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二


  曾文正公接了左中堂的信一看,左中堂气呼呼的说了一大堆话,言词险峻,好像对赵大全很不满意——说,这个赵大全不是个东西!你老人家还让我给他找差事??他现在的印把子,比我这闽浙总督的还大!以后,我可不敢用他,请告诉他少提跟我左中堂认识,你自己办的事,事后还来笑话我云云。。。。。。


  这可把曾文正公闹傻了!!怎么回事??惹了左中堂这顿牢骚!看起来,仿佛赵大全还很不对他脾气?左中堂对自己还不满意了?!




  曾大人心理有数,这个左中堂算是自己半友半徒的一个人,跟李中堂、胡大人、刘大人的情分不一样。
  本来,世间人都知道,湖南人就有个犟驴子脾气,遇事方刚严肃、宁折不弯,可这位自认为天下奇才的左中堂,更是自负为当世诸葛亮,弄了枚印章——今亮!!
  自大自负到了极点,一点儿不把人放在眼里头,而自己又是举人出身,内心觉得曾、李等人进士出身的同僚好友,看不大起他,所以,把心里那点儿自卑又放大成更多的自负,端的是睥睨天下了。


  还有一点,当年左中堂那是做师爷时,就敢大骂巡抚属下总兵的个性,现而今起居八座成了封疆大吏,说话办事之间,除了圣旨,其他同僚故友的话,那更是不放在眼里了。


  不过,左中堂实在也是当时奇才,湖南老乡,怎么会对赵大全很是不满呢??曾文正公心里纳罕的厉害。
  找来朝廷的邸报看了很久,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
  不到半月,转过年头,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的曾大人,进京朝见两宫皇太后和皇上,提心吊胆的想找人问问。



  进了京都,别的大人都借住在贤良寺,而曾大人,却特意住了在京湖南同乡为他修建的湖南会馆里。这也是曾大人劳苦功高,中流砥柱,哪个乡亲不跟着凑趣。


  这晚,进宫回来,又应酬了不少亲贵、大臣和军机,累的心力交瘁的曾大人,坐了椅子上,正用热水泡脚。


  一个小婢女,小巧温柔的双手给他搓着。


  曾大人倒是问了问左中堂最近保举、参奏的人,可几位吏部堂官,都说没听见消息。
  曾大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赵大全一个粗汉子,怎么惹到了左中堂呢??


  这时,外头跟班的来报——赵大人来拜!!


  曾大人疑惑——哪个赵大人??


  跟班的递上帖子,只见大红全贴上,一行大字——门下赵大福拜上爵相曾老大人!!


  :赵大福??这人不认识啊??曾大人打开帖子一看,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帖子里面,是官衔————太子少保、忠勇巴图鲁、头品顶戴、提督衔、肃州镇挂印总兵官兼定边左副将军。。。。


  没等曾大人反应过来,外头进来一个红顶子大汉,50出头,红面四方大脸,浓眉大眼,络腮胡子,穿了身簇新的天青宁绸官服,玄色朝靴,迦南香朝珠、缂丝的一品麒麟补服,相貌堂堂、威风赫赫,进门就跪下磕头。


  :门下赵大全,叩见爵相老大人!谢老大人提携之恩!


  当当当!就是三个响头。


  曾大人一惊,哗楞楞踢翻了洗脚盆,赶忙光着脚过来搀扶:老兄弟!赶紧起来!这是怎么话说!快起来说话!


  赵大全一看曾大人还光着脚,也不避讳,拿簇新的朝服包了曾大人的脚,吩咐人送来鞋袜,亲自为他穿。


  这一闹,惊得满屋的仆人和婢女都睁大了眼珠子,仿佛看见了鬼魅!


  文人出身的曾大人,自然拧不过彪形大汉的赵大全,只有长叹一声,由着赵大全蹲在地下,给自己穿了鞋袜。


  等赵大全忙活完了,曾大人吩咐仆人们:“上茶果,你们下去!不叫你们别进来!”



  众人赶紧忙活完了,悄悄退下。都在窃窃私语——还是咱们老爷厉害!!看看,这一品大员,都得给咱们老爷穿鞋袜!




  屋里,赵大全看人都走了,又一次起身,噗通一声跪倒在曾大人面前:不是老大人,大全没有绝没有今天的出息!门下定不辜负老大人的期望,给朝廷好好。。。。。。


  曾大人紧皱眉头,拉不动赵大全,看看他又不像失心疯的样子,更是疑惑。


  ”大全,我的老兄弟,你、你这是做什么嘛!!先前是老哥我没处理好你的前程,我以为左中堂那里合适,所以推荐你去,你也知道,直隶这边,不能都是咱们湘军的老弟兄,让朝廷看着也不好。你这是。。。。“


  赵大全起身擦擦眼泪,指着大红名帖说”老大人就不要再推脱了,不是您老人家的面子,我赵大全怎么能做了这么个武官?!!


  “我的推荐??!”曾大人傻了。


  “是啊!大概一个多月前,吏部奉了军机上的意思,让候补的提督们在西华门外等着陛见,不多会儿,传旨叫我进去,恭亲王和大学士桂大人就来道贺。门下当时就傻了!!这天大的一个福气,砸在我头上,不是您的举荐还能是谁??”


  曾大人知道事情有误,便请赵大全坐下,听他慢慢讲述。


  原来,自打赵大全去了福建跟了左中堂,并没有受到左中堂的高看,也不知道是俩人不对脾气,还是因为赵大全不太识字,反正,左中堂没有给他过好眼色,只让他在总督衙门管点杂事,有时候,竟然让赵大全为他站岗!!
  去年年末,朝廷说要调补实缺,左中堂派了自己的红人李、张两位总兵,带着礼物来京都,看赵大全没啥事做,就吩咐他,跟着来京,假如没有得到实缺,就去直隶总督府,找曾大人。


  这不明摆着要赶人走嘛。


  赵大全也是湖南汉子,一咬牙一跺脚,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走就走!


  就跟着左中堂的两位红人进了京。




  可没想到,最后的结果,其他人都没选上,就挑上他了!所以,赵大全以为是曾大人的密保举荐。


  曾大人喝茶沉吟道“不对,这事不对哦,老兄弟,我还想问你呢,怎么一下子成了朝廷大员,我去信给左中堂,他还埋怨了我一顿呢。请看。”


  说着把信拿出来,一面读,一面解释给赵大全听。


  “再者说,你本名赵大全,怎么又叫赵大福呢??是不是吏部和军机处搞错了??”


  赵大全更是匪夷所思,喃喃说:没错啊,那天叫名字,没有姓赵的,只有我一个,后来听恭王爷说,名单里的赵大福,就是我,我还纳闷呢。“


  曾大人思索半天”是不是李中堂举荐你??“


  ”那不会!“赵大全绝然的说”爵相请想,那些年我跟李中堂就不对脾气,他夹袋里的人物,是刘将军,连鲍兄弟他都看不上,怎么会看上我呢??“


  俩人左思右想不得要领,还是曾大人做了多年京官,人头特熟,看看才八点多,便命人带了名帖,去请一位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