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这一巴掌下手极重,直接把高亮打晕了,晃晃悠悠两下又倒在了地上。
  老爷子把他摇醒,盯着他的眼睛道:“等下你可以走,但如果不说清楚了,以后我们不会给你一口饭吃。”
  高亮一下委屈起来,眼泪啪嗒啪嗒流了下来。
  海大爷觉得奇怪,上去轻轻打打他:“你他娘还有脸哭?”
  “你们跟我来吧。”高亮把眼泪擦干,站起来就往外走,还没忘往怀里装些食物。
  三个人冒着雪走了挺远,到快下午的时候才到了远郊一个破败的茅草房前。
  海大爷和老爷子满脸疑惑的推门进去,就看到一个老太太和一个近10岁的小姑娘正哆嗦的缩在一个破棉被里面。
  高亮进去喊了一声娘,把怀里的食物掏出来递给老太太和小姑娘,冲海大爷和老爷子道:“我爹走的早,妹妹年龄小,娘身上有残疾,不能动。”说着拉开棉被一角,老太太右边的裤腿空空荡荡。
  二十多岁,正是自尊心最强的时候,更何况还是个男孩子,不难理解刚才在海大爷家里发生的事情。
  老爷子叹了一口气,招呼着高亮把他叫到门外:“无论怎么样,偷东西就是不对,这是做人最起码的规矩!”说着拍了拍海大爷:“今天起你就跟着他干,不要再偷东西,好好干吃饱饭没问题,你娘和妹妹都接过去。”
  海大爷也上去拍拍高亮的肩:“怎么着,干不干?”
  高亮普通往地上一跪:“干!”
  后面几年高亮就跟着海大爷做了几年活,古玩方面的东西学了不少。
  “那他怎么又当起骗子来了?”我有点不解。
  “唉,”海大爷叹了口气:“前几年高亮他娘走了,他攒了些钱把妹妹送到国外上学去了,说是跟着我干了这么多年,也该出山了,我还以为他会干点正经事儿,没想到出去干起来古玩贩子,盯着有钱人骗。”
  李大光也跟着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不是引起了他的共鸣。
  “不过这人心不坏,”海大爷接着道:“刚才我也瞅了瞅他卖你那块儿怀表,虽然不值5万,但也差不了多少,估计看你是个新开的铺子,没忍心下手。”
  这些年高亮在京城坑蒙拐骗,有不少路子,什么事情他都能找到门路给办了,所以外面很多人都叫他高半城,意思半个北京城都人都认识他。
  吃完早饭往回走的时候海大爷劝我别担心,高亮出去不会乱说,指不定还能带些人来。
  白天在铺子里坐了一天,一个客人都没有,等到傍晚快到吃晚饭的时候,海大爷匆匆来我这儿道:“走,跟我去见个人。”

  三十八:黑脸娃娃
  “见什么人?”说话间我已经和李大光坐在海大爷的破车里了,正在拥挤的北京街道上挪腾着。
  “这位主儿性王,叫王建业,圈子里的人都叫他王半眼。”海大爷一边咒骂着北京的交通一边说道:“这个王半眼算是北京城古玩圈里面有头有脸的人物,对于古董的鉴别功力深不可测,据说什么古玩字画让他给瞧上半眼就能给辨别出真伪来。”
  “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看起来功力不比您差啊。”海大爷最吃这一套,关于古董方面的东西,千万不能说他技不如人。
  没想到这次他倒认了怂:“你还别说,我干这行也有个三四十年了,还真比不上人家那眼力,要说古玩这行真还讲究点天赋。”
  “开玩笑归开玩笑,我可得提醒你,”海大爷脸色严肃起来:“这王半眼脾气可不怎么好,到时候见了他,懂的说,不懂的可别胡说,这人我可是找了好多路子才约到,这事儿你可千万给接下来,别得罪他,如果办成了,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李大光听了兴奋的搓搓手,我赶紧提醒他:“李大哥,到时候你可别张嘴,我来说就行。”
  原本出门前海大爷不建议我把他带上,怕到了地方又给说错话了。我想了想还是得给带上,怎么说也是入了修阴这行当了,见人谈事儿也得学。
  车开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到地方,是一家装潢华丽的酒店,李大光第一次来这种地方,显得很紧张,进门先迈哪条腿都不知道了。
  我让他深呼吸了几口气,告诉他千万别慌。
  绕了半天终于到了一间包厢门口,海大爷再次给我俩整了整衣服,推门而进。
  包厢很大,桌子上摆着些果盘,一位穿着艳丽的女服务员站在屋角,正位上坐着一个大约五十岁,稍微有点秃顶的男人。
  海大爷一进屋赶紧凑上去:“王哥久等了,这交通实在太堵,久等了,久等了。”说着还对我挤眉弄眼,让我赶紧过去。
  那位王半眼倒是显得很随和,客气的摆了摆手:“海爷客气了,今儿你们几位是客人,我等等也是应该的。”说着朝服务员招了招手:“上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