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三十六:高半城
  李大光听不懂上海话,我走出来冲那男人点点头:“旁友,撒么辞?”
  我只会说几句上海话,并不地道,那人听了呵呵一乐伸手过来:“您好,我这儿有件东西您给上上眼。”
  我把他请进来,李大光把茶端过来,我递上去问道:“这位朋友怎么称呼?”
  “高亮,大哥叫我阿亮就成。”
  我皱了皱眉,这人也太自来熟了,吹散杯中的茶叶:“高先生有什么宝贝儿?”
  说实话我根本没打算收什么古董,这店本来就是个假的,加上手头剩下的钱也不多了,根本不够买什么好东西。不过铺子既然摆到这儿了,该做的戏得做足,等下编个理由把这人打发走就行。
  高亮朝我乐了乐,又望了望开着的店门。
  我愣了一下,难不成这人手里还真有见不得光的东西?李大光这次机灵了,马上过去把门关上,又把帘子给拉起来,屋里马上暗了下来。
  高亮神秘的从怀里摸出来一个盒子递给我,我打开一看,里面装着一支怀表。
  你他妈在逗我??
  这是我脑中闪过的第一句话。
  我摆摆手让李大光把窗帘打开,然后把盒子扔到桌子上对高亮乐道:“大哥,您逗我玩呢?”

  “你先别急,仔细看看。”高亮贼眉鼠眼的对我道。
  我有点生气,脸一下就拉下来了:“大哥,我这是古玩店,不收旧货。”说着朝李大光一伸手:“送客!”
  高亮赶紧拦住我赔笑道:“我说你这个小兄弟脾气怎么这么急,我当然知道您这儿是古玩店,但我那怀表也不是个旧货,要不我给你说说这表的来历?”
  他这一说我倒来了兴趣,朝高亮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高亮喝了口茶:“您看看那表的牌子?”
  刚才我看了两眼,标示牌刻着时针和分针,下面写着一行外国字儿,旁边写着1775.
  我不认识这牌子,朝高亮摇了摇头。
  他把表拿起来递到我跟前道:“我对表有些研究,这牌子叫宝玑,上面那行字儿是瑞士字。”
  我接过来又仔细瞅了瞅,这东西不是当下流行的款式,看起来像是上个世纪的东西。
  “要说这块表,可是当年张作霖心爱之物,当时全国一共就十四块儿,这只是其中一块儿,张作霖死的时候可就带着这块儿表。”高亮显的洋洋得意。
  “张作霖怎么死的我知道点儿,你这表没给炸成渣儿?”我基本已经确定眼前这人是个骗子了。

  “这您就不懂了,”他突然神秘的凑到我跟前:“这表当年可就是在张作霖身上,我家老祖宗当年收拾事故现场的时候捡到的,要说也和这块儿表有些缘分,当传家宝一代代留下来的,要不是我最近手头紧根本舍不得卖。”
  我听他越说越悬乎,把怀表收起来放回盒中递到他手上:“大哥,您这儿东西太贵重,我店小经不起折腾,要不您到别家看看?”
  我这话说的已经很客气了,他倒像是完全没听懂一样又把盒子推给我:“您再看看,我也看看您店里的东西,保不齐看上哪件我就收了。”
  说着站起来就在屋里转悠起来,我没再好意思赶他,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总得让他看两眼,说不定今天还真能送出去几件货。
  李大光坐到我旁边耳语道:“阿夫,我看这人像是个骗子啊。”
  我把盒子扔回道桌子上翘起二郎腿:“我寻思着也是,不过让他看看也无妨,权当来客了。”
  高亮看的很仔细,我也不知道他懂不懂古玩,这房子里一大半儿的全是假货,再被瞧出来就尴尬了。
  我和李大光喝着茶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说了有15分钟看高亮还在转悠,就冲他喊道:“大哥,看的怎么样了,有没有瞧上眼的?”
  他脸色有点尴尬的坐到我跟前拿起来桌上的盒子冲我冲我乐道:“您这屋里有些东西倒是不错,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