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十二


  夜色深沉。


  玉蕊是赵小姐的贴身丫鬟之一,她从小跟随赵小姐长大的,小姐什么事儿也不瞒她。她也早就爱慕上了俊秀有礼的小杨公子,所以,传递书信这种事,都是她来办。


  其实呢,家里没人不知道,小杨公子,就是老爷给小姐选中的夫婿,两位太太也是明里暗里有了话,别人看起来这种暗通书信的事是丑事,其实,玉蕊倒是心知肚明,要做个好红娘。


  今儿从曾小侯爷家回来,原本以为小姐不写东西了,可等服侍小姐洗了澡,小姐又在细瓷描金山水灯台下,写了些什么,让她送过来。


  就这么,耽搁了一点儿时间。


  玉蕊提溜着一个西瓜大小的素面灯笼,迈着小碎步,慢慢走来。。。。


  她有点冷。


  其实早过了4月天气,可不知怎么搞得,今晚有些清冷。小姐屋里的座钟,明明只打了8下,可花园里,早已漆黑一片了。。


  平时没这么黑啊,玉蕊心里纳闷。她不喜欢这么黑的夜,不喜欢这么黑的花园。刚搬进来,她也听周围邻里说过,这座宅子的往事,听说乾隆年间,建这座宅子的大官儿,为了什么事惹怒了皇上,被抄家问罪,那天抄家的人才进了大门,却发现大官儿一家子,都齐整整的吊死在大厅的房梁上!!


  那是多恐怖的场景!


  连小姐听了也好几夜没敢睡觉,俩人一个床上、一个地铺上,大眼瞪小眼的谈论着在湖南乡间的往事,那些小溪流水、绿树献花和勤劳朴实的民众,好容易让她们一起忘了这可怕的旧事,不过,除了老爷太太不在乎,其实下人们,都对这座只花了仨瓜俩枣买来的大宅子,有些惊惧。


  说不上是为了什么,其实什么也没有,也可能是那个古老的故事,有些太怕人。


  可是,今夜,玉蕊怀里揣着那封还带着淡淡脂粉味儿的信,怎么就想起了100多年前吊死的大官儿呢??


  听老人说,上吊是最怕人的死法之一,先要准备一个合适的凳子,一条结实的绳子、或是丝帛,就连宫中赐死,也是赏赐一丈白绫,而赐死亲王一级的勋贵,除了鹤顶红,就是一条鹅黄色的绫子了。


  那条白绫,得一下子抖开,搭在房梁上,双手系个死扣,然后把死扣转到上头去,选好一段顺滑的段落,踩在凳子上,再轻轻把脖子放进去,双脚使劲儿一蹬!!


  先是眼睛往外鼓、再是舌头死命的伸出来、伸出来。。。。最后,双脚直直的那么痉挛的一伸,人就那么过去了。。。。


  湖南乡下,也有不少这种寻了短见的妇人,那时,祖母或母亲,就会借着一盏豆大的小油灯,在昏暗的光影中,讲述这种死亡的过程。


  讲的那么自然。


  不知怎么了,玉蕊满脑子,涌上了那些早已尘封已久的可怕回忆,绳子、绫子、舌头和一双痛苦扭曲痉挛的、穿着猩红色绣花鞋的三寸小脚。。。。


  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