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出门前我们稍微商量了一下接下来去哪儿,李大光的意思我们先去广东把邵家的事情调查清楚,我摆摆手说邵家都死绝了,咱上坟里去问去?现在手头的线索是北京阎家,咱们得顺着这条线索调查。
  但不能直接去找阎书华,这样无异于自投罗网,必须得先到北京,暗中找机会。
  两个人商量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先到北京把铺子开起来,就还干这修阴的老本行。
  “登长城,吃烤鸭,游故宫,逛潘家园”,这句话足以概括所有到北京游玩游客的重要项目,如果要在北京开这么一家店,潘家园是首选,一来这里古玩居多,货不少,也方便接活儿;二来阎家在北京势力很大,根本瞧不上潘家园里面的小铺子,我们在那里悄悄开间铺子也不易引起阎书华的注意。
  潘家园我去过两三次,可以说里面90%的东西都是赝品,拿来骗骗门外汉还行,老手根本看不上眼。潘家园最早其实只是个旧货交易市场,直到1992年那股古玩热潮席卷全国,潘家园也从一个旧货市场满满转变为全国最大的古玩集散地,除了古玩以外这里还有很多艺术家会在这里直接销售自己的艺术品,北京很多画廊也都从这里进货。
  前些年去潘家园见老头子的一个朋友,是个倒古玩的老手,那老头独爱海货,小铺子里都是海里带出来的东西,地底下挖出来的东西从来不让进店,因为这一点认识的人都喊他海爷。
  这次去北京估计又得麻烦麻烦海爷,在去北京的飞机上我给李大光约法三章:第一,去了北京以后所有事情都得听我的;第二,等到店开起来以后,他不许私自接活儿,所有的活都得我同意了以后才能做;第三,关于修阴我也是个半吊子,估计到了北京咱们还得找人多学学,让他做好当孙子的准备。
  下了飞机以后我先开了房间,然后去附近的药店买了些跌打损伤的药让李大光擦擦,都安置妥当之后我拨通了海爷的电话,约好了过几天去拜访。
  这次出来我把自己存的一点钱都带了出来,虽说不多但是在潘家园租个铺子应该还是够的。
  所有事情都安置妥当以后李大光躺到床上没一会儿呼噜就打的震天响,我坐在窗边看着北京灯火通明的夜景,以后卓家的所有重担就要担在我一人身上了。

  三十四:海大爷
  “这世上没有卖不出去的货,只有不会忽悠的嘴。就是坨屎,我也能给它吹出烤鸭味儿来。”
  这是海大爷经常说的一句话。
  海大爷本名王成功,地道的北京人。干过服务员,公交售票员,清洁工,工地搬砖工……海大爷的一生可以写一本小人物发家史。
  从他现在的情况来看,的确算得上是成功了。潘家园有个小铺子,北京3环内有两套房,儿子女儿早就定居国外,海大爷每天早起从家出门儿,喝碗豆汁儿,来俩焦圈就算把早饭给对付过去了,来到铺子开了门,逗逗鸟遛遛狗,日子过的清闲,偶尔有几件看的上眼的海货也舍得花大价钱收回来,与其说是个古玩铺子,倒不如说是海大爷的收藏室。
  他铺子里的东西极少出售,因为海大爷卖东西有三点要求:第一,买主必须是真的好这口,而不是为了倒手。他自己算是骨灰级的古玩爱好者,和爷爷一样认为每个物件都有它自己的灵魂,只有认真对待它的人才配得上他铺子里这些东西;第二,买主必须是身家上百万的人,这一点也是因为海大爷怕买主哪天破产流落了把买走的那东西给转手了;这第三点就是买主必须是单身,按照他的说法,这男女一旦结婚生活总免不了吵两句,现在人火气大,弄不好一吵架就把东西给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