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一年期满,山田的日本亲人来信催他回国,智明大师、徐子山也婉言相劝,山田觉得修为精进了不少,就收拾了简单行礼,在寺里住了最后一晚,再去徐宅告辞。

  这晚,山田一男回思在栖霞寺里赎罪的一年,身子骨很累,可过的很自在、很舒心也很充实。
  就这么骤然离去,还有真有点舍不得。
  就这么迷迷糊糊在床上躺了很久,迷蒙中,眼前红光大起、异香满屋,耳边响起个声音:“山田一男。”

  山田挣扎着想起来,可觉得身子轻飘飘得十分受用,不由脑中一惊:是佛祖??

  “今日尔听从我命,护送我首归来,金身归一,实属因果。我与尔夙缘已了,见尔虔诚,还有几句话说与你听。
  命尔回归本国后,速速迁居远处山野,不可再留恋尔国京城繁华,不然,日后必有天劫难逃,到时玉石俱焚,无人可救。”
  山田一男惊怖非常:“祈求佛祖开示!这天劫何解??难道我京城还要再经地震海啸不成??”

  “天灾不降,人祸已生。祸由人起,天劫难逃。日后尔国新主假借神道邪法,妄托天命,僭称北极至尊名号,穷兵黩武、乱我中华九州,此劫数是也。惟杀伐惨烈、涂炭黎民,然上天早有明示,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尔不必多言,此后望尔虔诚静修,莫再入红尘颠倒之地,被五色所迷,方可保一家之全,我之所言,切勿外穿传,切记。”

  山田猛然睁眼,已经是日出东方了。
  一身冷汗的山田一男大口喘着粗气,回忆梦中佛陀的话。新主??难道大正皇上要不久于人世了??再说神道虽名称不是宗教,可自维新以来,就是日本国内的“国教”,极力宣传皇室的伟大神圣,难道是招了佛陀的忌讳??
  一想到佛陀的声音,似乎两国还有战火,这可把山田急坏了!可看看中国民众对日本地震的援助和日本民众的感谢,似乎并没有什么端倪?
  东京又得有劫难了??不行,得赶紧请教请教,可佛陀让他切勿外传,急的团团转的山田不敢请问智明大师,隐晦地向徐子山透漏了几丝意思。

  徐子山却笑道:“山田兄,你这是山田在寺里住久了,免不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再说此刻贵、我两国虽说有些龌龊,大面上还过得去,都是邻邦,估计没什么大不了,我给兄台践行,还是尽快回国,日本的嫂子和子侄们,只怕早就担心了。”

  徐子山没当个事,给山田践了行,送他北归。来到北京城,山田免不了又嘱咐了王会长几句,王会长听进去了,沉默良久,说:“天道茫茫,圣人难料。兄弟的意思我明白了,今后我也退居林下,不再跟他们台上的凑热闹喽。你先回国,以后咱们多多通信联络,有事也好有个照应吧。”
  在京城盘桓几日,山田去天津坐了客轮,回了日本。
  山田一家人相见,自然大喜,看看满眼的繁华都市和乡野情趣,山田惴惴不安得想起离开南京前一晚那个奇怪的梦,想搬家,太太子女们都觉得奇怪,刚好好的定居在祖宅才几年,他自己也舍不得。
  事情就放下了。

  可没过3年,1926年底,临朝才15年,还有神经病的大正皇上就一病不起,驾崩归天。早已摄政的东宫皇太子在群臣的拥戴下,祭拜了祖宗天照大神儿,登基称帝,改元昭和。
  这位皇上别看年纪轻轻,却不是“凡人”,不仅有个“现世神”的身份,还自小就被皇爷爷隔代培养,因为他父皇确实不被皇爷爷爱重。明治皇上选了不少日本国的重臣、谋士们,严格教育这位皇上,他那些老师,不是教授就是陆海军的将军。
  慢慢地,这位皇上不负期望,成了个雄心勃勃、精明强悍、心机深沉、帝王权术玩弄得炉火纯青的人,等他父皇一生病,又做了几年摄政宫,更是积累了不少经验。

  这不,他甫一登基,就开始把父皇不管不顾的军政大权慢慢收揽回自己手里,谁让那几年一般元老仗着自己是中兴元勋,倚老卖老,很不把患病的大正皇上放在眼里头,更别说年纪轻轻身为摄政的“今上”喽。本该由圣上掌握的军国大政,被众位元老你一块、我一块的切蛋糕似得拿到自家盘子里享用,发布的圣旨敕谕,更是连问都不怎么让大正皇上过问,写好了只让他盖章下发。
  别人还罢了,这位昭和皇上对这些“欺君犯上”的事儿,暗地里记得门清儿,欺负了老子,还有儿子呢!
  昭和皇上早就做起了准备,利用自己身份,在军中年轻将校里招募了不少嫡系,又把跟着自己读书玩耍的几个嫡系亲贵安排进了朝廷,还在宫内省设置“皇立军校”,特别培训处一批绝对效忠于自己的将校。
  那几年正赶上世界经济不好,日本政坛风起云涌,于是乎,昭和皇上利用元老之间的矛盾和皇室的神威,借力打力、坐山观虎斗、借刀杀人,罢免和搞臭了一大批元老,慢慢收回了一部分军政大权。
  等到1928年,国府北伐将要成功,日本出手了,先是出兵山东济南府,为北洋军阀抵抗北伐军,屠杀了济南百姓军民6000多人,史称“济南惨案”。
  接着,看稳坐北京城的安国军大元帅张大帅败相已露,这位绿林出身的张大帅,又不怎么听话,忽悠得日本人团团转,几个日本中下层军人在得到高层指点后,在张大帅退出关内的途中,在皇姑屯下了毒手。

  张大帅一命归天。少帅遵从国府命令,东北易帜,自此,民国才算表面上完全统一。
  可惜不到3年工夫,又爆发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东北沦亡。
  这一系列事件,终于促成了山田迁居的决心,他认为,当年栖霞寺一梦,佛陀的嘱托绝对真实!
  他变卖了东京的房产,除了少数投资,全都取出来,拿出一部分做善事,剩下的家用,又把东京郊外的祖屋变卖了,跟乡亲们告辞。找来找去,在京都乡下的山野里,盖了一座简易的屋子,买了几亩薄田,跟太太真正过起了乡居生活。
  反正儿女们都大了,不用操心,山田把他们都安排在了京都附近工作、居住,儿京都地方古寺也多,方便自己拜佛进香。就此,山田一男真正成了在家的居士,除了拜佛诵经,什么事也不理会。
  世事难料,本以为日本吞并了东三省,野心渐灭,不想,却激起了他们更大的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