起来脸色一沉:“不过这事儿一码归一码,扳指这事儿结了,别的事儿呢?”
  “别的事儿?”我嘟囔了一句,刘板胡一摆手,几个大汉上去一下把李大光围起来按倒在地,我上去想把他拉起来,刘板胡挡住我:“卓爷,这事儿我劝你就别插手了,别再伤着自己。”
  李大光扭头对我摇摇头,示意不用管他。
  刘板胡朝李大光笑了笑:“给我打!”
  马仔一下把李大光扑倒在地,拳头棍棒像雨点儿般砸在他身上,人群中我看到李大光朝我笑了笑,又摇了摇头。
  几分钟以后他已经被打的躺在地上起不来了,我看着刘板胡咬着牙问:“可以了吧,胡爷?”
  他盯了我一会儿笑道:“行,今儿我看在卓爷的面儿上先饶了这孙子。”说着让马仔停手,站到李大光身前朝他吐了一口痰。
  我看到李大光紧握着拳头,一直在压着自己的脾气。
  刘板胡看李大光服软了,拍拍手朝我一拱拳:“卓爷,改天我再上门拜访,今天先告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