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八
  老年间的西黄寺,可不简单。


  这里,是顺治爷时为外蒙古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大活佛修建的京师驻锡之地,前清时期,连藏地两位黄教教主来京觐见大清皇帝,也被赐居于此,因此,西黄寺和毗邻的东黄寺,是跟雍和宫并驾齐驱的藏传佛教的寺院,更由于是皇室御赐内外蒙古、藏地大活佛进京朝见天子的驻锡场所,在京都上千座寺庙中,独占鳌头,威势赫赫。


  扎西罗布上师,就是西蒙古左翼16旗的本宗大活佛之一,跟学问源深的郑学士,是多年的好友。


  这位胖大魁梧的上师,整天笑呵呵的像弥勒佛,其对藏传佛教各家经典深通,包括密教里的驱邪降魔的各种秘术,也是修习多年,只因经常走访于五台山,京城里的老少爷们对他并不熟悉。


  郑学士义不容辞,由黑四爷家里套了车,那匹健壮的菊花青骡子高叫一声,呼啦啦拉着香色绸套的二轮车,直奔郊外而去。


  黑四爷心急如焚的一会掏出金表,一会看着桌子上的座钟,坐立不安。


  到了晚傍晌,胡同口传来一阵銮铃声响,几位跑腿的小徒弟来报————报四爷!!郑老爷回来了!!


  :迎接!!


  黑四爷大步流星出了大门,外面借着月色,郑学士下了车,再看自己车后头,跟着两位骑马的喇嘛,后头一顶黄呢子双套辕的马车,两匹俊逸的白马在夕阳余晖里格外醒目!


  好家伙!这势派!比我这个东霸天还牛!


  一位身高丈二,胖大魁梧的大喇嘛,身穿杏黄的僧袍,没带冠,光着灯泡亮的大脑袋,小山一般缓缓走来。


  黑四爷抢步往前打千——请佛爷安!!


  :不敢当!!四爷请起,有事屋里说!大喇嘛双掌合十稳重回答。


  几位爷进屋,分宾主落座,喝了半杯茶,扎西罗布到不神神叨叨的矜持,听了四爷的讲述,沉默半晌,双手合十念了段经文,再站起身举着法螺看了半天,微微皱眉。


  “四爷,学士公跟我说了,这事看来比较棘手,贫僧实话实说——此物,确实是原藏宫内的宝物,现如今,宫中的皇帝还不时招我等僧人去雨花阁中正殿做法事,有一次在养心殿佛堂,贫僧见过一只,跟您这个很像。


  不过这一只是怎么传出来的,我看不出来。也不像最近从宫中盗出来的。贫僧很是费解。”


  黑四爷苦着脸“佛爷!您都看不出来,我家夫人,也就真没救了!家宅不安,还有鬼魅。。。。”


  大喇嘛笑道“四爷,不是这么说,鬼魅是不可能有的,这种佛门至宝,法力广大,各种邪魔外道,绝不敢侵入。如果四爷不介意,今晚,学士公和贫僧,要见见那个鬼魅,以辨明此事~!


  一直静静听着郑学士点头称是——四爷不必担心,上师早有准备,就凭我那枚铜镜,什么东西也不会作乱。


  黑四爷有心劝阻,看两位这么古道热肠,自己再推辞就显得矫情了。


  连忙吩咐人准备斋饭,款待二位。。




  到了晚上7点多钟,天色就完全黑了。


  听从郑学士的布置,黑四爷套车把太太和姨太太们送到大徒弟家去避一避,丫头老妈子也都赶回家,自己带了家丁守在后房正屋门外,黑四爷不含糊,领着众人几步一个岗哨,弓上弦、刀出鞘,自己一身短打扮,挎了自己当年闯荡江湖用的鱼鳞紫金刀,别了两把盒子枪,在院子里来回巡视。


  四爷心想——这阵势,就算有个把小毛鬼,早就吓得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还能来这儿闹事?!
  跟外面杀气腾腾的气氛不同,正房屋里,大喇嘛跟郑学士,俩人吃着茶果,谈禅说法正在尽兴。
  郑学士从黑四爷书架上找了半天,才找出一本唐小说《玄怪录》边看边聊,一心二用,
  当当当。。。。。
  八点了。
  九点。。。。
  十点。。。。
  此时的京城,已经人烟稀少,当然除了南城一带的八大胡同和各个街口的酒楼和大酒缸小店,夜晚才是他们买卖高潮的来临。
  座钟打了10点半,黑四爷的手下众人,都懈怠了,连黑四爷都打着哈欠,不停往鼻子里抹着荷兰来的鼻烟儿提神。


  :阿嚏!!真他妈痛快!这荷兰货真地道!看来,今儿这小鬼儿,是不敢来喽!!


  漆黑的夜里,四爷正房屋里屋外亮如白昼,却透着一丝特别的诡异。得意洋洋的黑四爷不知道,西厢房的屋檐上,一只红眼儿乌鸦,正死死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