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把老头打发走我和哥哥回了酒店,他在床上抽着闷烟问我怎么想的。
  我摇了摇头:“那老头的话先不说真假,光是林老太这么着急给埋了就肯定有问题。如果他说的那个传闻是真的,当初为什么让林兵这么个抱来的孩子接手自己生意,把自己亲生的送去学音乐去了?说不通。”
  哥哥站起来把烟灭掉冲我乐了乐:“看来咱俩明天该去会会那个林充了。”
  第二天我们回到了林家大宅,打听了一下林兵还在处理一些后事,估计没功夫搭理我俩,就直接去找了林充。
  房门前敲了半天才有人打开门,门一开就看到一个男人穿着内裤站在门里,屋内床上躺着两个全身赤裸的姑娘,我有点尴尬的笑了笑示意要等他收拾好我们再进来。
  没过多久两个花枝招展的姑娘从门里出来,出门时候还冲哥哥抛了个媚眼,我浑身一哆嗦赶紧进了里屋。
  这会儿林充已经收拾好坐在桌边,身上一件简单的格子衫,一条卡其裤,我看着觉得别扭,这一身文艺的打扮穿在这么个40多岁的男人身上总觉得不伦不类。
  我心里叹了口气,估计这林充是个难缠的人。文艺青年是一种很神奇的物种,和他们交流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文艺青年从来不会听你说什么,在他们眼里交流是一种你说完话我说话的交谈方式,他们从来不会理会你说的是什么,哪怕你告诉他“你妈炸了”,他听完也能笑着给你说“好了,你说完了,该我了。”
  我冲他尴尬的笑了笑就和哥哥坐到了他对面,林充倒没他弟弟那么不客气:“我听林兵说了你俩,那个镯子就是你们给整的吧?,我妈死之前可是说半夜总有人在她屋外索命,你们可给我赶紧查出来到底怎么回事,要不这鬼地方我是一天都待不下去了。”

  我听了暗自仄了仄舌,家里白事儿还没办完自己就找姑娘在家过夜,家里死人的事情一句话没问,只想着自己的那点破事儿,这些都让我对林充一点好感都没有了。
  哥哥沉的住气,笑着对他说:“我们哥俩这次来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毕竟洗阴的是我们,怎么说也有责任,前些天我们在周围看了看这宅子的风水,是大吉大利之象,林少爷不必担心恶鬼索命之事,有我俩在这里必定让它不能动你分毫。”
  林充听了大喜,想了想好像又觉得不怎么合适,把笑收起来感叹道:“我娘从小把我和林兵拉扯大,虽然我在外求学几十年没怎么回过家,但是也没忘了家里的老母亲,只是没想到这么突然就走了。”说着脸上居然摆出一幅要哭的样子。
  我一看你这转变的也太快了,学音乐的还顺带学了表演?不禁心理一阵恶心,哥哥倒是没什么反应拍了拍林充肩膀道:“林少爷不必太过伤心,人死不能复生,咱们好好过日子就是对她最好的慰祭了。”
  林充一看有台阶下了点了点头问我俩今天过来是不是有什么要问的。
  扯了半天终于到正题了,哥哥回道:“我们是听说老太太生前身子骨还算硬朗,怎么会突然就卧床不起了?是怎么个过程?”
  林充脸上飘过一丝狐疑但是马上消失了:“对啊,我也很奇怪,刚开始的时候只是有点感冒,我们就熬了点药给她喝,结果一点好的迹象都没有,后来就说半夜有东西在她屋外向她索命,估计是受了惊吓,从那以后就卧床不起了。后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林兵马上就去找你们去了,没想到就那几天老太太没撑过去走了。”
  我刚想要打断他问为什么那么着急就给埋了,哥哥在桌子底下捅了我一下让我先别问,装出一脸悲伤的表情问道:“林少爷方不方便带我们去看看您母亲当时的病房?”
  林充一听马上起身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前面带路,我们跟在后面,哥哥在我耳边低声用方言说了句:“盯仔细点,这林充绝对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