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修阴匠》---万物皆有魂,只等命中人


作者:申午君  分类:鬼话

  “阴气足的地方……”海大爷摸着胡子:“这儿都是产妇,阴气都挺旺。”
  “流产的,找流产康复的!”我灵光一闪,得找哪个房间是流产后正在康复的。
  说是这么说,找该怎么找?
  我们仨坐在走廊的长椅上,一老一中一少三个男人挠着头坐在产科病房外的长椅上,这次丢人是丢大发了。
  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路过时都要瞟我们几眼。
  “这么着,咱们挨个在病房门口看看,是正常孕妇还是已经流产的,一眼就能看出来。”海大爷想了半天,只能想出来这么个招儿。
  我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现在事情紧急,只能来笨办法了。
  三个人计划了一下,我和海大爷从两头儿,李大光从中间,分头就开始“偷窥”。
  走廊里人不少,我只能假装是在找人,在每个病房外伸头往里面瞅瞅,然后赶紧走开,好几次刚好碰上了里面丈夫出来,差点以为我是流氓。
  过了差不多有40分钟,三个人再次到长椅边上聚头,海大爷伸出两根手指:“东边有两间,里面男人女人都哭丧着脸,估计是流了。”
  李大光摇摇头表示他看到的都是正常待产妇,我刚
  才在西边只发现了一间。
  “这下对了,东属阳,西属阴,那鬼娃估计就在西边那间病房里。”我点点头,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进去了。
  这下可不好办了,我们手上的探访证是李丽那间病房,别的房间可进不去。

  海大爷想了一会儿:“以我们现在的身份肯定进不去,得换身衣服,走,去他们洗护人员的工作间。”
  看来海大爷对这儿还真是挺熟悉,下了几楼我们到了负二层的洗衣房,一到门口我就闻到一股冲鼻的消毒水味道。
  我让李大光在门口看着,偷偷进去拿出来一件衣清洁工的白褂子就溜了出来。
  回到了产科病房区男卫生间,我把衣服套在外面,顺手把卫生间的扫把和拖把都拿上,对着镜子整了整衣服就推门进了那间病房。
  床上的女人似乎刚哭完,鼻子尖都是红的,男人在旁边皱着眉正在安慰对方,我冲他俩举了举手里的东西:“打扰了,我来打扫下房间。”
  拖把和扫帚是从公共卫生间拿出来的,味道挺大,那男人闻到味儿皱了皱眉,指了指角落里的卫生间:“用那里面的吧。”
  我点点头把东西放在门口,从卫生间里拿出来拖把就开始拖起来。
  一边弯腰拖地一边仔细打量着房间里的东西,想着那鬼娃可能藏到那里去。柜子里不太可能,那东西应该拉不开柜子,柜子和地板中间只有一条小缝隙,鬼童体积比原来大了点,也藏不进去。
  想来想去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床底下了,我赶紧草草把地拖完,搓着手冲男人道:“大哥,您床下的罐子……”
  孕妇流产后身体十分虚弱,夜里如果需要起夜,一般都是用尿壶,所以我估计床底下肯定有。

  他对我点点头,我跪到地板上,掀开耷拉下来的床单,一眼就看到藏在角落里的那只鬼娃,这会儿它脸上的表情又变了,看着不那么瘆人,好像在期待着什么一般。
  我伸手把它拿出来塞到怀里,又把尿壶拿去卫生间随便冲了冲就退了出去。
  出了病房三个人赶紧从医院回到店里,一进门我就把那鬼娃彻底给锁在海大爷送来的那只盒子里,心里一块儿石头总算是落了地。
  当时就订了两张当天晚上去太原的机票,胡家的具体位置海大爷早已替我打听好,本来他想要和我门一起去,不过这边两家店铺还需人照料,王半眼那边也需要应付,要不到时问起来也不好说。
  走之前海大爷一再交代我们,那胡家人脾气怪异,更何况到了对方的地盘上,能客气点就客气点,这东西虽说不是本家用,但也是出自他们之手,被盗墓贼给挖了去,说出去不好听。要是人家实在不愿意配合我们也不要着急,安安全全回来了再想办法。
  当天晚上我和李大光坐上了去太原的航班,飞机上我也叮嘱他去了无论看到什么都别咋呼,更别说什么不好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