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读 杂谈 舞文 鬼话 情感 同行 玄幻 商战 军事 历史 全文完
 

你可以不信,但不能不敬——三爷给你聊聊真实的古玩圈


作者:齐州三爷  分类:鬼话

  杨掌柜一进客厅门,噗通一声就跪下了,眼泪汪汪把事情一说,保长打千儿请安,小心翼翼跟着说了情况。


  赵大福不听则已,一听这事,啪的一声巨响!一巴掌将桌上的果碟、茶碗拍了个粉碎!


  ”狗日不长进的东西!!敢他娘跑进我府里来!你他娘收的什么好儿子!放着小杨这么好的儿子往外赶,你个鳖孙王八蛋。。。。。“


  赵大福正好为着杨家欺负小杨不满,又听了杨秀才夜入他家,为非作歹,顿时勃然大怒,把个杨掌柜连同保长骂了个狗血淋头,杨掌柜在积威之下,全身冷汗直流,匍匐在地只是叩头。


  还是曾太太在后宅听说前头吵闹,赶紧前来问询,等听完了保长哆哆嗦嗦的讲述,也是柳眉倒竖、杏眼圆瞪,不过,虽然生气,曾太太毕竟是知书达理之人,冷冷道:这么说来,是夜入官宅、图谋不轨喽?!!来人,把杨掌柜扶起来,这事儿保长也做不得主,我看,只有请西城巡城御史老爷了!”


  杨掌柜哪敢起身,叩头如捣蒜一般,口中只期期艾艾求赵大人饶恕放人,必当重金报答。


  赵大福莫名其妙”放你娘的罗圈狗屁!!我们何曾见过你家那个 小畜生!要是让我遇见了,先给他一顿军棍再说!他既然找不见了,你哪只狗眼看见让我们家抓了?!我还找呢!不信你自己去找,找得着还罢了,哼哼,找不着,你今儿也别想出去!”说着让人拿马鞭子。


  杨掌柜听了,吓得一口气没上来,嗷的一声昏过去了。


  曾太太稳得住,一面叫小杨和仆人进来救人,一面赶紧着人去寻找。


  保长也傻了,想溜走,让赵大福一把薅住衣服,一抖手摔在当场,大吼道“娘的!这事说不清楚,你也别走!!来人,拿我的帖子,请西城巡城御史王老爷来!!“


  小杨毕竟跟了杨掌柜一场,虽说不怎么如意,可公子心性忠厚,先救醒了杨掌柜,又劝了赵大福半天。不过,巡城御史是肯定要请来的。


  小杨只得给杨掌柜喂了碗热水,其实,他心里也纳闷——那个玉蕊跑哪儿去了呢??这几日,也没听内宅的人说什么,只是风言风语说玉蕊丢了。还不敢告诉赵大人和曾太太等人。


  不大会,西城巡城御史王老爷坐着四人小轿来了。


  他是都察院里,不太得意的一位仁兄,40多了,还是个六品官,本来也算个读书人,可天子脚下这块地方大事小情东加长西家短,整天磨,快把他磨平了。。


  这不,他的衙门,就在西直门内不远,一听赵将军府请他,惊得他脚不沾地,换了官服带着衙役一溜烟儿跑来喽。


  进门先作揖请安:请大帅安!!


  赵大福一看,这位王老爷,黄灿灿一张驴脸,扫帚眉毛大环眼,还有点驼背,哎,真够人瞧得。便冲他一点头,沉着脸吩咐“看座!!”


  “下官不敢!”
  王老爷虽然来了西城才半年多,可这位赵大福赵将军的名声,他可没少听说,被先帝同治爷御笔钦点的挂印总兵官,又是湘军老将,曾小侯爷的远亲,买了所凶宅还住的挺滋润,这份福气,只怕天下少有!
  ”请你来没别的事!!有人夜入我府中,图谋不轨,现在人家他爹来要人了,我还不知道!!看来只得请你这位地方父母官给断断,甭看我的面子,该怎么就怎么!!“


  王老爷连座都不敢座,一听赵大福语气冰冷,一脸肃然,就知道这事儿不好办了。
  可他毕竟在京都多年,心中也有些丘壑,满脸堆笑”不敢不敢,下官来伺候大帅!“一转脸,恶狠狠问保长:你是地方的耳目,说!到底怎么回事!”


  保长一看,官面儿上来人了,就不敢再维护杨掌柜,把杨秀才的事一五一十说了。


  王老爷听了琢磨了一会儿,也没听出个所以然来,赵大福也焦躁起来,此刻,曾太太已经回避了,派人来传话要内堂再聊。