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安顿好众位客人,徐子山立即写了拜帖,命仆人送到栖霞寺拜上智明大师,大师得知此事,万分欣喜,赶紧命徒弟来徐宅致意,并约定选了吉日,举行逢迎法会,请日本题经寺的师父和山田一起共襄盛举。


  到了那日,徐子山预备了十几辆华车,同众人到了栖霞山下。智明大师早已亲率众僧排开了仪仗,沿山路搭起了彩棚,一众和尚全是新衣新鞋,手持木鱼敲击诵经。

  王会长、徐子山带着仆人抬着佛头在前,山田领着日本和尚师父在后,参见了智明大师,山田羞愧难当,伏地请罪不止,两位日本和尚也合掌念佛。

  智明大师感慨良深:“山田施主请起来吧!一念之差、犯了恶业,一念之转,知过能改,皆是前缘所定,今日之事,我师父他老人家圆寂之日,仿佛已经看见了似得。早已传下话来,我们才没有追究,此佛既然是施主有夙缘,施主只要改过从善既是了。二位同门万里来我华夏,也是稀客,一起请入!!”


  见智明大师如此大度热情,激动得山田涕泪横流,悔意连连,跟随众人上了山。

  大雄宝殿里,众人一起拜过了佛祖金身,就将佛头暂时供养在大殿里,智明大师请众人去禅房奉茶。

  两位日本和尚拿出题经寺宗海、宗本大师的书信奉上,又说了许多倾慕的话头,很是有礼貌。

  智明大师看了信连连念佛:“善哉善哉,也亏得日本师父们照料佛头,你我同门本是一家,因缘际会,才能相会,岂非天意!题经寺两位长老的话太自谦了,又派两位亲自前来,实在荣幸,请两位在此多多随喜几日,一起瞻仰瞻仰本寺的风采,贫僧不才,也写一封回信请带回去,转达我的致意。山田施主一事,请贵寺二位长老放心,我华夏宗门更有我佛大慈悲好生之德,上回我就说过,一衣带水、友邻和睦才是贵、我两国相处之道。”


  俩人日本和尚听了山田的翻译,更见尊敬。山田长叹一声,十分歉意:“智明大师!我错了,彻彻底底的错了,因为一己之私念才做成如此恶业,您要给我一个补偿的机会!”

  王会长、徐子山相视一笑,问:“说说吧,无非是花钱消灾??”


  “不!!”山田一男坚定的说:“我想好了,钱不能消除我的罪孽。首先我愿意出资1万大洋,翻修寺院、修复千佛岩,请中国的能工巧匠,把佛头跟佛身重新归一。为了赎罪,我愿意在寺内劳动一年,算是为我自己的罪孽负责。

  并且,为了警示后人,我想请王大哥、子山贤弟找几名石匠,把我欺心盗宝、佛祖显灵护佑我家、梦中指示我的事,写一篇长文,篆刻成一块巨碑!让日后来贵寺拜佛进香的居士和心怀叵测的贼人,都能从我做的坏事上警戒自己,虔心向佛!!”

  智明大师点头称是:“前两项我领了,不过,我中华树碑立传都是好事,如此以来,恐怕施主的恶名要流传下去,不妥吧。”

  “妥当的很!!大师有所不知,当日不是此尊佛祖,我一家老少连上邻居村民都得死无葬身之地!本来我的恶业就已经无法洗脱,而佛祖竟有如此大慈悲救苦救难,将我一家人避免劫难,不如此,不能警示众生,我内心也过不去!”

  王会长见山田确实诚挚,劝智明大师答应下来。

  山田又将当日佛祖种种神异显灵之处娓娓道来,听得众人连连念佛不已。智明大师也将广慧大师圆寂前的偈语详细说了一遍,山田和俩日本和尚啧啧称奇。

  智明大师又道:“看来日后不知何时,还有一番劫难。也罢,既然佛祖开示于山田施主,我们就如此处置吧。不过,佛祖还说归还佛头,日后还有山田施主的一份功德,这。。。。。。。贫僧却不解其意。只怪我修为不深,连我师父的偈语都只参透了一星半点。哎,天意茫茫,圣人难知,我们只好顺应佛祖了。”


  王会长点头道:“难不成广慧大师已经脱离苦海,飞化去了兜率天内,才留下这样一段偈语??”

  众人想了半天,也参不透广慧大师的偈语,更不知佛祖所言山田一男的另一份功德到底是什么。只好叹息一回,各个准备。


  这次山田可是真心诚意,在王会长、徐子山的协助,俩日本和尚的相助下,智明大师开了法会,先期诵经数日,将佛头请出,并请来南京府石刻高手,研究了多日,才想出用丹砂、树胶和泥金胶等技艺,将佛头与佛身重新归一,并以精铜铸造铜环以固定,再围以彩绸。

  计议停当,在盛大的法会上,众僧和不少善男信女诵经祈祷声里,工匠施展技艺,将佛头佛身重新归一,山田更是在日本和尚陪伴下,五体投地伏拜在地,诵经不止,祈求赎罪。

  而后,栖霞寺又用山田捐献的款项,翻修了庙宇和重新修整了千佛岩,将石佛、菩萨、金刚、天人个个打理干净,铸造了不少金铜香炉陈设,山田更是跑前跑后不辞辛劳的忙活着。

  王会长见山田一男改恶从善,实属不易,琢磨了半天,谋划停当,亲自挥笔写了一篇长文,将事情从头至尾的来龙去脉写个清楚,端的意气洋洋、妙笔生花,看得山田咧嘴直笑,山田一男又亲自书名证实,还请两位日本和尚师父也一起署名,算作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