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我给海大爷打了个电话,让他给准备个金丝楠木的盒子,我可不敢随便找个盒子装那东西就带着去山西。
  叫上李大光赶到了铺子门口,海大爷已经拿着盒子在门口等着了,把东西交到我手里道:“查清楚了?”
  我点了点头,给他说山西这趟是避不开了。
  进了铺子我直奔洗阴屋去,打开柜子才发现那娃娃居然不见了。
  我额头冷汗都下来了,李大光看我半天不出来跑进来找我,看到空空如也的柜子嗓子都抖开了:“东西呢?”
  我把他拉到大堂,坐下来点了根烟狠狠抽了两口让自己冷静下来,前两天还说那东西总不能自己打开锁跑出来,这下倒好,很恨被抽了一巴掌。
  海大爷让我别着急,说会不会是被人偷了。
  我摇摇头:“这铺子刚开不久,应该不会被人盯上,更何况那东西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个古怪的玩意儿,谁那么不长眼会去偷拿东西,”说着我指了指大堂里面几件从海大爷那借来的海货:“这些东西都不偷,谁会来专门偷那玩意儿。”
  海大爷觉得我说的在理也无话可说,只是拍着我的肩膀让我别着急,想想那东西能跑哪儿去。
  “会去哪儿呢?”我揉着头发,一点思路都没有。
  这次李大光倒是灵光起来,摸着下巴想了几秒钟张嘴问海大爷道:“大哥,咱这儿附近有医院么?”

  四十一:胡老妖
  “有医院啊,不舒服?”海大爷没明白李大光什么意思。
  我“哦”了一声反应过来,李大光的思路倒是算个方向,那鬼娃怎么说都是个婴儿,最向往的还得是母体。
  我起身拉起海大爷让他带我们去医院,他问我去哪,我头都没回:“产房。”
  半个小时以后我们到了附近一家叫做“北京东方博大妇科医院”的地方,站在门口我有点尴尬,三个大男人去妇科医院,怎么想怎么别扭。
  推门进去海大爷直奔产科去,我把他拉住:“等会等会,别着急,先想好从哪找。”
  “这还用想,一些预产期在这几天的孕妇都在vip病房,直接上去找。”他对这儿好像还挺熟悉。
  三个人鱼贯上了楼,刚到楼口就被值班的护士给拦住了,一个更年期妇女把笔在桌子上敲了敲:“哎哎哎,说你们仨呢,三个大老爷们儿往里面冲什么呢?急着投胎呢?”
  我差点没憋住笑声出来,还真像是急着投胎。
  海大爷上去和眉善气道:“大妹子,我们三个从外地来的,我儿媳妇儿在这儿住着呢,眼瞅着这几天就要生了,就赶紧过来看看。”
  “外地人?”护士眉毛挑了挑:“这一嘴京片子够正宗啊?你儿媳妇儿叫啥?”
  我看海大爷支支吾吾半天不说话,上去道:“大姐,她叫李小丽。”

  李小丽是我一个发小,长这么大我已经认识三个叫李小丽的了,这名儿还挺常见,索性蒙一个。
  大姐耷拉着脑袋在键盘上点了点:“没有叫李小丽的,只有个叫李丽的。”
  “对对对,就是她,小丽是小名儿。”
  “这又是谁啊?”大姐把头抬起来,一幅嫌弃的样子指着我问海大爷。
  “我我我是她丈夫!”这大姐急的我满脑门汗,恨不得直接冲进去,万一那鬼娃真干出来什么事情,那就是一尸两命了。
  “丈夫?”大姐怀疑的盯着我:“我这儿可是纪录李丽的丈夫早就陪住了,你的陪住证儿呢?拿来我看看。”
  “错了错了,”我赶紧陪笑道:“我是她前夫,前夫。”
  大姐有点别扭的看了看我嘀咕:“前妻生孩子,你来凑什么热闹。”又指了指李大光:“这人呢?”
  “我也是她前夫!”李大光也很急,估计这话都没过脑子就说出口了,我拦都没拦住。
  大姐眼睛瞪的圆圆的盯着我俩意味深长道:“这个李丽,可以啊……”
  三个人做了简单的登记拿过护士大姐给的陪护证明就往里面走,进了走廊我才懵了,这预产病房一个接一个,一眼望去足足有50多个,难不成还要一个一个找。
  李大光倒没想这么多,伸手就要推开第一个病房,我赶紧把他拉住,那鬼娃不会毫无目的的找,现在正值中午,它肯定得去阴气足的地方,等到晚上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