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四十:养灵人
  我头皮有点发麻,赶紧把那鬼娃给锁了起来。
  海大爷第二天一大早就到了铺子,看到满屋的狼藉问我怎么回事。
  我把昨晚的事情给他说了说,他眉头紧锁:“没想到过那东西这么厉害,现在你准备怎么着?”
  我摇摇头叹了口气:“这玩意儿靠我自个儿是处理不了了,我就是把它给洗没了估计都不管用,要想化解,先得弄清楚那娃娃的来历。”
  海大爷这下犯了难:“要不我再把王半眼给约出来,咱们问问这东西他从谁手里收的?”说着尴尬的看了我一眼:“不过你们这行当好像不兴问这些东西。”
  我点点头,不能问王半眼就不问他了,想别的路子。
  李大光这一觉一直睡到中午才起来,晃晃悠悠站起来,走路姿势都不正常了。海大爷直骂我昨晚那一下太黑。
  我把昨晚的事情轻描淡写的给李大光说了说,主要怕吓着他,没曾想他听了腿都开始打颤,问我把那鬼娃放哪儿了。
  我让他别担心,这东西先锁两天,咱们这两天回去住,暂时不住店里,那东西再邪性还能打破锁自己跑出来?
  我让海大爷先别惊动王半眼,这东西的来历我得找个人打听打听。
  当天下午我和李大瓜就从店里般了出来,然后给徐豁打了个电话。
  黑脸娃娃阴气这么重,大多数人肯定不会把这东西和自己埋在一起,现在从地底下出来这么个玩意儿,徐豁可能知道点消息。

  碰巧他当时正在北京,当天就约了个地方见面。
  几个月没见,徐豁似乎沧桑了不少。想起来上次他走的时候说内蒙那边出点事儿,看起来处理的挺费劲儿。
  父亲走的时候徐豁没有来,按照修阴这行的规矩,白事儿上绝对不能有挖土的人,所以我当时只是告诉了徐豁这个消息,他也很懂规矩,没有去现场。
  见面先随便聊了几句,徐豁问我怎么想着到北京了,这不是往阎家嘴里送。
  我给他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打算,然后把话题引到了这次的正事儿上:“你朋友多,有没有听说过最近挖出来个黑脸娃娃?”
  他愣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我把王半眼的事情给他说了说,他听完沉默许久道:“那东西是我一朋友从山西挖出来的,不过那次和一般的淘土不太一样。”
  “什么意思?”
  “当时那主顾直接把墓地的具体位置告诉了我们,其它什么东西都不要,点名要棺材里面的黑脸娃娃。”
  “那主顾是不是王半眼?”
  徐豁摇摇头:“我没细问,只听我朋友随便说起来过几句,要不我这会儿给他打个电话确认下?”
  我摆摆手说先别急,问他这黑脸娃娃有没有什么对付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