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年近古稀的徐子山重回南京,拜访了耄耋之年的智明大师,白眉皓首的一僧、一俗执手相见,大有劫后余生之感,无语凝噎。
  徐子山拿出王会长当年赠与他的一幅墨晶眼镜,供奉在寺内的大殿里,遥望北平故都,颤巍巍祈祷到:“姐夫在天有灵,咱们。。。。。。胜利了!!这是发表在报上的胜利文章,小弟念诵一遍,请姐夫英灵不远,聆听一二,以慰胸怀!”
  “中华民国三十四年九月九日,我国家受日本之降于南京,上距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卢沟桥之变为时八年,再上距二十年九月十八日沈阳之变为时十四年,再上距清甲午之败为时五十一年余。
  五十年来,我国家忍辱负重、奋发图强,终于一雪前,中兴华夏,举凡五十年间,日本所鲸吞蚕食于我国家者,至是悉备图籍献还天阙。全胜之局,秦汉唐宋以来所未之有也!
  我国家以世界之古国,居东亚之天府,本应绍汉唐之遗烈,作并世之先进,将来建国完成,必于世界历史居独特之地位。盖并世列强,虽新而不古;希腊罗马,有古而无今。惟我国家,亘古亘今,亦新亦旧,斯所谓“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者也!旷代之伟业,八年之抗战已开其规模、立其基础。
  稽之往史,我民族若不能立足于中原、偏安江表,称曰南渡。南渡之人,未有能北返者。晋人南渡,其例一也;宋人南渡;其例二也;明人南渡,其例三也。风景不殊,晋人之深悲;还我河山,宋人之虚愿。吾人为第四次之南渡,乃能于不十年间,收恢复之全功,庚信不哀江南,杜甫喜收蓟北,此其可纪念者四也。
  岂非一代之盛事、旷百世而难遇者哉!。。。。。。。。。”
  此时此刻,举国欢腾的呼声,如同夏日惊雷轰轰烈烈、喜气洋洋传遍了中华大地的山山水水,自关外三省、平津华北、大河两岸、江南江北、两广两湖、川贵滇闵以及澎湖列岛、台湾全省。

  这是正义的呼声,也是胜利的呐喊!


  国府还都南京后,1938年躲避在栖霞寺内,逃过一劫的我国军民人等,为感念古刹救命之恩,集资篆刻了一块石碑,与《佛头记》石碑共同树立在山门外,日月并辉,成为栖霞山一处胜景。
  后来的事:
  日军南京大屠杀的主要罪犯——
  松井石根被盟国组成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绞刑,处死。
  柳川平助战争中暴病而死。
  中岛今朝吾投降后暴病而死。
  武藤章被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判决绞刑,处死。
  佐佐木到一被判有期徒刑,在服刑中病死于中国监狱。
  牛岛贞雄战争中因作战失利,被召回日本,战后病亡。
  吉住良辅战争中因作战失利,被召回日本,编入预备役,战后病亡。
  谷寿夫被远东军事法庭判处极刑,交付中国,由南京军事法庭驳回上诉,于1947年4月,于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执行枪决。处死。
  在南京进行刀劈活人、杀人比赛的野田毅和向井敏明两人,被交付中国,由南京军事法庭判处极刑,于1948年1月,在南京中华门外雨花台刑场执行枪决,处死。
  然而,那位下达屠杀命令的主要刽子手之一的朝香宫鸩彦王中将,战后因为是日本皇族,被免于起诉,逃脱审判,脱离皇室降为庶人身份,安安稳稳的活到了94岁。可发一叹!
  转过年来的1946年,智明大师在栖霞寺内圆寂,圆寂前,他终于悟得师父广慧大师的那句偈语————
  出入云闲满太虚,元来真相一法无。九苦五蕴东来客,唯指山间一尊佛。七载因缘苦茫茫、廿二年后劫难成。一朝听得金鸡啼,沧海沉沉日已落。
  徐子山活到50年代,无疾而终。
  因为种种原因,《佛头记》的石碑和另一块军民集资篆刻的石碑,后来被打碎砌筑了院墙,石碑座和残迹依稀还在,有兴趣的朋友,依然可在游览栖霞山时发现。
  而那尊神异的过去七佛中的毗舍浮佛,依然与众多南朝古佛一样,完好的保存在栖霞山千佛岩上,供人瞻仰欣赏。

  这段神奇的轶闻,随着年深日久,也逐渐被人遗忘。

  但冥冥之中,流传千年的佛宝,就在我熄火相传、生生不息的华夏文明中,孕育出了种种不可仰视的灵性,护佑而感动着每一个中华子孙,像恒古流淌的时光一样,永存于世。


  正是———上巍楼、指顾剑东西,依然旧江山。怅谁为荆棘,委渠天险,薄我风寒。金瓯经营几载,鸿雁尚漂残。一片迷棋局,著手良难。
  犹幸红旗破贼,有竹边新报,喜听平安。问纷纷遗事,一笑付凭栏。愿天驱、五丁壮士,挽岷峨、生意与春还。斜阳外,梦回芳草,人老萧关!


  至此,佛头记全文完。感谢大家的阅读欣赏和不断支持!!
  休息休息,咱们开始下一个故事。精彩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