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三十九:中邪
  海大爷没听到那哭声,但看我脸色惨白,知道出了怪事儿,慌忙把车停到路边。
  三人立马下车,我把耳朵贴到后备箱上仔细听了听,哭声已经没有了。
  海大爷跺跺脚问旁边的李大光怎么了,后者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被吓的,结结巴巴道:“刚刚刚才我和阿夫听到后面有小孩儿的哭声,特特别瘆人。”
  海大爷看他也说不清楚,跑到我跟前问怎么回事。
  我冲他摆摆手:“这他娘的也太邪门了,刚才在酒店还好好的,怎么刚出来就出事儿了,您把后备箱打开我瞅瞅。”
  他把后备箱锁打开,我看了看里面那黑脸娃娃,头皮都发麻起来。
  娃娃本来是装在那个金丝楠木的盒子里,后来觉得那盒子太贵重,就还给了王半眼,上车的时候把娃娃直接扔到了后备箱里面。
  这会儿那东西不知道为什么稍微变大了点,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现在居然哭丧着脸,一幅要哭的模样。
  海大爷也看出了这诡异的变化,把我往后拉了拉轻声道:“这他娘的怎么回事?这玩意儿还会变脸呢?”
  李大光也凑过来看,刚瞟了一眼就被吓的“啊”了一声,差点摔倒在地。
  我伸手扶住他,扭头问海大爷:“您车里有没有什么辟邪的东西?”
  他摇摇头:“家里有,车上没有,我放那些玩意儿在车上干嘛。”
  我犯起愁来,先前在酒店这东西一直被那只盒子压着,没什么变化,现在得尽快找个东西镇住它,要不等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
  想了会儿这会儿的赶紧回去,这东西不能就这样放着。
  虽夜已深,但长安街上还是很堵,晃悠了近一个小时才到店里。

  到了屋里我让李大光把那东西拿出来,自己慌忙到洗阴房中准备洗阴之物。
  准备妥当后看到李大光和海大爷正盯着桌子上那个黑脸娃娃发呆,我过去看了看,那娃娃的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这他娘有点意思,”海大爷砸吧砸吧嘴:“你说这东西怎么还会变脸呢?”
  “就这还有意思呢?李大哥,”我冲李大光道:“把东西拿过来,注意不要用无名指碰它。”
  古语中说无名指是“连阴之指”,如果阴气极重的东西被阳人的无名指接触到,阴气会顺着无名指窜入那人体内,轻则大病一场,重则丢了性命。
  李大光很别扭的把娃娃拿起来,小心翼翼的拿到洗阴房里放入糯米盆地。
  东西放好三人坐到外屋中,海大爷打了个哈欠:“走吧?回家,这东西放这儿就行了吧?”
  我皱着眉摇了摇头:“您回吧,我俩今儿晚上得住店里,那东西太邪性,我得盯着。”
  海大爷看我态度坚决也不再劝,只说夜里有事儿给他打电话,明天一早他再来。
  他走之后李大光凑到我跟前问我怎么办,我叹了口气:“现在还能怎么着,今天晚上就在这儿待着,咱俩轮个班,我前半夜,你后半夜。”
  他点了点头没说话,算是答应下来。

  我看时间已晚,招呼李大光让他先睡下,自己点上根烟思考是怎么回事儿。
  王半眼想必是十分了解黑脸娃娃的来历,才不惜重金用那个金丝楠木的盒子来装,我们出来的时候没了那盒子镇娃娃,出点怪事儿也说得过去,只是我怎么都想不明白那娃娃为何会体型变大,就连脸上表情都会变化。
  我思索着脑中关于黑脸娃娃的东西,猛然间想起来爷爷曾经给我说过,任何人为制造的东西,都会或多或少的沾上点制作人的魂魄,阴物如果长时间离开制作它的人,这东西自身的魂就会慢慢吞噬掉制作之人残留的东西,逐渐变的不可控起来。
  就是不知道爷爷口中这个“不可控”包不包括现在的情况。如果真的是因为这个,看来我还得问王半眼这东西他是从哪里淘来的。
  胡思乱想间看了看表已经三点多了,伸了个懒腰把李大光喊起来,让他接着盯后半夜。
  躺到沙发上没一会儿就睡着了,睡梦中自己在一片温暖的水域之中,安详宁静,我飘在水面上,浑身上下无比舒展。
  还没想明白这是哪儿,就看到不远的地方有一丝光亮透露进来,接着一个黑影钻了进来,似乎还伴随着尖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