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不过什么?”难不成他还真懂点古玩,那几件假东西给瞧出来了?
  高亮冲我狡黠的一笑:“恐怕您这儿不止做古玩生意吧?”
  我一口茶卡在了嗓子眼,差点呛到自己。
  “瞧您这话说的,这潘家园里的铺子不做古玩生意,还能做什么?”我冲他乐道。
  他低头笑了笑:“怕您是做偏门的吧?”
  我起来重新把窗帘拉下来,给高亮换上一杯好茶:“这位大哥也是个手艺人?”
  他冲我摆摆手:“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早年间在外面听说过这些东西,看您这铺子虽然像是个古玩店,但那间屋子,”说着指了指洗阴房:“不瞒您说,刚才我冲里面撇了两眼,您是个修阴匠吧?”
  得,第一天就被瞧出来了。
  我冲他一抱拳:“在下眼拙,没想到大哥见多识广一下就识破了,刚才的事情还请您别放在心上。”
  高亮也冲我直客气:“小兄弟客气了,我逛过的古玩铺子不说一万,也有八千了,从没有在哪个铺子里见过位置这么古怪一里屋,再加上里面的东西,才大胆推测您是个修阴的手艺人。”
  说实话那间洗阴房在这铺子里的位置的确不太合适,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洗阴房位置和朝向讲究很多,必须得按着规矩修这么间小房子。
  “不过您在这潘家园里面开个修阴的铺子,怕是……”高亮欲言又止。

  我冲他苦笑道:“实属无奈之举。”
  他点点头:“据我所知北京的阎家最早也是做修阴这行当的,但他家现在已经算不上是手艺人了,刚才看您那间小屋子里面的东西,看来您还是按照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做的?”
  我“嗯”了一声算是回答他,心里却担心起来。
  这人的来路不明,现在又发现了我在这里开了个修阴的铺子,保不齐外面传几句就到了阎书华耳里,这下我就全暴露了。
  想到这儿我冲他乐了乐:“这位大哥,我得求您一件事儿,等您出去了可千万别到处传去。”
  “怎么?那你这儿不就根本没客了?”高亮皱着眉问。
  我继续敷衍道:“原因您就别问了,都是些这行里的规矩,您就权当今儿什么都没发生,您这表我也收下了。”
  求人办点事儿,总得给点好处。
  高亮听了鼻涕泡都要乐出来了:“行,咱就当交个朋友,不过话说回来,这怀表还真是个好东西。”
  我看这人满嘴跑火车没一句正经话,想把他赶紧打发走,摆出一幅感兴趣的表情问他:“那大哥您出个价儿?”
  高亮伸出5个手指头:“五万。”
  李大光“咦”了一声想和他砍价,我摆摆手让他别说话,起身从里屋拿出来五万递给高亮:“那大哥您点点?”

  这人是个瘟神,得赶紧送走,越快越好,今天就当自个儿吃了个哑巴亏。
  他把报纸打开兴奋的点了点,完了冲我伸出手:“小兄弟是个爽快人,识货!”
  我把手伸过去和他握了握,吃亏是吃了,但该说的话我还得说:“大哥客气了,还望您别把今儿这事儿给传出去,干我们修阴这行的规矩多,禁不起说,”说着脸上露出凶狠的表情继续道:“规矩多,好事儿坏事儿都能干。”
  高亮明白我的意思,冲我尴尬的笑了笑把手缩回去,从怀里递给我一张名片:“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您收好,以后有用的到的地方尽管打招呼,我在北京朋友多,保不齐就能帮上忙。”
  我看了看名片,上面是一家北京古董咨询公司,上面写着高亮,总经理。联系电话,133xxxxxxxx。
  我抬眼看了看他,就这人,还总经理?不管是不是骗子吧,既然这名片上是总经理,那就一次把活儿做全。
  把名片收好又和他握了握手:“刚才失敬了,失敬了,”说着冲李大光说道:“李哥,给高总把那个海罐子拿出来。”
  海罐子,其实就是我从批发市场50块钱一个批发来的假货,既然人家把名片都递上来了,我也得表示表示。
  从李大光手里接过海罐子递给高亮:“高总,一点心意,这东西全当送您了,以后万一有点事儿还请高总多多照应。”
  他很吃这套,冲我直点头。我招呼李大光就要把他送出门。
  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咚咚的敲门声,我过去一看海大爷正站在门外。我打开门,海大爷冲我撇嘴道:“这都几点了还不开门。”我冲他乐了乐:“屋里有人。”
  “有人?我还没见过哪个铺子开张第一天就有人进门的。”
  说着我把海大爷迎进来,高亮看到他脸色都青了,海大爷看到他也直乐,冲我道:“你说的就是他?”
  说完扭头对高亮乐道:“好久不见啊,半城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