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我被那笑声吓了一跳,刚抬头想看看那东西到哪儿了,就看见一张巨大黑色的娃娃脸紧贴在我脸上。
  我脑袋嗡的一下忙向后退了两步才看清楚那东西的全貌,这是一只巨大的黑脸娃娃,不同的是脸上并没有小孩子的稚气,倒是透着一股邪魅。
  我吞了口唾沫,这东西肯定是个用来害命的娃娃。
  那东西看了我几眼,张开嘴巴露出一嘴尖牙就扑向我来。
  这会儿我才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敢情我现在是腹中的胎儿了。
  我转身往旁边游去,没游两下就感觉脚腕被什么东西拉住了,扭头一看,那只鬼娃已经伸手抓住了我的脚腕,一口尖牙眼见就要啃到小腿上了。
  赶紧扭了下身子把另一条腿腾出来,一脚踹到鬼娃面部,没想到它轻摆身子一下躲过,直扑我面门而来。
  这下我完全没了防备,身体平衡感还没摆正,就感觉脖子一疼,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原来是个梦。想给自己倒杯水,看了半天却没发现李大光。
  应该不是睡着了,没听到呼噜声。
  我起身到洗阴房前,看到李大光正弯着腰盯着糯米盆,不知道在看什么。
  刚想上去拍拍他,看了两眼发现不对劲儿。

  李大光身高将近180,这会儿不仅弯着腰,双腿还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弯曲着,双璧环抱着自己,我看了两眼,一下意识到这个姿势不正是婴儿在母体内的姿势么?
  李大光这是中邪了。
  刚想悄悄退出去拿辟邪的东西,李大光突然转过身来,张嘴对我笑了笑。
  嘿嘿嘿。
  笑声诡异无比,小孩儿的声音从眼前这个中年男子口中发出,说不出的瘆人。
  刚想转身往外跑,身后的李大光又嘿了两声直接把我扑倒在地。
  他比我高,也比我壮,这一下压的我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我用双手顶住他的肩膀,李大光长着嘴极力想靠近我的脖子。
  这他娘就是那只鬼娃啊。
  他力气极大,我撑了一会儿就感觉双臂无力,口中这口气就要松了。
  心里说了声“对不住了”,膝盖一发力直接顶到李大光裆部,他一吃痛,力气马上小了下来,趁着这空荡,我把他一推,连滚几下从他身下钻出来。
  刚才那一下力气挺大,我有点担心是不是真伤着他了。
  他休息了一会儿,又爬起来扑向我,这屋子太小,也没机会去把门打开,我就和李大光围着屋中的桌子转圈。
  这几下折腾我也冷静了下来,李大光这是中了那个鬼娃的邪,洗阴的糯米都镇不住它,估计这屋子里其他的东西也奈何不了。

  我瞅了瞅手腕上的珠子,这是当时半魂张送给我的,李大光没舍得戴,我倒是一直戴在身上,难不成那鬼娃没上我的身,是因为这串珠子?
  我一边跑一边把珠子取下来,一个猛刹车,转身伸手把那珠子直接按到李大光脸上。
  他愣了一下,我看难不成还真有戏?索性一使劲儿把珠子塞到了他嘴里。
  李大光愣在原地,使劲儿咬了咬,那珠子质地那么硬,肯定咬不动。
  他咬了两口,把珠子从口中拿出来扔到一边,又朝我扑过来。
  这珠子不会他娘的是假货吧?
  我心里一边咒骂着半魂张,一边思考着这下怎么办。现在这情况想要用辟邪之物来驱走那鬼娃是不太可能了,得从别的方面考虑。
  那鬼娃虽说是个小鬼,但终究是个婴儿,得用对付婴儿的办法来对付他,我眼珠一转儿,目光落到李大光的肚脐上。
  屋子里暖气太热,李大光前半夜睡觉的时候光着上半身,肚脐儿正露在外面。
  婴儿在母亲体内的时候是不会呼吸的,因为这个时候他的肺部还没有打开,氧气需要用过脐带传输。
  脐带是没有了,肚脐倒是有一个。
  死马当活马医吧,我转身一弯腰,直接撞在李大光身上。
  他本来速度就不慢,被我这么一撞没停住直接被我扑倒在地。
  我把他压在身下,一只手压住他的头,一只手捂住了他的肚脐。
  这体位被外人看到,不知道会觉得多奇怪。
  方法果然奏效,没一会儿李大光力气就小了下来,最后躺在地上不动了,呼噜声倒是起来了。
  我从他身上下去擦了擦额头的汗,跑到洗阴房一看,那只黑脸娃娃面部表情又变了,这会儿正咧嘴阴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