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也正是因为他如此爱惜古玩,海大爷在北京古玩圈也算得上个人物,铺子里的好东西很多,一般人知道他这脾气也不往铺子里走,进门的都是些一掷千金的主,但卖不卖还是要看海大爷脸色。
  听爷爷说海大爷发家是他早年间在南方打工时候的事情,那会儿他在福建给人做小工,发现靠海的渔民每次捕鱼捞上来的东西里面总有些碎瓷器,那会儿接触海货的人不多,加上海货卖相都不好,懂古玩的人一般都看不上眼。
  海大爷脑子很活泛,花了一点钱从渔民手里收购完整的海货再到古玩市场转手,不过因为卖相问题利润没有多少。
  要说海大爷和卓家还真是有点缘分,那会儿正巧赶上老爷子在南方做活,海大爷多方打听终于找到爷爷,经过简单的洗阴即可把海屎去掉,这卖相一好,价格就成倍成倍的往上翻。
  后来海大爷把工作也辞了,每天定点到渔民家收货,然后过爷爷一手,最后拿到古玩市场上倒手。
  两人这样做了足足有5,6年,海大爷靠这个赚了些钱,回到北京娶妻生子,在潘家园弄了个小铺子,总算安定下来。
  那时候海大爷卖东西还没这么多规矩,主要奔着挣钱去,直到因为之后发生的一件事情才变成现在这样。

  有一次他从渔民手里收回来一个香炉,本来没怎么看上眼,不过因为这香炉卖相还不错,才顺手给收了回来。
  那香炉在海大爷铺子里放了好几个月也没人看上眼,他索性随便擦了擦就摆在了家里。
  但自从香炉摆放在屋子里,海大爷家奇怪的事儿就没断过。那段时间他每次回到家都会感觉特别困,有时候甚至刚到家坐到沙发上就能睡着。
  他媳妇儿孩子也一样,四口人只要待在家里就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他媳妇儿经常半夜被家里奇怪的声音吵醒,说是总有个女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嘀咕,说什么放她出来之类的话。
  最初海大爷没放在心上,以为是自己媳妇儿天天照顾两个孩子累的了,就熬了些安神的中药给媳妇儿喝,没曾想家里儿子闺女也给他说自己半夜经常听到女人的哭声。
  这下海大爷担心起来,不过没想到是那个香炉的问题,想要过几天请爷爷到家里给看看。
  就是耽误的这几天功夫,家里出事儿了。
  那天晚上海大爷睡的正香,就感觉有人在旁边不停的推自己,睁眼一看媳妇儿坐在自己旁边,正傻傻的望着自己乐。
  海大爷嘟囔了一句“这疯婆娘大半夜发什么神经”,想要转身继续睡,刚翻过身就听见背后的媳妇“咯咯咯”的笑起来。

  那笑声在夜里听来极其恐怖,声音中似乎有无尽的哀怨。海大爷浑身一哆嗦直接坐起来,扭头看到媳妇儿还在那傻笑,诡异的是她的嘴里不断有水冒出来。
  海大爷开始还以为是口水,看了一会儿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媳妇儿不像是在流口水,倒像是口中含着一大口水在不停的往外吐一般。
  他看了两眼头发都快立起来了,一下意识到自己媳妇儿可能“中邪了”。想都没想从床上一跃而起跑到厨房里,爷爷曾经去过海大爷家,转了一圈说他家放了好些来路不明的海货,最好还是准备些辟邪的东西,其中就包括一盆黑狗血。
  海大爷端回来那盆黑狗血回到卧室的时候,媳妇儿已经不只是口中再往外冒水了,连身上都在不停的往外渗水,床上早就湿成一片。他眼睛一闭,一盆狗血全都泼在媳妇儿身上。
  就这一下,他媳妇儿就没再笑了,直接瘫倒在了床上。海大爷赶紧爬上床看了看,人已经没气儿了。
  最诡异的是,后来尸检报告中写海大爷的媳妇儿是溺水窒息而死,肺都被泡变形了。
  第二天海大爷就拉着儿子女儿搬出了家里,请爷爷去家里看了看,他看到那个香炉的时候倒吸了一口冷气,问怎么放这么个聚魂炉在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